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不管怎么说熊猫也是怨念傀儡,其实真要算起来,也就是怨灵的另外一种形态。

    所以真要说起来,他能免疫物理攻击,那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这熊猫虽然比不上那些怨灵。

    毕竟那境界上的差距太大,因为怨灵都是在神门境五重以上,而现在的熊猫只不过才是神桥境巅峰而已。

    虽然因为苏长夜的原因,此时这熊猫已经是最强神桥的战力,但也一样不能否认,这也只是一个神桥境巅峰而已。

    就算是最强的神桥境,这也只是神桥境而已,和神门境相比差距还是不小的,而和神门境五重相比,那差距就更大了!

    如果此时的金啸连等都是全盛境界,也就是说,此时的他们如果说都是神门境的状态,那么这熊猫,他们随手可灭。

    但问题就是,此时的他们也都只是神桥境巅峰而已,他们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也都是有限的。

    在开始的时候金啸连等都没有怎么将熊猫给放在心上,毕竟这就算在怎么强大,可也只是一个神桥境巅峰而已,比起他们境界一样。

    但他们更加有优势,在和熊猫交手的时候,其实他们所想的还是怎么样才能将苏长夜给留下。

    不错,他们虽然是在和熊猫交手,但实际上他们心中真正的目标还是苏长夜,毕竟只有将苏长夜给解决了,那才能将虎胜楠给救出来。

    只是很可惜,他们这一刚和熊猫交手,马上就知道,想要从熊猫的手中逃脱那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这不由的让他们心中升起了一阵的寒意,要知道,熊猫是怨念傀儡,而怨念傀儡的实力那是和主人有关系的。

    换句话说,当主人实力强大的时候,那么这熊猫的实力也就能强大,而同样的,当主人实力弱小的时候,那么熊猫的实力也就弱小!

    此时熊猫表现出来的实力,这不用说,那就算是在神桥境巅峰之中,这都算是独一无二的,那么苏长夜的实力怎么样呢?

    就算苏长夜这样的实力并不能直接斩杀他们,或者说直接镇压他们,但这也一样会让他们心生恐惧。

    因为真要说起来,苏长夜根本就不用和他们怎么样战斗,因为只要苏长夜再次进入阵法当中,那么苏长夜就是最后的赢家了!

    要知道,苏长夜除开他本身的实力之外,还有最强的一点就是,他是一个阵法师啊。

    如果只是一个还没有布置出阵法的阵法师就算了,可现在这阵法都已经布置出来,那情况当然就不一样。

    就在他们担心不已,心中对于要将苏长夜留下已经没有什么信心的时候,苏长夜开口道:“快点解决他们吧,不要再玩了。”

    听到苏长夜的话,周围的凶兽们一个个都是惊骇模样,要知道此时的熊猫虽然表现还是一脸呆萌的样子。

    但他们已经不觉得这家伙可爱了,毕竟这家伙的战斗力太强,就算面对几个神桥境巅峰的金甲虎族也是一点都不落下风的样子。

    这在他们的心中,熊猫肯定是已经用出了全部实力的,毕竟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怎么能抗衡金啸连等几个神桥境巅峰呢!

    但是很明显,事情并不是这样的,因为此时苏长夜说了,熊猫居然还是在玩。

    其实此时听到苏长夜的话,金啸皇他们都是不相信的,因为这是在死亡试练之内,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都是神桥境巅峰。

    如果要说熊猫的实力会强大一点,这个是大家都能接受的,毕竟实力和境界有关,但绝对不是说实力就等于境界。

    可是问题就是现在目前大家都是神桥境巅峰,你的实力能强大多少呢,要知道现在的大家都是神门境压制下来的神桥境巅峰。

    正常来说,这实力已经算是神桥境巅峰这个境界的最强表现了,就在会这样的情况下,熊猫比金甲虎族强大一点,这个也都勉强接受了,毕竟这是一个是傀儡。

    毕竟这熊猫是没有自己独自灵魂的,而且还免疫物理法则的攻击,强大一点是很自然的事情。

    可问题现在你苏长夜,居然说这熊猫只是在跟你们玩,这不是开玩笑吗?

    这好像就是说,熊猫已经是神门境了一样,无疑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事情。

    此时甚至还有凶兽道:“这家伙真的太嚣张了,还真当自己无敌了不成。”

    “是呀,都已经这样了,还说是在玩,还真当金甲虎族他们都是在闹着玩不成?”

    不得不说,此时的这些凶兽和金啸皇等都不相信苏长夜的话,认为熊猫真的没有出全力。

    不过很快他们就知道苏长夜并不是在跟他们开玩笑,因为熊猫在苏长夜的话之后瞬间变得不是那么的呆萌了,也不是那么的可爱了。

    之前的熊猫一直都是很可爱的样子,这个样子虽然在大家的眼中似乎都没有什么威慑力,这具有强大的欺骗性。

    那个时候大家都以为它只是这样的形态,但是当苏长夜的话之后,他瞬间变化成为了另外的一个形态。

    首先是体型变得无比的巨大,只不过这样的体型,和金甲虎族他们此时的体型比起来也是差不多的。

    不过这还是让金啸皇等震惊一下,毕竟这个时候的熊猫看上去更加的强悍,只听此熊猫一声嘶吼。

    随着这一声嘶吼之后猛的一脚踩了下来,金啸皇对此大惊失色,因为他能感受的到,这一脚比之前的那些给要强大的多。

    这一刻的熊猫完全变了一个形态,变了一个形态之后的熊猫变得更加的强大,更加的恐怖。

    此时的金啸皇也算是真正的了解到了这战斗形态之后熊猫的威力,金啸连等全部联合在一起对抗熊猫。

    不过这似乎都没有什么用,那一脚直接带着镇压一切的气势,瞬间就将金啸皇等所显化出来的防御罡气击破。

    似乎他们的防御在熊猫的眼中就只是一个笑话一般,踩碎了他们的防御罩,然后重重的一脚踩在了他们的身上。

    金啸皇瞬间再次喷血,但这和之前是有区别的,如果说之前只是受到一点轻伤,那么现在就已经能算是重伤的程度了。

    虽然他们的攻击也有打在熊猫的身上,但问题就是,此时的熊猫就算受到了他们的攻击,但也似乎根本就是无视了这些攻击一般。

    自己的攻击被对手无视,但是对手却能轻伤的将自己重伤,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就算再怎么不想接受,也不得不承认事实。

    金啸皇不由沉声道:“太强了,准备撤吧,不然我们都要留在这了!”

    虽然交手只是用了简单的一瞬间,但是金啸皇等已经认识到了他们之间的巨大差距。

    如果说差距并不是很大,熊猫的实力还在大家认知当中,那么还可以一战。

    可当他们的实力差距巨大,到已经无法望其项背时候,那么就已经不可以再继续战斗了,因为如果继续战斗下去,那完全就是送死的行为。

    如果还有一线希望,那么还可以争取,但是当一线希望都已经失去的时候,那么就是放弃的时候了,毕竟不放弃那就是死亡。

    他们来此其实并不是为了找苏长夜的麻烦,也不是为了抢夺怨念傀儡,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做到的事情。

    而他们住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出虎胜楠,但是很明显现在想要救出虎胜楠同样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为是出于随时都能返回阵法之中。

    只要等苏长夜返回阵法,那么他们就注定了会失败,或者说注定了不可能将苏长夜怎么样。

    之前还有把握说想要将苏长夜控制住,但是现在他们都知道已经做不到了,毕竟有熊猫的存在,那么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不可能拦着住苏长夜。

    就算只是有熊猫在,他们也都拦不住苏长夜返回阵法,那就更加不要说熊猫的实力其实还有另外的一层深意。

    毕竟熊猫是怨念傀儡,他的实力其实就是主人的实力,也就是说,苏长夜的实力比起熊猫那是只强不弱的。

    一个熊猫就已经足以让他们都打到到重伤,那么是加上苏长夜,这甚至有可能将他们都给斩杀了。

    所以此时的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已经不是苏长夜的对手,在这样的情况下非常无奈,但也只能选择败走。

    但他们想要走,这得看苏长夜是不是答应,毕竟此时他们的对手是苏长夜,这并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方一起的。

    所以看到他们要走,苏长夜不由冷道:“想走,我有让你们走吗,陪他玩够了,你们随时都可以走,但是现在还是继续玩吧!”

    苏长夜口中的他,无疑就是眼前的熊猫,也就是说,苏长夜就是让金啸皇等继续和熊猫战斗。

    而这样的事情,让金啸皇等更加的愤慨,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苏长夜这是将他们当成了熊猫的磨刀石,或者说对练。

    要知道,这些家伙一个个可都是神门境强者,虽然在这死亡试练被压制成为了神桥境巅峰,但实际上他们的心气可都是很高傲的。

    但是现在苏长夜将他们当成什么了,这怎么能让他们不怒,怎么能让他们不生气呢。

    任何一个强者,当知道自己被人家当成一个对练的东西,那么心情都不会很好。  br />

    而此时的金啸皇等无疑也就是这样,其实他们也是无比的愤怒,可以的话当然要找苏长夜拼命,但不是对手,所以就只能逃命了。

    只是苏长夜却不打算让他们就这样走了,因为他还没有试出熊猫具体的战斗力,所以让熊猫将他们拦下。

    见到熊猫的动作,金啸皇不由怒道:“我们想走,难道你还能拦得住,真当自己无敌了不成?”

    他们的实力确实不如熊猫,也不如苏长夜,但是大家都是神桥境巅峰,想要将他们斩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想要拦住他们也当然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如果苏长夜阵法已经覆盖在他们身上,那么他们肯定是没有办法的,因为阵法的威力是他们不能破解的。

    但是现在很明显苏长夜布置的阵法并没有覆盖在他们身上,没有阵法的控制,那么就只能依靠着本身的实力。

    只用本身的实力想要将金啸皇等给拿下,这无疑是很困难的事情,所以在金啸皇他们看来他们要走苏长夜根本就没有把他们留下。

    而其他的凶兽此时也都想着要逃走了,毕竟金甲虎族都不是苏长夜的对手,那么他们当然也不能将苏长夜怎么样。

    而此时苏长夜很明显,如果真的要对付他们,那么结果就很明显的能看到了,他们基本上是不可能赢的。

    对付一个怨念傀儡还不能赢,这还有什么战斗的可能吗,根本就不是那样的可能,因为赢了没有什么好处,但是一旦输了那可能是要命的。

    毕竟这是在死亡试练,大家可都是很清楚的知道将对手斩杀之后会得到一定的修炼感悟。

    而他们进入死亡试练目的就是为了斩杀更多的敌人,得到更多的修炼感悟,然后好突破当前的境界。

    在机会的时候他们都不会放弃斩杀敌人,那么相反也是这样,当对手有希望斩杀自己的时候,那么也是不会放弃的。

    所以此时的他们都知道,不能继续呆下去了,最少不能在等金啸皇他们都走了,他们还在这,因为真要是那样,那么苏长夜很有可能就会将他们当成是对手。

    不对,应该说肯定会将他们当成是对手的,毕竟苏长夜这是想要知道熊猫的战斗力,而金啸皇等金甲虎族走了,这不是还有他们吗。

    所以他们一个个都想就在这个时候先走了,但是他们能走得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苏长夜的熊猫又是一次和金啸皇他们交手起来,他们想逃都逃不了的那种,无疑这是很憋屈的,这也给了那些凶兽机会,他们想要逃离。

    而这个时候,金啸连一声怒吼:“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拼命了。”

    然后随着他的一声怒吼,在几个金甲虎族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阵刺眼的光芒,这些光芒似乎并没有增加金啸皇他们的什么实力。

    而且对于苏长夜和熊猫也没有什么伤害,但是周围的那些凶兽在这帮忙的沐浴下变成一下的不一样了,在光芒下的他们一个个顿时觉得热血沸腾。

    在这血脉之力的刺激下,他们变得更加强大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