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当禁地之内怨念沸腾的时候,大家都想进入禁地中心,看一看到底是谁在炼制怨念之种。

    但是当他们到达中心区域的时候,就发现此地已经不能再进入了,不过这个时候的他们并没有想过这是因为有人布置了阵法。

    而是认为这都是因为怨念太多太不稳定的原因,毕竟怨念之种成为怨念傀儡过程的这种事情知道的很少。

    然后会发生一些什么谁也不知道,而整个禁地之内都充斥着怨念,那么在此时有太多的怨念让大家迷失方向,进不入中心区域,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

    至于说什么阵法之类的,大家都没有想过,毕竟他们虽然此时都只是神桥境巅峰的境界,可他们实际上都是属于神门境强者。

    所以在他们看来想要布置一个能够控制他们或者说让他们都迷失方向的阵法,那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在他们确实是走不进去,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就是此地并非有人布置阵法,而是越来越重的怨念保护,或者是说怨念之种最后的一个阶段。

    顿时有强者叹息道:“可惜了,这怨念之种又被谁炼制成功了。”

    在听完他的话之后有人道:“听说这一次最后的赢家是金甲虎族的一个强者。”

    之前的那强者其实还是有些不甘心的,但是当听到是金甲虎族之后,顿时就没有说什么了,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其他的凶兽强者想要得到怨念之种,并且成功炼制出怨念傀儡,这怎么说都让人妒忌。

    单但如果说这最后成功的是金甲虎族,这似乎就变得可以接受了,毕竟金甲虎族本就是无限大陆最强大的种族之一,被他们所炼制成功这是可以接受的事情,最少比被其他的凶兽其他的强者炼制成功,要能接受的多。

    他们似乎都没有想过,这一次炼制怨念傀儡的会是一个人族,而且他们进不去,也是因为阵法的原因。

    在阵法之中,苏长夜还在继续炼制着,当看到怨念儡慢慢成熟,慢慢成型的时候,突然一尊一尊怨灵出现了。

    这一尊怨灵看着苏长夜的动作顿时怒吼道:“该死的人族,你给我住手,不然我定要你后悔。”

    苏长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心无旁骛继续炼制,实际上那一尊怨灵的出现就是为了拯救这一个怨念之种,要知道每一个怨念之种当完全成熟的时候,虽然那个时候也有可能被炼制成为神门境九重的傀儡,但那个时候也标志着怨念之种已经成熟。哽噺繓赽蛧|w~w~w.br />

    而那个时候的怨念之种已经可以成为一个全新的怨灵了,怨灵形成的条件很是苛刻,数量在无限大陆本身就很少。

    所以每当有怨念之种成熟的时候其实都有怨灵隔空守护,而这守护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只要打断对方的炼制就行了。

    只是很可惜,这一尊怨灵虽然出现,但是他是想要守护这一给怨念之种,让它成为新的一尊怨灵,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的对手是苏长夜。

    正常来说在炼制怨念傀儡的时候,只要被打扰就能会被打断,而被打断就代表说连接失败。

    这也是怨灵们保护新生儿的时候,最基本的一种手段,因为只要将其打断炼制就算成功了。

    但是这一次怨灵却发现自己失败,苏长夜生虽然也很明显的被打扰到,毕竟都已经有淡淡的看自己一眼,但是却没有被打断。

    而且还在继续的炼制,那是不合理的情况,所以这让其无比的愤怒,因为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对此他对着苏长夜怒吼道:“我让你住手你听到了吗?难道你真的想要让我发火不成。”

    苏长夜再次看了他一眼,又是淡淡的看她一眼,然后继续炼制怨念之种,完全无视了怨灵的存在。

    这无疑让其暴怒,因为任何一个怨灵都是神门境五重以上的强者,毕竟怨念之种完全成熟的时候,最少都已经是神门境以上了。

    怨灵是神门境五重以上并不奇怪,毕竟如果炼制成怨念傀儡那可不神门境九重的,而怨灵要成型都是怨念之种完全成熟时。

    首先有一个要点就是怨念之种完全成熟,而眼前的这一尊怨灵更是神门境九重的存在,他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威胁,顿时怒不可歇。  br />

    瞬间出手,他所谓的出出手其实并不很厉害,只是引动怨念而已,但是当他引动的时候时候,才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者是说,就这些怨念太他居然引动不了,这样要微威胁到苏长夜无疑是不可能。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引动不了怨念,要知道他们可就是天生的怨念之主啊,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长夜开口了。

    不错苏长夜居然说话了,怨灵的动作他看在眼里淡淡的开口:“你这只是一尊小小的分身,想将我怎么样,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说你如果真的想要救你的这个后辈,那么你能不能让你本尊前来,你的本尊来了我或许还会怕你一点,只是这一个分身想要将我怎么样,我就告诉你吧,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话听得怨灵那我是一个三尸脑神跳啊,如果这之前有谁敢跟他说,有人在用炼制怨念之种的时候还能跟自己对话,还能无视自己,那么怨灵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可现在事实就发生在了眼前。

    苏长夜这嚣张的话让怨灵怒极道:“好,很好,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是这一真分身我就能将你斩杀,今天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你死定了。”

    苏长夜对此淡淡一笑:“我就不相信了,有本事你来杀我,我倒是要看一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其实对于斩杀苏长夜怨灵分身有很大的把握,那是因为怨念之种要想培养成熟,需要的一个很重要条件,那就是必须得有神门境强者死亡之后所诞生的怨念。

    而在这禁地内科可是死了无数神门境强者的,这些强者所滋生的怨念当然无比恐怖,而当将怨灵引动这些怨念的时候,就会形成一尊尊只会杀戮的恶灵。

    这样的恶灵虽然比不上真正的怨灵,但是实际上也是非常恐怖的,因为这些恶灵只会杀戮,没有思想。

    他们最恐怖的是能发挥出生前所掌握的力量,也就是说禁地内的这些恶灵,他们都可以掌握神门境的力量,这样的恶灵怎么能不恐怖呢?

    而此时那怨灵所要做的就是引出这些恶灵,有了这些恶灵的存在,那么要斩杀苏长夜这个神桥境巅峰那是轻易而举的事情,所以这就是那怨灵的底气所在。

    此时他开始已经引动了禁地内的怨念,无数强者身影若隐若现,但是很快,那一只怨灵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这些虽然怨念虽然形成了恶灵。

    可这些的恶灵的实力怎么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强大,他有些懵逼,虽然禁地内的怨念已经被怨念之种吸收了不少,但是他们怎么可能只有神桥境的实力呢。

    这最少都得是神门境的实力才对,虽然说神门境几重不一定,但这怎么都不应该只是神桥境啊!

    不错虽然在他的引动下恶灵出现了,但他们都只有神桥境的力量,而这无疑不是他所想看到的,因为这点力量根本就伤害不了苏长夜更不不要说斩杀苏长夜了。

    要知道在他的预想当中,这些怨灵怎么说也有神门境的实力,毕竟是生前的实力,而如果说有神门境的实力,那么要解决苏长夜也就很简单了。

    但是现在却是事与愿违,禁地内的恶灵居然只有神桥境的实力,而这点实力是不可能战胜苏长夜的。

    对此苏长夜再次淡淡一笑:“怎么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在死亡试炼之中吗?”

    那怨灵听到死亡试炼的话时候顿时目瞪口呆:“怎么可能这是在死亡试炼之中?”

    无疑他有些难以接受,因为他是真的不知道这是在死亡试炼之中,顿时他默默无语,心中不停的问怎么可能,居然是死亡试炼。

    似乎听到了他的自语,苏长夜又一次笑道:“不错这就是死亡试炼,所以这一个怨念之种我就要定了,而你有胆你就马上本尊过来看能不能打破这死亡试炼的压制,而已为神门境修为来斩杀我,如果做不到,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将这怨念之种炼制成怨念傀儡了,我相信这不是你想看到的来吧,让你的本尊来杀我吧,你有这个实力的,我相信你。”

    苏长夜很想要让怨念的本尊前来,因为他的本尊来了也就是一个神桥境巅峰而已,以苏长夜的实力要对付一个神桥境巅峰,简直不要太简单了,所以他相信怨念不敢来。

    苏长夜想要做什么,怨灵肯定是清楚的,而以他的实力想要打破死亡试练,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他已经是神门境九重也是一样。

    此时的他反而没有货那么大的怒火,变得很冷静了,声音无比阴沉的开口道:“好我等着你,不要以为有死亡试练保护你就能无法无天,我会让你后悔的,记住这是一个怨念的诅咒。”

    怨灵本身就已经很恐怖了,而怨灵的诅咒那无疑是更加恐怖的,特别是这怨灵还是一个神门境九重的存在。

    虽然有的诅咒是很恐怖,在整个无限大陆敢无视的强者也没有多少,但苏长夜却就是其中一个,只见他毫不在意的样子。

    甚至还有些不屑一顾的开口道:“只是这诅咒吗?你本尊真不来吗?你如果本尊不来,这点诅咒是不可能将我怎么样的,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连续两个的太可惜,似乎真的惋惜怨灵不能将他怎么样了。

    见苏长夜这般模样,这怨灵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者说他不知道苏长夜是无知还是真的无畏他的诅咒,所以他没有说话。

    只是用阴翳的眼神看着苏长夜,眼中似乎在诉说什么,然后分身慢慢的消散了。

    只是那怨灵所不知道的是,对于他的眼神,苏长夜也有些无语,这是什么个情况,难道你还真的能把我怎么样不成,难道说那个什么诅咒真的很厉害?

    确实苏长夜其实也算是无知的一种,虽然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是神桥境巅峰,更是最强神桥境。

    如果正常的情况下,这样的存在,就算不知道无限大陆上的一些隐秘,但是大多数都还是知道的,比如说这其中关于怨灵的一些情况。

    但是很可惜,苏长夜是真的不知道,毕竟他在无限大陆的时间还很短,甚至都没有在无限大陆做什么事情。

    没有多少经历,能知道的事情当然就很少了,这什么诅咒,在苏长夜的心中,那根本就是无用之人的一种谴责而已。

    这根本就是一根毛线的关系都没有的,如果说他知道一点,怨灵的恐怖,知道那是一个神门境九重的怨灵,那么苏长夜就不会此时这般的淡定了。

    当然了,其实真要说起来,神门境九重怨灵的诅咒虽然可怕,就算是一般的神门境九重强者都不敢轻易接受。

    但这对于苏长夜而言却是没有多大麻烦的,毕竟他随身世界的存在,当随身世界成长起来,那么这些所谓的诅咒就不堪一击了。

    所以虽然此时的苏长夜只能算是无知,但真要算起来,其实他也是无畏的,毕竟他有足够的底牌无视这怨灵。

    在怨灵离开之后,苏长夜当然就没有再做其他的事情,而是继续开始炼制怨念之种。

    到现在,距离怨念傀儡,这已经是最后一步了,而最难的一关苏长夜已经渡过,炼制怨念之种最难的其实并不是被其他竞争者打断。

    这最大的威胁是来自怨灵的威胁,而且怨灵必是神门境无重以上强者,所以这才导致能炼制成功怨念之种的很少。

    但是现在苏长夜已经将最难的渡过,那么他要做的就是,继续炼制,直到成功为止,而这中间已经没有丝毫的阻力可言。

    禁地之中,怨念开始变得舒缓起来,但却是在往中心区域流动,虽然舒缓,但实际上只是针对生命而已。

    真要算起来,这些怨念的速度并不慢,甚至是很快的那种,当这些怨念被吸收完的时候就是成功的时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