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破虚之眼,这就是金甲虎族最强的一种天赋,当然了只是最强天赋之一,这是他们能够不怕人族阵法师的一种手段。

    也是之前金啸安用来破掉苏长夜随着布置阵法的手段之一,其实也是唯一手段。

    而现在金啸安再次使用破虚之眼,是为了破掉眼前这个恐怖的阵法。

    当然了,这也是他唯一的一个办法,因为除了用破虚之眼之外,金啸安对于阵法其实也是一窍不通,或者说他也是根本无办法可解的。

    没有了破虚之眼他们金甲虎族和其他凶兽没有多大区别,就是靠着破虚之眼他们才能看穿阵法之中所布置的虚幻。

    而对于这个苏长夜表示:“就这样吗?就这么点手段就想破掉我的阵法,那简直就是最大的一个笑话,也太没有将我的阵法看在眼里了吧。”

    当大家听到苏长夜此话时候,一个个都震惊了,他们都一下变得无比恐惧,因为在这个时候苏长夜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就证明金啸安所使用的破虚之眼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或者是说根本就破不了苏长夜所布置的这个阵法。

    果然,那满眼的金光,那充斥着整个阵法的金光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已经结束了。

    而当大家再定睛一看,发现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改变,他们依然还在阵法之中。

    不过他们也都知道这破虚之眼是能看见阵法中的破绽,或者说是看到阵法之中的破绽,然后在以力破之。

    知道破虚之眼都原理,所以一个个都带着希望的眼神看向了金啸安,很明显是想知道金啸安是不是已经找到了阵法的破解之法。

    只是当他们看到金啸安的时候都已经失望了,他们从希望到失望,因为这个时候他们所见的金啸安眼中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得意,这一点都不像是可以将阵法破掉时候所会有的表现。

    如果说金啸安已经找到了正好的破解之术,此时绝对不会是那么的沮丧,因为此时他们所见金啸安就是无比沮丧的模样。

    要知道,这样就代表着金啸安还是没有找到破解之法,而面对这样的事实,他们怎么能不绝望呢?

    金啸安对此不由怒吼:“这怎么可能?你这只是一个神桥境巅峰,怎么能布置出这么强大的阵法,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虽然说破虚之眼并不能破掉所有的阵法,而且有更多的阵法是他们所不能破解的,但是金啸安却很很自信能破眼前苏长夜的阵法,那是因为这阵法不过是神桥境巅峰而已。  br />

    虽然在外界或许会很强,但这是在死亡试炼内,这可是受到压制的,也只能发挥出神桥境巅峰所能发出的最强力量。

    虽然这样的力量也很强,很恐怖,特别是力量的多样性更是如此,但也只是神桥境巅峰的力量啊,所以在金啸安想来虽然很强,但是他的破虚之眼也能找到在阵法的破绽才对。

    可是他所有分身一起使用破虚之眼,还是没有人找到苏长夜这阵法内的破绽,这怎么能让它不恐慌,怎么能不让他愤怒。

    苏长夜对此淡淡一笑:“我只能说你太弱了,而不是我太强,好吧,现在等我炼制了练怨灵之种,再来陪你们玩。”

    对于苏长夜来说布置这阵法有两个原因,或者说有两个目的,其中一个当然就是为了将他们全部一起控制或者收进随身世界,而另外一个原因,那当然就是想要得到怨念之种,毕竟这可是一件很强的宝物。

    对于其他的强者来说,逮到他并不一定能得到一个神门境九重的傀儡,但是苏长夜对此丝毫不怀疑,他能成为神门境九重。

    当他是神门境九重时候,这怨念之种就是神门境九重的傀儡,所以这怨念之种只有在他手上才能发挥出最大价值。

    开始炼制怨念之种,其实之前就已经将怨念之种拿到手过,只是当时他没有炼制,只是想收进随身世界。

    不过在那个时候失败了,因为发现已经和整个禁地的怨念联合在一起,想要收进随身世界,无疑是不可能的。

    最后苏长夜才知道,只能将其炼制成傀儡,或者最后完全成熟,而不能现在将其收走。

    但是那个时候就算知道也没有办法,先不说有金啸安的存在,就只当初其他凶兽的存在,也不可能让苏长夜将怨念之种给炼制成,毕竟大家进禁地的目标都是怨念之种,没有直接放弃的理由。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苏长夜就一直在想办法,而在其中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先控制住其他的凶兽和金啸安再来炼制。

    无疑在一翻的计划之后他现在成功了,此时苏长夜再次将怨念之种拿在手上,感觉却是已经不同。

    苏长夜正式开始炼制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禁地所有的强者都已经感受到了。

    当然这对于这个他们并不意外,毕竟之前金啸安也不止一次地炼制怨念之种,只不过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

    之前苏长夜一次又一次的出现打打断金啸安炼制,但是他们都没有怀疑而他们丝毫不怀疑苏长夜的原因,就是因为如此。

    刚开始炼制时那产生的动静是非常大的,而感受到这动静,苏长夜再次赶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是瞬间赶来这就是他们所不知道的了。

    而现在,虽然大家都感受到了这强大的动静,却再也没有人能来打扰,是因为此时金啸安等已经被困在了阵法之中。

    而还没在这阵法中,在禁地之内的其他强者,就算想抢也做不了,因为阵法是他们所不能跨越的地方。

    也就是说,现在阵法已经覆盖了整个禁地的中心区域,这让苏长夜可以慢慢的炼制。有足够的时间。

    在阵法之中的金啸安等,当然也感受到了苏长夜开始炼化怨念之种,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要将其打断。

    毕竟之前金啸玶被打断就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而苏长夜虽然表现得比较强,也有分身。

    但他们还真不相信苏长夜也能像金啸安那样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还能一次一次的全身而退。

    只是很可惜,虽然他们都知道如果只要打断苏长夜,那么苏长夜很有可能就彻底完蛋,就如同当初的金啸玶一样。

    但问题就是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全部都被困在了阵法当中,这阵法目前只是启动了困人功效,所以此时的他们也只是被限制了自由而已。

    失去自由的他们并没有受到威胁,也没有进入幻境什么的,单单只是这样,他们也见识到了这阵法的可怕之处。

    而此时苏长夜已经开始炼制怨念之种了,他们只能等着苏长夜炼制的结果出现。

    而他们现在所期望的只有苏长夜在炼制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毕竟练炼制怨念之种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有很大几率会是失败的。

    而一旦苏长夜失败,那么他们的威胁也就解除了,因为那个时候的苏长夜肯定就没有了。

    可苏长夜会失败吗?这个他们不知道,只能在心里祈祷。

    当然啦,如果不失败,那么炼制所用的时间长一点,这也是他们所想要的。

    因为时间越长,代表着他们即将面临的危险也就越大,或者只是等待的时间长一点而已。

    在其他地方的几个金甲虎族,金啸管几个他们正在寻找苏长夜的存在,或者说想要找到苏长夜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此时当他们看到又有人开始炼制怨念之种的时候,在他们心中以为在这一次也是金啸安在炼制,根本就没想过此时的金啸安他们已经被困在了阵法当中。

    这炼制的情况一出,金啸管不由感叹道:“金啸安这小伙胆子真的不大,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如果换了一个早就没了,也只有他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炼制。”  br />

    金啸皇笑道:“不错,谁让我们的都不是分裂神纹呢?”

    对于这个也是很无奈的事情,毕竟他们虽然也都会金虎变,也都掌握着一些神纹,而且都不算差,但却不是分裂神纹。

    如果不是在这个地方,或许他们的神纹和金啸安相比差距并不是很大,但是在当前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神纹和分裂神纹相比,他们的优势却是小了很多。

    而康正城等人却是在想,这炼制怨念之种也太难了,这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而要知道这每失败一次就是一个强者完蛋啊。

    那么这一次能成功吗,他们不知道金啸安炼制怨念之种会失败的原因是苏长夜在打断,毕竟他们没有看到苏长夜出手。

    因为他们都没有想过苏长夜还在禁地中心,当初可是苏长夜让他们先走的,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苏长夜没有跟来,不只是没有跟来,还一次又一次的在打断金啸安的炼制。

    当然了,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此时苏长夜已经布置了一个强大的阵法,将金啸安等都已经困在了阵法当中,已经成为了赢家。

    此时正在炼制怨念之种的已经不是之前的金啸安等凶兽,而是苏长夜这个他们认为不可能的家伙。

    对于禁地中心所发生的事情,外界一无所知,他们只能感受到整个禁地内怨念都疯狂了,都在沸腾着,都在狂野着。

    怨念之种此时可是在疯狂的吸收着禁地内的怨念,似乎是要将整个禁地的怨念都吸收完一般。

    只是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吸收完谁也不知道,但是他们都知道一点,那就是如果炼制不出现什么意外。

    也就是说,如果最后的炼制成功了,那么这些怨念也都将会成为怨念之种的一部分,而那个时候的怨念之种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那些怨念会和怨念之种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生命,或者说一尊巨大无比的凶悍存在,他们将这一尊存在称之为怨念傀儡!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这一次炼制怨念傀儡跟之前的情况也是一样,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失败,或者说会被人打断。

    但是这一次他们发现很明显不一样了,因为这一次炼制的时间长了很多,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

    金啸管他们不由在想,难道这一次金啸安会成功,对此还有几分期待。

    无疑是在他们还以为是金啸安在炼制怨念之种,毕竟之前的几次也是金啸安在炼制。

    所以他们丝毫没有会想到,此时的金啸安他们已经困在阵法之中,而在炼制怨念之种的也并不是金啸安而是苏长夜。

    相对于金啸管等的期待,康正城等则是有些无奈,他叹息道:“现在看来,这一次的赢家是他们金甲虎族了。”

    宁浩波笑了笑道:“只是一个傀儡而已,根本没什么大不了,不用太担心。”

    实际上,对于怨念傀儡这种存在虽然说并不是很多,但是类似的傀儡确实不少的。

    有神门境九重的傀儡,其实也能在无限大陆看到,在一些强大的宗门,神门境九重的强者也是不少的。

    所以虽然少了一个怨念傀儡,对他们来说是值得惋惜的事情,但也没必要说有严重。

    当然了,如果此时他们知道正在炼制怨念之种的并不是金啸安这个金甲虎族,而是苏长夜这个人族的时候,那么他们的心情肯定会好很多。

    只是很可惜,此时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苏长夜会成为最后的赢家,毕竟当时的金啸安等凶兽已经有了足够的优势,而且是无懈可击的那种。

    所以这样说起来,当时的苏长夜也是没有什么希望了,而他们也不知道苏长夜布置了一个庞大的阵法,直接控制了金啸安等凶兽。

    此时在阵法之中的金啸安等凶兽当然也感受到了炼制的过程,此时的金啸安脸色无比的难看,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正的失败了。

    而苏长夜炼制怨念之种用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就算他不愿意,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禁地之中,怨念翻滚沸腾,持续的时间很长很长,比之前长得多。

    在以往早就已经被打断,但这一次却是一直在进行着,这期间也有强者想要到禁地的中心,看看到底是谁在炼制怨念之种。

    可是当他们靠近禁地中心的时候才惊恐的发现,禁地的中心已经不再是以前模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