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对于金啸安和渊怜芹的打算苏长夜当然是不知道的,反正就是他看到金啸安又开始炼制怨念之种了,所以就出来。

    当然了,在出来之后苏长夜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毕竟之前还要他出手。

    但这一次,当看到苏长夜来了之后,金啸安直接就放弃了那一个分身,从这就看出了金啸安是早有准备。

    只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金啸安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呢,是精神力太强大,然后可以随意的浪费不成?、

    或者说,这对他是真的没有什么消耗,而如果说真的对他没有什么消耗,那么这对于苏长夜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在苏长夜在考虑金啸安这样做的打算的时候,突然只见渊怜芹开口了,而这一开口就是无比中二的台词。

    苏长夜还没有反应,突然之间渊怜芹出手了,或者说是有动作了,只是瞬间,苏长夜感觉自己被拉进了深渊之中。

    或者说他此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直都在往下沉,但是却没有底的深渊一般,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了,更加让苏长夜惊讶的是,在这其中他什么都坐不了。

    不错,在这个过程中苏长夜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沉沦着,一直不停的往下沉,似乎就没有底的深渊一般。

    这一幕让在场的凶兽们都震惊了:“她,她居然是深渊一族的强者?”

    “这似乎就是深渊一族的强者,只是,他们不是不会出现吗,怎么都出现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深渊族一直的实力虽然比不上金甲虎族等,但也不算差啊。”

    “虽然说深渊族在整体上来说实力比不上金甲虎族,但是他们个体的实力怎么也要比金甲虎族强。”

    不过这凶兽的话刚说完,马上有另外的凶兽反驳道:“怎么可能,难道你现在都还看不出金甲虎族的强大吗?在没有使用金虎变的时候就已经很强了,而在使用了金虎变之后,那更是强大得没有边。”

    这话是得到了不少凶兽的赞同:“不错,你看现在的金啸安,还有之前那个死亡视线的,这些那一个不是强者,这深渊族就算再强,也比不上吧?”

    之前金啸安和金啸玶的实力大家都看得到,不管是已经被怨念之种反噬的金啸玶,还是现在无数分身的金啸安,这都是很强大的存在。

    最少比起现在所看到的渊怜芹那是一点都不差,所以当之前那个凶兽说单个的深渊族比金甲虎族强的时候,马上有反驳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还不小,听到他们反驳的声音,之前的那个凶兽道:“那么你们怎么知道,这是那个深渊族最强的手段呢,她这只是随便出手一下,就将那个人族给困住了,这还不够强啊?”

    这话也得到了不少的同意,毕竟大家都能看到渊怜芹的战绩,虽然不能说将苏长夜给斩杀,但是现在看上去苏长夜是真的没有了反抗能力。

    所以在这话之后,也有声音道:“是呀,深渊族的单独实力本就在金甲虎族之上,这算是公认的,这有什么好讨论的,现在就看他们想要做什么吧!” br />

    这话之后,大家似乎都不在怎么讨论,金甲虎族更强还是深渊族更强的事情了,其实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要比他们更强的。

    见渊怜芹一出手,似乎瞬间就将苏长夜给搞定了,这其实也让金啸安大吃了一惊。

    实际上之前那个凶兽的话并没有错,深渊族单独一个的实力在他们金甲虎族之上,或者说在同就的金甲虎族之上,这是公认的。

    但是金啸安他们还是有些不愿意承认,毕竟就如同现在的金啸安一样,掌握了分裂神纹的他,那绝对是在同境界之中罕有对手了。

    但是现在渊怜芹这一出手,马上就让金啸安意识到,之前自己或许是太自信了一点,正如之前被苏长夜给收拾了一样。

    虽然说,自己的分裂神纹是很强大,有无数的同级分身,这看上去是真的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同境界无敌。

    但这并非就是说,真的能做到同境界最强了,因为谁也不知道,其他的同境界强者就藏了什么样的底牌。

    渊怜芹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成果,当然了,也是满意此时金啸安和那些凶兽之间的反应,从他们的反应就能看出,这一次自己出手是很成功的。

    毕竟之前苏长夜的实力她也知道,但是这一出手就能将苏长夜给搞定,这样的成果怎么能让她不满意呢。

    见金啸安还是吃惊的样子,渊怜芹不由出声道:“你还不开始炼制怨念之种要等什么,难道要让给我不成?”

    在听到了渊怜芹的这话之后,金啸安沉声道:“你小心一点,我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这个人族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被你给搞定了。”

    对于金啸安的这话渊怜芹那是极度不屑的:“你以为我是你不成,你做不到那不代表我也做不到,你还是好好的炼制怨念之种吧。”

    感受了一下苏长夜此时的情况,渊怜芹对于金啸安的话那是极度的不屑,因为在她的感知当中苏长夜是真的完蛋了,因为此时的他还在不停的沉沦着。

    在这样的沉沦之下,他苏长夜还能做什么不成,这个反正渊怜芹是不管怎么样都是不相信的。

    所以此时的渊怜芹怎么都想不到,苏长夜的另外一个分身瞬间到了之前那个分身布置阵法的地方。

    虽然说这个分身在瞬间被沉沦之中,不得不说这真的有些厉害,因为在这这沉沦空间,苏长夜惊奇的发现,他就算灵力都不能使用。

    似乎那就是没有办法了一样,因为就算是定点传送都不能用了,不过要说逃离这个沉沦空间,其实还是有办法的。

    这个办法就是进入随身世界,当然了,这是苏长夜不会轻易使用的方式,所以就直接让那个分身继续在那沉沦着。

    然后分化出另外的分身开始布置阵法,对于苏长夜来说,要将金啸安等一网打尽只有用阵法了。

    而且这才是最佳的方式,因为如果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那么苏长夜想要说得到怨念之种,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要说其他的凶兽,单单只是一个金啸安那就不可能让苏长夜成功,毕竟这家伙的分身是真的很麻烦。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能对付,但如果说布置出了阵法,那么金啸安的这些分身就算不上什么了。

    那个时候,不要说这些分身,就算是再多一些都没有用,虽然说这分裂神纹很神奇,苏长夜也不知道到底能分化出多少分身来。

    但真要说,这分身的数量是无限的,这不管怎么说苏长夜都是不相信的事情。

    而且就算真的能做到无限分身的,可只要在苏长夜的阵法当中了,那么就算是无限分身苏长夜也能将其全部都给灭了。

    这就是阵法的强大之处,而金啸安见渊怜芹成功了,顿时开始炼制起怨念之种来了。

    实际上他之前的话那也是一点都不假的,也就是说,他的真的感觉到有些不安。

    毕竟这可是连死亡视线都搞不定的家伙,但是现在只是随便给渊怜芹一出手就给弄得没有脾气了,这个怎么看都有点不可思议。

    只不过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最后金啸安还是选择了相信渊怜芹的能力,毕竟他是真的想不出苏长夜还有什么样的手段了。

    之前苏长夜一直都是一个分身出现,而且都是其中一个分身死亡之后再出现的,所以一时间此时的金啸安都忘记了一点。

    那就是苏长夜的分身术到底是什么样的,到底能分化出多少个分身来,而这本尊和分身之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这些都是金啸安所不知道的,而对于此时的他来说,似乎也没有必要知道了,因为他要做的就是先将怨念之种给炼化了。

    毕竟只要炼化了怨念之种,那么他就在最大的赢家,虽然说有渊怜芹将苏长夜给困住了,但实际上金啸安也只是用一个分身在那炼制怨念之种。

    而其他的分身当然一个个都是在看着其他凶兽的,虽然说,此时看上去,这些家伙都很老实,但是金啸安很清楚的知道。

    这是他们没有机会,或者说是有那么多的分身在盯着他们,如果说没有了这些分身的威慑。

    那么不要说这些凶兽了,金啸安就不相信渊怜芹不会出手,一个神门境二重的灵魂是很有价值,但要说和怨念之种比,那差距就太大了!

    所以真要是有机会,那么渊怜芹放弃一个神门境二重的灵魂而要去得到怨念之种,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金啸安开始炼制怨念之种,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大家都以为他肯定能成功了,而这一时间也很有些无奈的意思。

    这其中影少么等是最为明显的,毕竟这怨念之种不管怎么说都是诛擎天培养出来的,但是现在却是成为了他人的果实。

    这要说一点不甘心都没有,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实力决定了结果,当他们的实力不足的时候,那么当然就只能看着怨念之种成为人家的。

    而这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此时苏长夜的阵法已经即将布置完成。

    就在这个时候,突影少跟开口道:“你们说,如果那个人族布置一个大型阵法将我们都给困住,甚至是斩杀,那我们岂不是真的完蛋了。”

    影少跟的话刚说完,马上有凶兽道:“怎么回事,你这样一说,我马上感觉到有些不安,似乎马上就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而在他的这话之后,有凶兽道:“这当然是不安了,大家来都是为了怨念之种,而这怨念之种现在马上就成为金啸安的了,这能安心才怪!”

    “对,这并不是不安,只是不甘心而已。”

    似乎有的凶兽并没有感受到这些,而当有这样的声音之后,之前那些感受到不安的顿时有些懵。

    因为大家都是凶兽,而且大家的境界都是不错的,毕竟如果不是死亡试练的压制,那么大家的境界都是神门境。

    只是区别开门的数量不一样而已,但不要说神门境,就算只是神桥境,那对一些危险的感知也都是很明显的。

    而现在他们什么都没有感受到,这不管怎么说,都是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啊,这让他们不得不怀疑,这难度说是真的不甘心不成。

    他们对话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小,而就在这个时候,渊怜芹突然也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见到她的这模样,金啸安的一个分身道:“怎么回事,难度说那个人族还有什么底牌不成?”

    渊怜芹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沉声道:“我们似乎太低估那个人族了,他之前出手什么时候用过底牌什么的了?”

    这话一出,金啸安的脸色也一下变了,苏长夜和他交手,虽然斩杀了不少分身,但实际上除开强大的实力之外,还真的没有用什么特殊的招式。

    至于说什么斩杀了一个分身又来一个,这不管怎么说都不像是底牌啊,而这样的一个强者要说没有其他的底牌。

    这个不管怎么说,似乎都有些说不过去啊,毕竟强者代表着机遇和实力,而且在他们的认知当中,苏长夜肯定也是一个神门境。 br />

    而任何一个神门境强者都不知道多少岁了,在那么长的时间内,有一点底牌什么的,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金啸安道:“该死,难道那个人族还有什么招不成,可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渊怜芹这个时候道:“或许,他并不是只有一个分身呢?”

    这话让金啸安的脸色再次难看,然后道:“他的分身都那么强了,这怎么可能不只一个分身?”

    渊怜芹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还在深渊之中沉沦的苏长夜,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不错,我还真的就不只是一个分身。”

    那一个分身还在深渊中沉沦着,但是现在苏长夜的另外一个分身来了,顿时金啸安心神大乱。

    一声怒吼:“你找死啊。”

    苏长夜大笑道:“死的是你们,阵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