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对于拯救的幻阵已经被破,所以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幻阵对他来说本身就只是他随意布置的。

    而且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那就是这幻阵就算被破也没有什么,他本身的实力还是很强的,最少对于在禁地内的凶兽来说,苏长夜有绝对的把握。

    总之就是,虽然现在都还没有看到怨念之种,但苏长夜已经将怨念之种给预定了,这玩意他一定会拿到手。

    康正城等人在看到金啸安出现就转身离开了,虽然只是金啸安而言,这对他们根本就没有威胁,但他们都知道金甲虎族的特性。

    现在既然都已经遇到了一只,那么肯定还有其他的在不远处,只不过到底有多少,这就不知道了。

    实际上就算没有其他的金甲虎族,单单只是金啸安也能给他们带来一定的威胁,这当然不是说金啸安的实力已经足以威胁到他们了。

    而是因为有金啸安在,那么就能将这些凶兽都给凝聚起来,不错金啸安就是有这样的手段,或者说是金甲虎族就是有这样的威慑力。

    实际上不只是金甲虎族,在无限大陆的十大种族都是有这样本事的,当遇到同境界的其他种族,那么都能将其凝聚起来。

    而这也才是他们能成为十大种族的原因之一,所以当康正城他们看到有金啸安出现之后,马上转身就离开了,不过就算是离开,他们也都知道了苏长夜是一个阵法师。

    宁浩波不由好奇的问道:“你们说那个同族不会是一个神门境九重的前辈吧?”

    宁浩波会有这样的认为其实是很正常的,因为首先苏长夜的实力很强,虽然只是用了身体上的实力,但只是这实力就已经足以和他们一样了。

    这还是在没有用灵力武技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当苏长夜使用灵力武技的时候,那么这实力肯定是能碾压他们的。

    这还不是最为关键的地方,最为关键的地方就在于,苏长夜不只是实力很强,甚至还是一个阵法大师,虽然说随手被金啸安破掉的幻阵算不上什么。

    但是能轻易的件很影少刻等给困住的幻阵,那就不简单了,要知道虽然影少刻他们现在都是神桥境巅峰,但实际上他们的境界都是神门境的。

    在实力上的差距和真正的神桥境巅峰或许不算太大,但要说眼力等方面的东西,那却是神桥境巅峰拍马都比不上的,也就是说这样的存在很难被困住。

    但是很可惜,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一样被苏长夜用幻阵给困住了,而现在康正城等有些好奇的就是,苏长夜为什么没有将他们给斩杀了,而是将他们困在原地。

    康正城沉声道:“这是死亡试练,正常来说应该不会是神门境九重,但很有可能是神门境八重。”

    吴宇炘也点头道:“不错,那位前辈是神门境八重的几率很大。”

    进入死亡试练都是为了斩杀敌人,然后得到修炼感悟,也就是为了冲击更高的境界,在这样的情况下神门境九重是没有必要进入的。

    但很多一直都看不到希望的神门境八重却是会进入,而现在苏长夜在他们的眼中或许就是会这样的一个存在。

    毕竟实力本身就不错,而且又是阵法大师,这样的存在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那都是难得的存在,地位都是不会太差的。

    但是这样的一强者居然进了死亡试练,要说对方是神门境九重,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神门境九重进死亡试练不但不会有丝毫的好处。

    相反危险还不小,在正常的情况下,想要斩杀一个神门境九重,那肯定是很难的,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斩杀一个神门境九重,能得到的好处绝对不会太多。

    但是在死亡试练内就不一样了,在这死亡试练内将一个神门境九重斩杀,而得到对方的修炼感悟,这就意味着,很有可能凭借这些感悟而成为神门境九重。

    在这样的诱惑之下,那么整个死亡试练内的强者都会疯狂的,要知道他们进入这其中的目标就是神门境九重。

    更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在这死亡试练内,神门境九重也只是神桥境巅峰的修为,在修为一样的情况下,就算实力有一定的差距,但这差距也不可能有外面大。

    也就是说,如果在外界,根本就没有可能斩杀神门境九重,但是在这死亡试练内,不但有机会,甚至还能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怎么不让他们疯狂呢,所以很容易就能想得到,苏长夜绝对不会是一个神门境九重,但宁浩波等却是都断定苏长夜是神门境八重。

    而且还是那种已经到了瓶颈,但是却一直都找不到推开最后一道门方法的神门境九重,虽然现在苏长夜也只是神桥境巅峰,但是却让康正城等无比的佩服。

    康正城笑道:“看样子,这最后一次的赢家是他了,虽然不是我们得到,但也要比其他的凶兽得到更好!”

    要知道怨念之种这玩意可是很珍贵的,如果是完全成熟的怨念之种,那么就算是神门境九重都会心动,毕竟这玩意神门境九重得到之后就能炼制出一个神门境九重的傀儡。  br />

    这样的存在,又怎么能让神门境九重不心动呢,但就算不是完全成熟的怨念之种,这也能让大家炼制出一个和自己境界一样的傀儡。

    不只是境界和自己一样,甚至还能跟着自己的境界提升而提升的那种,这可是成长型的傀儡啊,从这就能看出这玩意的价值了。

    在开始的时候康正城等都以为自己应该是有点希望的,但是当发现无数的凶兽之后,这种感觉就弱了很多。

    而在看到有金啸安出现之后,康正城他们就彻底的放弃了这样的想法,因为金啸安可是能将那些凶兽都凝聚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他们这些凶兽还能争抢。

    但是真要有人族出现,那么这些人族将会成为他们的目标,在将他们斩杀之前,这些凶兽是不可能有其他动作的,所以那个时候康正城等就知道他们没有希望了。

    只不过,对此他们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就算他们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但是这些凶兽想要成为最后的赢家,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br />

    就算是有金啸安这样的存在出现,其实也是一样的,因为苏长夜不只是本身的实力超强,甚至还是一个阵法师,从这就能看出谁的机会更大了。

    金啸安带着狂宇少等凶兽前行,虽然在一路上看到了不少的凶兽,也收编了不少的凶兽,这简直就成为了一个大联盟军队。

    他们一起抵抗怨念,一起前行,就算是在这禁地之中,这一群凶兽的威慑力都是很强的,而如果说放到外面,那就更加的恐怖了。

    因为在外面,这些家伙可都是神门境的存在,聚在一起近百只神门境凶兽,那就真的太恐怖了,加入的凶兽多了,这期间当然也有一些有抽烟的。

    只是就如同之前狂宇少和帝琛卿他们的仇怨一样,有金啸安等的存在,这样的仇怨就直接被收了起来,此时的出现的金甲虎族还只是金啸安一个。

    没有谁问其他的金甲虎族在什么地方,但是大家都坚信,肯定还是有其他的金甲虎族,只是这个时候没有选择出现而已。

    随着人数的增加,他们的速度就快了很多,差不多在十天之后,他们停止了脚步,此时在他们的眼前是一颗漂浮在空中的种子,一颗如同心脏一样在跳动的种子。

    如果只是从这看,那么这颗种子也只是很奇怪能漂浮在空中而已,但是仔细看就能发现,在这种子身上有无数的丝线。

    这些丝线连接着整个禁地,无数的怨念被这种子呼吸着,而在这一呼一吸之间,那种子也才成长着。

    感受着周围的怨念,狂宇少等不由震惊得喃喃自语道:“好强的怨念,幸好没有独自前来。”

    “能遇到金啸安尊者,那真的是最大的幸运,如果不是能遇到尊者,我们自己来,这个时候应该都已经失去理智了。”

    “是呀,这些怨念太强了,幸好啊,大家一起行动,不然怎么可能抵抗得住。”

    金啸安看着那颗种子,但是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此时在大家的心中,都有一个心思:“这怨念之种已经快要成熟了。”

    成熟和完全成熟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而从成熟到完全成熟,这需要多少的怨念谁也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谁也不知道。

    而现在既然让他们进来抢夺这怨念之种,其实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不想在死亡试练之后抢夺,因为真要是在死亡试练之后再抢夺。

    那么就是这怨念之种完全成熟的时候了,而那个时候的怨念之种可是能炼制出一个神门境九重的傀儡,这样的宝物任何一个神门境九重都是不会放过的。

    毕竟只要能得到这完全成熟的怨念之种,那么就能炼制出一个和自己实力一样的傀儡,不错就是和自己实力一样的傀儡,这也是怨念之种最为珍贵的地方。

    所以真要等到那个时候,开枪的时候出现的将都是神门境九重,而真要是等到那个时候,这爆发的动静就太大了,这绝不是大家想要看到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种种考虑,所以大家都选择了在死亡试练的时候出手抢夺,因为这个时候不管实际上是什么样的境界,但是在这里面都是一样的神桥境巅峰。

    相对来说,那当然是要好很多,风险也没有那么大,但这出现的神桥境巅峰数量多了一点,而这是诛刃觠他们所想不到的,更是诛擎天怎么都想不到的。

    诛刃觠轻声的道:“怨念之种就要成熟了,我们要动手吗?”

    其实这话的意思并不是要不要动手,而是什么时候动手,毕竟大家来此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能得到怨念之种。

    既然来此的目标就是为了能得到怨念之种,那当然就没有理由说放弃,而此时诛刃觠问这样的话,那意思就很明显了,什么时候出手。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说出手的太早了,那么很有可能将会成为大家共同的敌人,他们是很自信,但是真要和如此数量的凶兽为敌,那简直就是找死。

    影少么沉声道:“动手肯定是要动的,只是我们得好好的考虑一下什么时候动,怎么个动法。”

    此时的大家都在看着怨念之种,可以说心思都被怨念之种所吸引,但是诛刃觠等此时却是在担心一件事情,那就是苏长夜。

    不错,这都已经看到了怨念之种,但是那么长时间了,却是一直都没有看到苏长夜,要说苏长夜已经放弃了怨念之种,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影少刻不由开口问道:“尊者,这周围有被布置下幻阵吗?”

    这话一出,在场的凶兽顿时都吓了一跳,是的,在之前他们都已经忘记了苏长夜,一个个都想着怨念之种。

    但是随着影少刻的话,一个个都想到了,这个最大的威胁是什么,不是另外的凶兽,而是那个强大的人族啊。、

    金啸安的眼睛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淡淡的开口道:“他还没有来过,不过也要小心一点,当怨念之种成熟的时候,他会来的。”

    怨念之种还没有成熟,没有成熟的怨念之种其实没有什么用,这玩意其实就是怨念的核心,这个时候是没有什么用的。

    但是在成熟之后就不一样了,大家要的就是这成熟的怨念之种,而当怨念之种成熟的时候,整个禁地的怨念都会被吸收。

    虽然在吸收之后还会吐出来,毕竟还没有完全的成熟,实际上就算在完全成熟之后,这怨念之种也还是一样不会真的将这些怨念都给吸收了。

    那个时候,这怨念之种会成型,成为一个真正的生命,一个直接有神门境修为的生命,大家将其称之为怨灵。

    只是很可惜,怨念之种一般都不是天然形成的,所以这怨灵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出现,当怨念之种成熟就已经被吸收了,但也有强大到已经是神门境九重的怨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