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当苏长夜再次出现的时候,金啸安已经彻底的傻眼了,而金啸玶更是难以控制的恐慌起来。

    之前金啸安在炼制怨念之种的时候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没有被怨念之种直接吞噬,那是因为金啸安有很多分身。

    但是他金啸玶不一样啊,要知道他金啸玶可是没有分身的,而真要是被怨念之种反噬,那么他的麻烦就大了。

    所以当看到苏长夜出现的时候,金啸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怎么会出现,他怎么没有死。

    死亡视线很恐怖,最少在金啸玶的记忆当中同境界的就没有说能阻挡,所以他认为苏长夜肯定是死定了。

    之前以为说金啸安在这死亡试练是无敌的存在,但是真要算起来,似乎他金啸玶才是真正无敌的存在。

    因为在死亡试练的情况下,大家都只是神桥境,最高的境界也就只是神桥境巅峰而已,无疑他金啸玶也是一样都是神桥境巅峰。

    在大家都是神桥境巅峰的情况下,也就是说都是在同境界的情况下,那么他的死亡视线应该就是无敌的,也就是说那应该是谁中谁死。

    加上他的死亡视线可以无视分身,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金啸安的一个分身中招,那么金啸安也会真正死亡。

    所以当苏长夜中了死亡视线之后,虽然他们都知道苏长夜还有本尊,甚至都不知道他还有多少分身,但在金啸玶等的心中,苏长夜都是死定了。

    苏长夜无疑是这一次他们最大的威胁,但是现在既然苏长夜都已经没有了,那么就没有谁能,也没有谁敢和他们抢。

    所以金啸玶很放心的在那炼制怨念之种,认为还有金啸安在一边看着,这当然是安全无事的,但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中了死亡视线的苏长夜又出现了。

    金啸玶此时很想开口问,这到底是为什么,苏长夜为什么没有死。

    他此时很想让金啸安快一点阻止苏长夜,一定不能让他对自己产生什么影响。

    但是很可惜,此时的金啸玶什么都说不出来,这当然不是说在炼制怨念之种的时候就算话都说不出,因为真正的情况严重多了。

    要知道炼制怨念之种是不能受到影响的,实际上苏长夜就算没有对金啸玶发动攻击,或者说就算还没有发动攻击,但已经有了效果。

    当苏长夜出现,一声呵斥的时候,金啸玶就已经受到了影响,就是这一点点的影响。哽噺繓赽蛧|w~w~w.br />

    换了平时根本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但是在此时的情况下,那却是直接让金啸玶受到了怨念之种的反噬。

    如果此时的金啸玶还有神门境的修为,还有神门境的境界,那么在这样的反噬之下,或许他还能做点什么。

    的那是很可惜,他们这个时候是在死亡试炼场内,而金啸玶的境界也只有神桥境巅峰,所以当面对怨念之种反噬的时候,金啸玶毫无招架之力。

    只是瞬间,金啸玶的心神就都已经被怨念所控制,这个时候不是他不想,而是根本就做不到反抗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因为此时的金啸玶已经将全部的心神都用在了对抗怨念之种的反噬上面,但是很可惜,这个时候他所要面对的其实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怨念之种。

    都知道怨念之种是在整个禁地的中心,也就是说,此时的金啸玶所要面对的可不是一个怨念之种,而是整个禁地。

    在这禁地内到底有多少怨念,这个谁也不知道,反正当初在两族大战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不少的神门境。

    而这其中还有当初爆裂星蛛一族的最强者,他可也是死在了这禁地之中,而且对方的境界可是很强的,已经是神门境八重的存在。

    单单只是从那个时候死亡强者就可以知道,在这禁地内的那些怨念多强了,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这几百年的时间。

    几百年的时间,谁也不知道又有多少生命化成怨念死在了这禁地之中,所以这禁地内的怨念那是无比恐怖的。

    最少不是金啸玶能抵抗,因为这是任何一个神桥境都不能抵抗的存在,毕竟这可是整个禁地的怨念啊。

    金啸安的脸色一下变得极度的难看,因为之前他可是就被打断过,所以金啸安很清楚的知道,此时的金啸玶多么危险。

    但是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下,金啸安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也就是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金啸安想要帮忙都做不到。

    可以说那是一点什么都做不到的那种,毕竟这要对抗的整个禁地的怨念,这些怨念不只是能吞噬整个金啸玶,甚至就算加上他也是一样。

    所以此时的金啸安虽然很是愤怒,但是他却什么都帮不了金啸玶,而金啸安也没有想过要帮金啸玶。

    毕竟就算出手也没有丝毫的用处,这又何必再出手呢,这可是送死的行为啊,反正就是金啸安就没有想过回去送死。

    此时的金啸安其实就和之前的影少么等一样,知道自己的同族死定了,但是却根本就无能为力只是能眼睁睁的看着。

    金啸安愤怒了:“你会没有死?”

    苏长夜淡淡一笑:“想要我死,你们太自大了,就你们这点水平还想杀我,简直就是做梦,我说过这怨念之种是我的了,你们就不相信。”

    都没有用苏长夜出手,因为此时的他都已经能看出金啸玶已经不用他出手了,无数的怨念已经开始对金啸玶进行了吞噬。

    如果说金啸玶只是一个真正的神桥境巅峰,那么在这怨念之种的吞噬之下,那差不多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是因为他虽然现在被压制到只有神桥境巅峰,但实际上他真正的境界是神门境,所以这就算是被怨念之种吞噬,需要的时间也不是那么短。

    金啸安愤怒:“我要你死,要你死啊!”

    说完就冲向了苏长夜,而这个时候苏长夜似乎变得无比的脆弱,在金啸安的攻击之下,瞬间就被打成了碎片。

    看上去似乎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但是金啸安他们都知道,这绝对不是说苏长夜很的很弱,相反,那是因为苏长夜根本就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中。

    因为此时谁都不会当苏长夜是真的已经死了,这不用说,死的也只是一个分身而已。

    只是一个分身死亡,对于苏长夜而言似乎什么都算不上,虽然金啸安等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却是能肯定,那就是苏长夜没有死!

    随着这一个苏长分身的死亡,金啸安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苏长夜是没有死的。

    而且对方还不知道掌握了什么手段,能瞬间达到此地,也就是说,只要他敢炼化怨念之种,那么马上就能将苏长夜引出。

    这样的话,结果不用多说都知道会是什么样的,那么现在该怎么做?

    其他的凶兽顿时开始小声的说,这其中不少都是看戏的样子:“你们说,这一下金甲虎族是不是没有招了。”

    当有凶兽问出这样的话之后,马上有凶兽道:“他们有没有招我不知道,反正如果是我的话,应该是没有招的。”

    确实,苏长夜给了他们一个很大的难题,因为这导致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有成功的可能。

    当然了,要说能将怨念之种带走那就好,只是金啸安肯定不知道,如果真的能将怨念之种带走,那么这一次的事件早就已经结束了。

    毕竟苏长夜的定点传送可是受到了限制,如果没有这样的限制,那么苏长夜在拿到怨念之种的时候就已经是赢家了。

    就在大家都猜测,金甲虎族该怎么办的时候,有个声音道:“你们说,那个人族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只是单纯的破坏,不让金甲虎族得到怨念之种吗?”

    虽然之前苏长夜不只是一次的说,这怨念之种是他的了,但是很可惜,不只是金啸安他们就算是其他的凶兽也都没有这样想过。

    因为有金啸安在,苏长夜也是没有时间去炼制怨念之种的,苏长夜可以阻止金啸安炼化,那么金啸安他们也一样可以阻止苏长夜炼化怨念之种啊。

    也就是说,苏长夜苏长夜大话是说出来了,什么这怨念之种就是他的了,但是谁都没有当回事。

    都是当成是笑话在看,但是同样的,这虽然是一个笑话,可苏长夜真的只是不想让金甲虎族得到这怨念之种吗。

    “如果说我不能得到,也不让其他的种族得到,这似乎也并没有错。”

    在这无限大陆,不是敌人就是同族,而人族和他们这些凶兽种族之间,那不用说都知道,肯定是有仇恨的。

    也就是说,如果说真的让金甲虎族得到了,那么相当于这玩意就被仇人得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长夜阻止金甲虎族的得到怨念之种。

    只是单纯的阻止,而不是他说的那样,想要得到怨念之种,这似乎也并不是一件什么错事,而且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影少刻开口道:“我们是不是忘记了,那个人族还是一个阵法师。”

    这话一出,顿时在场的凶兽们都惊讶了一下,毕竟在影少刻的话之后,他们才算是想起了,苏长夜不只是实力强大,甚至他还是是一个阵法师。

    而且似乎还是一个很强大的那种阵法师,无疑这让苏长夜就变得更加可怕了,那么这个时候是不是在布置什么阵法呢?

    不过就在影少刻的话说完之后,有声音道:“就算他的阵法师也没有用啊,只要他出现,我们都能感觉得到,很明显大家都没有感觉得到他的存在。”

    影少刻顿时不说话了,虽然说,也有可能在他们还没有感应到的地方布置阵法,但真要是那么远就布置阵法,这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如果真的能轻松的布置一个能覆盖那么宽面积的阵法,那么苏长夜就真的太猛了,这已经不是一般的阵法师所能做到的。

    其实不只是影少刻想到了苏长夜是一个阵法师,就算是金啸安也是一样想到了,只是他很有自信的认为此时苏长夜并没有在布置阵法。

    而会有这样的想法很简单,因为来禁地的金甲虎族可不只是他和金啸玶两个,还有其他的金甲虎族在暗中隐藏着。

    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个在暗中隐藏的金甲虎族没有必要出现,或者说他们的实力其实都比不上金啸玶的。

    而金啸玶的死亡视线都不能将苏长夜怎么样,那么他们出现也是一样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

    甚至如果在炼制怨念之种的时候被苏长夜给影响,那才是真正找死的行为,不过他们虽然没有出现,但也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虽然苏长夜的分身很厉害,但是在金啸安他们的想法中,这厉害是也只是分身术而已,如果说能找到苏长夜的本尊,那么就能将苏长夜给弄死了,

    所以他们此时都是在寻找苏长夜的本尊,正常来说,分身是不能可本尊离得太远的,所以在他们的印象当中,苏长夜的本尊应该也是在禁地中才对。

    有这样的想法,那些金甲虎族当然就是在禁地内寻找苏长夜,只是很可惜,他们虽然有看到康正城等,也有看到其他的凶兽。

    但是很可惜,却是一直都没有找到苏长夜,而此时的康正城等当然都不知道,苏长夜并没有逃走,而是继续在争夺怨念之种。

    不只是如此,甚至还弄死了一个会死亡视线的金啸玶,可以说,这样的战绩是超出了康正城他们预料的,或者说,这是他们根本就不敢想象的事情。

    康正城等只能叹息道:“看来,这一次金甲虎族又会强大一些了,那个叫金啸安的家伙会更难缠了。”

    宁浩波摇了摇头道:“我到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将怨念之种给金啸安。”

    吴宇炘也道:“是呀,金啸安都已经有了分裂神纹,有无数的分身在,要这一个怨念之种也没有什么用。”

    康正城苦笑道:“我们说这个干什么,反正这怨念之种是被他们得到了,你们说那个同族怎么还没有来呢,他不会是出现什么意外了吧?”

    之前苏长夜的话很明显,那就是让他们先走,正常来说,就是会追上来的,但是很可惜,这都已经那么长时间了,苏长夜还是一直都没有出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