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在金啸安出现之后,大家都认为这金甲虎族既然都喜欢成群行动,那么这肯定也不是金啸安一个。

    毕竟正常来说,当看到一只金甲虎族的时候,那么肯定会有其他的金甲虎族出现,就算是神门境,乃至神门境九重都不例外。

    但是当金啸安使用金虎变,并且分裂出无数的分身的时候,大家就开始怀疑了,因为这一个金啸安就是无数的分身,就是一个群体。

    金甲虎族为什么会成群行动,这当然有抱团的意思,但是当只是一个就能达成这样目标的时候。

    那么这似乎就没有跟其他同族一起的必要了,所以那个时候大家都以为,这一次行动的只有金啸安一个。

    毕竟就算只有金啸安一个,但这也能算是一个族群,甚至可以说比得上无数的金甲虎族了,毕竟这些家伙都是很强悍的那种。

    但是现在他们才知道错了,因为还真的有其他的金甲虎族藏在暗中,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出现。

    其实想想,大家也就觉得很正常了,毕竟这金甲虎族就算是神门境九重都会一起行动的,那就更加不要说什么金啸安了。

    虽然他的分裂神纹似乎很厉害,但是千万不要忘记了,这家伙还是一样比不上神门境九重的,所以当看到另外的金甲虎族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因为之前一直都是金啸安独自出手,甚至似乎很关键的时候都没有其他的出现,这才让大家都以为没有其他金甲虎族了。

    金啸安在看到金啸玶出现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一样,道:“你总算是来了,这将太难缠了,不过这下不管怎么说都死定了。”

    见他们那自信的样子,苏长夜不由不屑道:“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这自信的样子很丑吗?”

    这话一出,其他的凶兽都看向了金啸安和金啸玶,毕竟这两现在才是真正的关键,而此时苏长夜的话那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那么面对苏长夜如此的羞辱,金啸安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金啸玶沉声道:“自信,你以为这自信是怎么来的吗,中了我死亡视线的还没有一个能活着!”

    这话一出,居然得到了不少凶兽的同意,这一点从他们的表情就能看出,似乎在他们的心中,金啸玶的这什么死亡视线是真的很厉害。

    只是很可惜,对于这个苏长夜那是一点都不知道,所以不由道:“怎么你还杀过神门境九重?”

    这话一出金啸玶顿时傻眼了,因为他本身境界还不到神门境九重的,所以要想说什么杀过神门境九重,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实际上不要说他还没有到神门境九重,就算是真的已经到了神门境九重的境界,单单只是用一个死亡视线想要杀死一个神门境九重,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见他们的样子,苏长夜再次不屑的开口道:“怎么,你不是说没有一个活着吗,现在你不会是想跟我说,你还没有对神门境九重用过死亡视线吧?”

    金啸玶忙是开口道:“本来就是,我还没有神门境九重的境界,当然不可能对神门境九重强者使用死亡视线,不然你以为神门境九重是什么样的,你有见过神门境九重强者吗,知道他们的厉害吗?”

    金啸玶不知道的是,他的话还真的是对的,苏长夜是很厉害,最少在神桥境这个境界,那堪称是无敌的存在。

    但问题就是,苏长夜也只是一个神桥境巅峰而已,这就是他真正的境界,而不是金啸安他们这样,是被压制下来的。

    而且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苏长夜并不是原本这个世界的人,而他来了之后,见过最厉害的,最强的,或许就是金啸安他们了。

    当然了,这都是被压制之后的他们,要说本身境界的这些神门境强者,苏长夜还真的没有见过。

    不过这个他们是不相信的,因为现在就算苏长夜告诉他们,他苏长夜只有神桥境巅峰的修为,真实修为。

    那么金啸安等也都不会相信,虽然现在大家的修为角架肩都是神桥境巅峰,但实际上这中间的差距太大了,就好像让高年级的学生去做一年级的试卷,而且只能用一年级的知识来完成一样。

    正常来说,就算是最厉害的一年级学生,也不可能和高年级的学生相比,但现在的问题就是,苏长夜本身的境界只有神桥境巅峰。

    就好比是完全掌握了一年级知识的小学生一样,对于高端的知识不知道,但在一年级的题,只要是一年级知识能解答的,苏长夜都能用其解答。

    而高年级的学生就不一样了,他们虽然懂得更多,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受到限制的,因为不自觉的就会用高年级的知识来答题了。

    在试卷上的反应是这样,而此时金啸安等的反应其实也差不多,因为很多时候他们都有想过神门境的手段来对敌。

    但是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现在只有神桥境巅峰的境界,神门境的手段是用不出来的。

    虽然反应得很快,甚至可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但不管怎么说,这受到的压制是巨大的,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用超出神桥境巅峰的手段。

    所以当他们看到苏长夜反应的时候,一点都不可能相信苏长夜只是神桥境巅峰,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一年级学生能完全的掌握这些所有知识。

    毕竟除开热门的之外,还能冷门的,还有偏门的,要想完全掌握,这不要说一年级学生,就算是高年级都不一定能做到。

    苏长夜在听了金啸玶的话之后,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不错,我还真的没有见过神门境九重,但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是呀有关系吗,这个似乎没有关系吧。

    金啸安这个时候出声道:“你的废话太多了,去死吧,死亡视线的时间就要到了。”

    金啸玶也反应过来了,都这个时候了,自己还说那么多的废话干嘛,直接将苏长夜弄死不就好了,那里需要跟他废话那么多呢。

    苏长夜淡淡一笑:“你自信的样子好丑。”

    但是他的话刚说完,脸色不由突然一变,然后这一分身瞬间死亡,而就在这分身瞬间死亡的同时,苏长夜的本尊顿时也感觉到了一阵力量传来。

    这力量很强大,但是很快就受到了压制,在同时苏长夜一声怒吼,整个护宗大阵的力量顿时凝聚起来。

    护宗大阵凝聚起来的力量瞬间将死亡视线的力量阻挡在了外面,然后苏长夜自语道:“这当真是一种很诡异的力量,先困住研究一下好了。”

    在之前,苏长夜还真的感受到了威胁,不错那个作用在分身上的死亡视线还真的让苏长夜本尊都受到了威胁。

    从这也就能看出金啸玶的死亡视线多凶猛了,从这也就能看出,其实之前金啸玶的话那可是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在。

    也就是说,中了他死亡视线的还真的就彻底完蛋了,当然了,除非是对方反应够快,有足够的实力还差不多。

    但实际上这一般来说都是没有的,毕竟像苏长夜这般,直接能动用护宗大阵,而且死亡视线的力量还被限制下来的情况就不多。

    可以说,苏长夜能从这威胁当中安全下来,其实这也是和很多东西都有关系的,这并不是说那死亡视线不厉害。

    相反,只是从这,苏长夜就能看出,那金啸玶的死亡视线是无比厉害的,而对于这样的力量,苏长夜要说一点都不好奇,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苏长夜很想知道,这玩意到底是怎么样的力量,如果换了一个人,就算是想知道,那也没有用。

    毕竟这东西只是一股看不见莫不着的力量而已,想要对付他,但是根本就没有机会,因为会在瞬间消散。

    但是苏长夜就不一样了,因为他在瞬间就将其用护宗大阵给困住,不得不说,这是巨大的优势,或者说是其他人都没有的优势。

    不过,暂时来说,想要完全的弄清楚,这力量到底是什么样的,一时间也不行。

    那么现在苏长夜要做的是什么,那当然是继续的来一尊分身,然后将怨念之种给拿到手。

    其实苏长夜并不是很清楚这怨念之种的价值,但是从金啸安等的反应就可以知道,这玩意是宝物。

    毕竟他们越是珍惜,那么越是说明这玩家的价值就越高,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长夜又怎么能放弃呢。

    不过这一次分化出的分身没有再次直接的出现在金啸安他们的身边,也没有出现在怨念之种的身边,而是在他们的周围。

    想要得到怨念之种,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这玩意不能带走,只能在那将其炼化。

    而要想将其炼化成功,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凶兽是不可能放弃的,所以苏长夜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炼化怨念之种。

    但是要说就这样放弃了,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能用其他的方法了。

    如果说换了一个人,比如说康正城等,他们早就已经放弃了,毕竟不管是金啸安等还是狂宇少他们这些凶兽,都是不可能给他们时间炼化怨念之种的。

    但对于苏长夜而言,要将怨念之种弄到手,这也只是麻烦一点而已。

    因为在他原本的计划的当中,那是直接将怨念之种带走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嘛,那当然得先布置一番才行。

    而苏长夜的布置,那当然就是阵法,不错就是阵法,此时的金啸安他们似乎都忘记了苏长夜是一个阵法大师。

    不对,他们并没有忘记,而是说此时都已经没有将苏长夜看成是威胁了,因为在是死亡视线之后,金啸安顿时开心道:“总算是结束了,这家伙太难缠了。”

    金啸玶道:“好了,现在开始炼化吧,不过按照之前我们的约定,这怨念之种该给我炼化。”

    金啸安道:“本来就是给你的,现在你去炼化吧,这东西对我的作用并不是很大。”

    金啸安说这话其实也不算是谦虚,毕竟这只是一个傀儡而已,一个自身实力一样的傀儡,对于其他强者而言这作用不言而喻。

    但是对于他金啸安来说,那就没有这般珍贵了,毕竟他可是掌握了分裂神纹的存在,当他需要的时候,就能分裂出无数的分身来。

    而这些分身,任何一个的实力都是和他本尊一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怨念之种那当然是算不上什么的。

    至于说之前金啸玶没有出现的时候金啸安就开始炼化,那完全是因为金啸玶没有出手,这当然不可能去捡便宜。

    但是现在既然都已经出手了,那么当然是要收获的,不得不说,相对而言,他们金甲虎族是真的很和谐。

    这一幕看在其他的凶兽眼中,那是无比的羡慕,因为他们不知道,如果是换了他们,那么在当前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如此和谐。

    想来这是不大可能的,毕竟这怨念之种太珍贵了,珍贵到足以让大家翻脸,足以让手足相残,父子反目。

    好吧,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有这样的反应,那是一点都不夸张,所以看到金啸安直接放弃,让给金啸玶炼化,他们要说没有一点羡慕,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后金啸玶开始炼化其怨念之种来,而这一幕对于那些凶兽来说,这也只能看着,因为有此时数十个金啸安在一边看着,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有凶兽道:“这一次不会有什么意外了,怨念之种啊,又是他们金甲虎族了。”

    “哎,强的更强,而弱的更弱了。”

    不得不说,这当真是悲剧的事情,毕竟没有实力,那么就什么都没有,就算有更多的宝物出现,这和他们似乎有没有什么关系。

    而此时的怨念之种似乎也是这样,大家都知道,当得到怨念之种后,那意味着什么,只是很可惜,这东西他们只能看着。

    而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一次的怨念之种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肯定会被金啸玶炼化的时候,突然再次有意外出现。

    苏长夜的分身再次出现,然后直接对金啸玶发起了攻击:“想要怨念之种,你有我问过我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