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在场的凶兽们都相信金啸安的话,因为在他们这一群凶兽之中,虽然实力都不差,但要说在对上幻阵这方面,那就不行了。

    所以这其中唯一一个能破幻阵的金啸安就成为了他们的希望,所以当他们听到金啸安说苏长夜还没有来的时候,这一个个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虽然都知道苏长夜肯定会来,但这并不算是威胁,因为谁都不相信,有他们这些凶兽在,那个苏长夜还敢来。

    苏长夜的实力是很不错,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而且这会布置幻阵更是让他们都担心得很,毕竟这幻阵只要布置好了,这对他们的威胁就真的太了。

    实际上就算是金啸安能不能破苏长夜布置的幻阵,他们都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虽然说当时影少刻等被困在幻阵当中是金啸安救出来的。

    但他们在听了影少刻等的话之后都知道,苏长夜布置那个幻阵用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说,那个幻阵虽然被金啸安给破了,但实际上那只是苏长夜随手布置的一个幻阵而已。

    这样的一个幻阵被金啸安给破了,这算不上什么,但这绝对不能说明那个幻阵就很差,因为影少刻等可都是神门境强者。

    而他们却是都被困在了幻阵当中,这是最关键的,因为就算是换了他们,那么也很有可能直接被困在这幻阵当中,而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们都害怕了。

    随手布置的幻阵金啸安能轻松的将其给破了,但是真要说认真布置出的幻阵呢,这无疑就是他们所担心的。

    而现在听到金啸安说苏长夜没有来,这下他们就都放心了,因为就算苏长夜之后再出现,那么他们也都不会那么怕了,原因也很简单。

    那就是要想布置一个强大的阵法,这需要一定时间的,而他们都在,这当然不可能给苏长夜布置幻阵的时间。

    影少么开口道:“没有来就好,只要他敢出现,我们就弄死他,一定要报仇。”

    帝琛卿的遭遇这让他们无比的愤怒,毕竟这可是一个神门境的强者,而且还跟他们一起来禁地的,但是现在却已经再也不可能恢复了。

    之前帝琛卿还算是有机会恢复,但已经那么多天时间过去,现在帝琛卿的灵智早就已经被怨念之种给吞噬,所以就算能恢复到神门境的修为,那也是没有用的。

    影少刻却还是有些担心的开口道:“我说大家千万不要太大意了,那个人族真的很厉害。”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将苏长夜看在眼里,而这样的结果就是,直接被苏长夜拉进了梦境当中,如果不是最后金啸安他们的出现。

    那么影少刻他们的结果绝对不会好,甚至除开神门境八重的那位,其他的都已经被拉进了随身世界,成为随身世界的战力。

    狂宇少笑道:“不用担心,他就算再强,再能布置阵法,还能真当我们都不存在不成?”

    “是呀,怕他个什么,他只要敢出现,我们就能将他给斩了,斩杀一个人族阵法师,如果能得到他的修炼感悟,然后掌握阵法之道那就太好了。”

    “对哦,这可是在死亡试练,将其斩杀之后还能得到他的修炼感悟,这可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啊。”

    “要是真的能得到那修炼感悟,就真的太好,千万不能放弃了。”

    在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很担心苏长夜布置的阵法,但是当金啸安说还没有来的时候,那么当然的就没有那么大的威胁了。

    但就算是这样,影少刻等还是很担心,因为他们都没有忘记,当初的苏长夜布置阵法可是很快的,差不多只是瞬间就将他们都拉进了幻境当中。

    好吧,虽然当初苏长夜是将他们给拉进了梦境,但是在影少刻等的记忆当中,或者说这对他们来说,当初就是被拉进幻境的。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到底是幻境还是梦境,似乎都是一样的,因为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出不来,而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这个应该不用多想都知道了。

    但是当有说死亡试练将敌人斩杀之后能得到感悟,这顿时就让他们都变得有些期待起来。

    不要说其他的凶兽,就算是影少刻等,此时都有些期待苏长夜的出现了,毕竟只要将其斩杀,那可是能得到其修炼感悟的。

    虽然就算得到苏长夜的修炼感悟,这也不一定就能掌握阵法,但是最后这代表着有一定的希望,而这一点希望就已经足以让他们心动,让他们兴奋了。

    只是很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其实苏长夜已经来过了,只是并没有布置下什么阵法而已,毕竟真要说起来,苏长夜可不是什么阵法师。

    他能随手布置阵法,这并不是苏长夜的阵法修为很强,而是因为他身上有无数的阵盘,在需要的时候直接用阵盘布置了一个幻阵而已。

    当然了,要说抢夺这怨念之种,幻阵什么的是不需要的,对于苏长夜来说,要得到怨念之种那真的太简单了,可以说现在的苏长夜就是在等着怨念之种的成熟。

    金啸安没有发现苏长夜来过,那是因为没有发现在这周围有阵法的影子,而对于一个阵法师来说,阵法就是他们最强大的战力。

    当初影少刻等说他们是瞬间被苏长夜的阵法控制,但是在金啸安想来却不是这样的,因为金啸安一直都认为,其实那是苏长夜早就已经布置好的阵法。

    在那个地方布置下了阵法,然后将影少刻等给引到那个地方去,然后启动阵法,最后就得出了那样的结果,这才是金啸安所能接受的现实。

    因为他是真的不相信,苏长夜能瞬间布置出阵法来,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一个阵法师有这样的手段。

    毕竟现在的苏长夜只有神桥境巅峰,而那阵法却是能将影少刻等神桥境巅峰给困住的,甚至如果不是他的出现,只是用这阵法就可以将他们斩杀。

    瞬间解决同级对手的阵法,这是随手能布置出来的吗,反正金啸安他们是不相信的,既然不是瞬间布置,而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那么真要是早就已经到了此地,那么要做的就应该是先布置一些阵法,这不管是什么样的阵法都可以,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

    所以从这就能看出,苏长夜是还没有来,金啸安很相信自己的判断,但是也没有放松,还是很警惕的样子。

    虽然说此时大家都很听他的,一副以他为尊的样子,但是金啸安可以肯定的说,当这怨念之种成熟的时候,那么是没有谁会真的当他是首领。哽噺繓赽蛧|w~w~w.br />

    也没有谁会真的放弃这怨念之种的存在,所以真要是有机会,那么这些家伙肯定会抢夺怨念之种,甚至是对他下杀手。

    而这也是金啸安没有让他其他同族出现的原因,因为只要还有这些同族存在,那么就能对他们产生威慑,至于说这最后能威慑到什么样的程度。

    那就要看,这怨念之种什么时候成熟了,在另外一边,康正城等看着即将成熟的怨念之种,再看看和金啸安在一起的那些凶兽,三人的脸上都满是担忧。

    宁浩波道:“这一次看来我们是真的没有希望了,要不将他给毁了吧?”

    这话一出,康正城不由苦笑道:“我说,你到底是在想什么呢,你要毁掉怨念之种,你真有这样的本事不成?”

    吴宇炘也开口道:“是呀,这可是怨念之种,就算是神门境九重出手,那都不敢说将其给毁掉,而我们现在都只是神桥境巅峰而已,是不可能毁掉怨念之种的。”  br />

    对此宁浩波也很是无奈,不甘心道:“哎,那我们怎么办,就这样看着他们抢走不成,如果真的多出一个神门境九重的傀儡,那就麻烦了。”

    如果说只是本身是神门境九重,那么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毕竟在无限大陆上神门境九重的数量不少,可问题就是,如果一个本身修为有神门境九重。

    然后还要加上一个神门境九重的傀儡,而且这个傀儡不只是有本尊的实力,甚至还是悍不畏死的那种,这可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了。

    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神门境九重,或者说任何一个强者,在得到怨念之种,然后将其炼化成为傀儡之后,那么都将能成为同境界中的超强者。

    虽然不敢说是无敌同境界,但能与之比拟的就很少了,所以现在看着这怨念之种即将成熟,但是此时却有那近百的神桥境巅峰凶兽虎视眈眈。

    这让康正城等很是着急,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这个时候康正城开口道:“或许他们不会是最后的赢家,不要忘了还有他。”

    这个时候他们都知道康正城说的他是什么人,这当然就是那个一直都没有出现的苏长夜,这不只是实力强悍,甚至还是一个阵法师。

    无疑苏长夜的存在,这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虽然真要有得选择,他们当然都是希望那个得到怨念之种的是自己。

    但是很可惜,他们都知道,这并不是他们想得到就能得到的,因为他们现在都已经没有机会了,那么苏长夜就成为了最后的希望。

    因为不管怎么说,苏长夜也是一个人族,而如果说是苏长夜得到怨念之种,那么这也是能增加人族的实力,比起那些凶兽得到这可是要好很多啊!

    吴宇炘也开口道:“希望吧,只是他没有能提前赶到,然后先布置出阵法,这很难成为最后的赢家啊!”

    康正城几人在那担忧着,因为这对他们而言是真的没有什么好的消息,所以一个个都在等着,最后就算不能得到怨念之种,赢家也不是苏长夜。

    那么他们最少也要知道,到底是谁得到了怨念之种,然后在死亡试练结束就将其斩杀,正常来说是不可能看着这样的一个强大对手产生的。

    随着时间的过去,金啸安带着影少刻等凶兽一直都围在怨念之种的周围,只要有所发现,那么就会马上出手。

    突然之间,那花生模样的怨念之种身上光芒四射,而看到这一幕狂宇少出声道:“这是马上就要成熟了?”

    其实不用他说,这一个个的凶兽都看向了怨念之种,此时怨念之种已经从一颗很普通的花生变成了一颗光芒四射的花生。

    但是当大家在仔细看之后才会发现,这其实并不是怨念之种在散发出光芒,而是在吸收着禁地内的怨念,这才形成了类似光芒一样的东西。

    金啸安沉声道:“都主意了,如果那个人族要出现,这是他的机会,他很有可能就要出现了。”

    这话一出,大家顿时都小心起来,这其中特别是影少刻等,其实当有说在将苏长夜斩杀之后是不是能得到阵法感悟之后,他们对于苏长夜的兴趣已经不比怨念之种小了。

    得到怨念之种最多也就是一个神门境九重的傀儡而已,但如果说能得到阵法的感悟,最后能布置阵法,那可就不一样了。

    因为能布置出一个护族大阵,那么这可比一个神门境九重的傀儡强多了,只是他们能斩杀得了苏长夜吗,苏长夜会出现吗。

    然后苏长夜出现之后能瞬间布置出强大的阵法吗,不得不说,这是他们此时都在担心和期盼的事情,当然了,怨念之种这成熟的过程并不会很长。

    大概只是一分钟时间,花生还是那颗花生,只是之前很普通,但是现在看上去却是多了一些神韵,在上面似乎多了无数的鬼脸一般。

    无疑这就是成熟的标志,当然了,还不能算是完全成熟,因为完全成熟那么这怨念之种就开始化形了,最后会成为一个神门境的怨灵。

    当然了,这完全成熟到化形,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只是这需要的时间并不长,而这也是想要得到完全成熟的怨念之种很难的原因之一。

    “怨念之种成熟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然后大家顿时都冲向来怨念之种,因为不管是谁都想将其抓在手上。

    影少刻等无疑是最快的,但是就在他们即将抓到怨念之种的时候,突然发现怨念之种已经被一个人给拿在了手上,这无疑让在场的众多凶兽大惊失色!

    这个出现的人正是苏长夜,要知道之前苏长夜就已经来过了,只不过并没有如金啸安他们所想的那样先在此布置一个阵法。

    虽然什么都没有做,但这对于苏长夜而言,只要来过就已经足够,毕竟他可是有定点传送的,所以当这怨念之种成熟的时候,苏长夜就再次出现了。

    金啸安顿时大怒:“给我放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