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其实在看到苏长夜再次出现的时候金啸安就知道自己完蛋了,这一次的炼制又失败了。

    而渊怜芹所想的则是,果然,这个该死的人族还有手段没有用出来,这一次麻烦了。

    因为这代表着渊怜芹如果只是想就这样简单的将苏长夜给控制住,然后让金啸安炼制成功怨念之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如果说金啸安不能成功的炼制怨念之种,那么她想要得到灵魂就不可能得到,所以此时的渊怜芹很有些失望的。

    此时的他们都没有觉得这一次的苏长夜出现意味着什么,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其实他们都已经没有希望了,事情比他们想的严重得多。

    而随着“阵起”这两个字,金啸安和众多凶兽,一个个都惊恐起来。

    大家都是从外界见死亡试练的凶兽,一个个还都是神门境的强者,所以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人族的强大。  br />

    也都很清楚的知道,人族阵法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在没有布置出阵法之前,或许还不算什么。

    但是当他们已经将阵法布置完成,那无疑就是很恐怖的事情了,因为阵法有着超强的力量,有着逆天改命的可能。

    而此时苏长夜的话那代表着什么,这是很明显的,金啸安等惊呼着:“这不可能。”

    但是很快,他们那不可能的声音就被掩盖了,因为苏长夜那是一点都没有掩饰,当阵起话说完,阵法马上就启动了。

    阵法直接将金啸安等凶兽都覆盖在了其中,然后苏长夜出现了,淡淡的看着他们道:“我都已经说了,这怨念之种已经是我的了,你们还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吗?”

    实话说,这个时候影少刻很些后悔的,毕竟他可是很清楚的知道苏长夜布置阵法的手段。

    虽然之前的阵法很轻松的就被金啸安给破了,但那只是因为从外界破阵,而且苏长夜也没有用多长时间布置阵法的原因。

    而之前苏长夜在和金啸安他们交手的时候,那可是一直都没有用阵法的意思,在开始的时候影少刻还以为这是苏长夜没有时间布置阵法。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想要布置出一个强大的阵法来,那么这需要的时间是不短的,而在当前这样的情况下,是没有谁会给苏长夜时间布置阵法。

    不错,他们都不可能给苏长夜时间布置阵法,毕竟大家都知道,苏长夜这将阵法布置完成,那意味着什么。

    但他们还是没有想到,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长夜还是将阵法布置完成了。

    当然了此时他们也都知道了,苏长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其实方式有很多种,另外的分身,隐藏自己的功法,等等很多方法的。

    这正如之前说的那样,大家都是神门境强者,正常来说,不管是谁,在身上都是有一些底牌的。

    只是很明显,现在他们的底牌比不上苏长夜,甚至可以说差距很有些大,就算是金啸安等也是一样。

    在面对其他对手的时候,他们都是强者,但是在面对苏长夜的时候,这样的实力就有些不够看了,特别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苏长夜已经用阵法将他们给控制的情况,当发现自己被阵法笼罩的时候,这些凶兽都开始出手了。

    这个时候还不出手,那么要等到什么时候,他们都很清楚,阵法是越运行越强大的,也就是说,这是在刚开始的时候最脆弱。

    虽然大家都知道在阵法中使用强攻的方法用处不大,因为这需要超出阵法很多的力量才行。

    但是在当大家被困进阵法时却自然的使用强攻,这就似乎溺水的人抓住稻草一样,稻草不能拯救溺水的人。

    同样强攻也不可能破开阵法,一泼强攻之后,影少刻等都心灰意冷了:“完了,这就是人族阵法师的恐怖吗?这样的阵法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啊?”

    影少华怒吼:“我还不想死,这阵法怎么可以那么强,难道能无视禁制不成,这怎么可能。”

    因为这是在死亡试炼内,正常来说大家的境界都被压制在神桥境巅峰,其实被限制的可不只是强者的境界,而是力量的上限。

    也就是说其实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这所能达到的力量上限就只是神桥境巅峰,那么这阵法的力量也还只是神桥境巅峰所能达到的高度吗?

    对于这一点,此时的影少刻等无疑都是不相信的,毕竟他们那么多强者一起攻击,这力量就算已经算是超越了神桥境巅峰。

    也就是说,如果是在没有压制的情况下,那么他们的攻击甚至都能伤害到一般的神门境一重了,虽然只是能轻伤的那种,随时都能恢复的那种。

    但这不管怎么说,也都超越了神桥境的力量,而这样的力量肯定会被死亡试炼所压制的,但在他们的想法当中,就算这被压制了,可这也是神桥境所能发挥出来的最强力量,极限力量了。

    也就是说,这样的力量在这死亡试炼内,那就应该是无往而不利的才对,一切都应该被抹平碾压才是。

    可在这样的力量下,苏长夜所布置的阵法居然抗住了,而且在他们看来,那是根本就不受影响的样子,这怎么能让他们不崩溃,绝望。

    如果说他们一起的攻击就已经到了死亡试炼的上限那么这阵法就已经打破了这上限,或者说达到了他们所不能打破的程度。

    而这无疑是让他们所绝望的,也是让他们所不能接受的,毕竟这真的太不公平了。

    就在众多凶兽都在怒吼着为什么不能用暴力将阵法破掉的时候,金啸安出声了:“你们给我安静,阵法什么时候能靠暴力破掉了,想用暴力破阵法,除非你们有超越阵法总量几倍的力量,但你们有吗?”

    这话顿时让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因为大家在死亡试炼之外都是神门境强者,当然也都知道阵法的恐怖,要知道在大家的认知当中,神桥境绝对不可能是神门境的对手,但总是有一些意外的。

    而这意外就是人族的阵法师,不错人族的阵法师就是这样的意外存在,曾经就有神桥境阵法师斩杀过神门境的案例。

    虽然说那是神门境被坑杀了,也是闯进了阵法师所布置的阵法中,但是不能否定的就是,人族神桥境的阵法师用阵法斩杀了神门境强者。

    而要说那个被坑死的神门境强者没有想过暴力破阵,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最后还是被坑死了,这就说明了很多情况。

    当初那个被坑死的神门境,一度成为了他们口中的笑话,毕竟神桥境斩杀神门境,这算是开了先例,虽然说那是因为阵法的原因,但谁都不能改变事实。

    那就是这神门境确实是死在了神桥境强者的手上,而这也让阵法师名声鹊起,成为了各大凶兽种族最想斩杀的职业之一。

    金啸安的话让大家都想到了这一点,然后大家也都想到了之前金啸安破阵将影少刻他们救出的事情,于是一个开始转向金啸安。

    这已经不是一根救命稻草了,而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因为除开金啸安之外,他们这些凶兽对于阵法,那是一点都不懂的。

    如果说没有意外,出不了这阵法,那么就只能死在这阵法当中了,曾经那个被坑杀的神门境是笑话,那么他们无疑也是,而且还是更大的那种。

    毕竟人家好歹只是一个被困在阵法中被坑杀,加上又是那个阵法师事先布置好的阵法,这似乎都能说得过去。

    而他们这是一群凶兽,情况完全不一样,因为他们在来之前可没有阵法,也就是说,这阵法可是在他们的眼前布置完成的,这无疑才是更大的笑话啊。

    那么金啸安就成为了唯一的希望,只有看金啸安能不能将这阵法给破掉了,影少刻忙是出声道:“尊者,快破了这阵法吧,只有你才能拯救我们了。”

    当然了,在这个时候出声求金啸安出手的可不只是影少刻一个,之前他们臣服于金啸安,那是因为血脉的压制,但现在已经不是。

    现在他们臣服于金啸安那是对生的希望,因为只有金啸安才能破阵,才能拯救他们,这比之前受到血脉压制的时候不知道虔诚了多少倍。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苏长夜的声音:“你以为这和之前的阵法一样吗,就你这点本事,想要破我阵法,告诉你们,这只能是做梦,一个个都给我死吧,都来了死亡试炼,难道还没有死亡的觉悟不成?”

    死亡试炼,死亡可是在试炼之前,只是进来的强者一个个都只看到了试炼之后能得到的好处,至于死亡都以为距离自己很远。

    但是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死亡距离自己是那么的近,能得到好处,最后一飞冲天的毕竟只是少数。

    金啸安等都认为能得到试炼的好处,在试炼结束后提升自己的境界,当然了,这其中不少强者都是有绝对自信的,而金啸安就是有把握的其中之一。

    毕竟掌握了分裂神纹的他是真的有这样的底气,甚至敢高傲的说自己就是死亡试炼内最强大的人之一。

    毕竟别的强者都只是一个神桥境巅峰,但他金啸安却不一样,只是一个金啸安那就是无数的神桥境巅峰,而且每一个的实力都很强那种。

    所以在之前金啸安可是一直都认为自己会是最后的赢家,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死在死亡试炼,因为他认为根本就没有谁能在死亡试炼内斩杀他。

    就算是这个时候,金啸安也还是一样有着很大的把握,所以在苏长夜出声之后金啸安也开口了:“简直就是笑话,想要我们死亡你还不够资格。”

    不管金啸安到底能不能破阵,反正就在他这话之后,凶兽们都兴奋了,毕竟金啸安的话那底气可是很足,也就是说很有把握啊。

    影少刻率先开口道:“尊者快出手吧,让这该死的臭虫知道您的厉害,别以为会阵法就能无敌了。”

    “是的尊者,杀了他,让他知道您的厉害,您就才是真正的强者,他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

    无疑金啸安的话给了他们很强的信心,虽然金啸安都还没有开始破阵,但在他们的眼中却不一样,似乎这阵法都已经被破掉,然后将苏长夜斩杀了一样。  br />

    无视他们的狂妄,苏长夜声音依旧平静:“快点出手吧,我到想看看你的手段。”

    这其实是真话,因为苏长夜是真的想知道金啸安到底是用什么手段破掉自己的阵法的,因为真要算起来就算是他随手布置下来的阵法也不是那么简单,轻易就能破掉的。

    而金啸安之前能破掉自己的阵法,说明还是有一定的手段,只不过现在所布置的阵法和之前所布置的阵法那完全是两回事。

    阵法已经不同,而且是差距巨大那么现在的金啸安还能破掉自己的阵法吗?

    对此,苏长夜表示在根本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是随手布置的阵法和现在处心积虑所布置的阵法完全是两回事儿,就两者的强度而言可以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金啸安能破掉之前的阵法只能算是运气或者说有一定手段,而现在的阵法,金啸安还想继续破掉,那根本就不可能。

    当然了,对于自己阵法苏长夜很自信,只是那些凶兽对金啸安也是有很大的信任,或者说这已经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因为如果金啸安都不能破掉这样的阵法,就证明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而面对死亡,谁都是会恐惧的。

    现在的凶兽们也是这样,所以他们只能在期望的金啸安能破掉阵法,可以将苏长夜解决掉,但这真的可以吗?

    不管对于金啸安有多大的信心,但是都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那就是苏长夜的这阵法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所以金啸安能破掉一般的阵法,可眼前这阵法却不是那普通阵法,而是死亡试炼内的极致存在,所以苏长夜就看笑话一般的看到他们而已。

    金啸安听苏长夜那平静而又带着鄙视的语气顿时暴怒了:“好,你既然想看到我破你阵法,那就看好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天赋力量。”

    随着一声怒吼所有金啸安点眼睛瞬间变成金色了,然后一道道金光从各个分身四散而出,瞬间将整个阵法充满。

    看到这一幕凶兽们都激动了,因为他们知道这是金甲虎族的超强天赋,破虚之眼,传闻能破掉一切虚幻。

    只是能破掉这阵法的虚幻吗?他们很期待,而苏长夜也表示很期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