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很明显康正城等也是知道这样的情况,所以他们都是藏在暗中看着狂宇少他们战斗,不过这样的情况其实还不是最佳的。

    因为真正的最佳情况是在场的凶兽都进入战斗形态,大家都一起混战,那个时候就算不全部死亡,也会全部重伤,如果可以的话,那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而此时吴宇炘开口道:“我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给他们添加一点料?”

    此时几人对望一眼,无疑都想到了什么,康正城沉声道:“这也不容易,还是先看看吧,真有希望再说吧。”

    此时在场的凶兽都是神桥境巅峰,当然了,这是在死亡试练压制之下的境界,而真要算起来,他们的境界都是神门境。

    能成长到神门境的凶兽,那么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所以真要是想要做点什么小动作,这个成功的几率肯定不会很大。

    而这只是不成功就算了,一旦被发现有他们的存在,那么导致全部一起对他们下手,这才是要命的,所以他们虽然很想做点什么,但是却不得不小心的隐藏自己。

    眼看着狂舞一族和地甲兽的战斗越来越激烈,如果继续下去,那么这些家伙没有一个会有好的下场,因为在场的可不只是他们。

    先不说在暗中虎视眈眈的康正城等,就算只是在明面上看着他们的那些凶兽也都不是什么好货,有机会的情况下肯定会出手斩杀他们的。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虎头人出现,一声怒吼:“都给我停下!”

    在这一声虎啸之下,狂宇少等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那个金色虎头人,对方冷冷的看着他们道:“一群蠢货,什么时候都想内斗。”

    而此时看到这个金色虎头人的出现,康正城等顿时变得无比的凝重,宁浩波传音道:“怎么可能,这些家伙都来了。”

    虽然出现的只是一个金色虎头人,但是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这暂时只是出现一个,但是可以很明显的知道,这其中绝对不只是一个。

    在普通人的眼中一山不容二虎,但这对于这些金色虎头人而言就不一样了,虽然他们的本体就是金甲虎,但他们却喜欢成群结队一起行动。

    正常的情况下,只要遇到其中一个,那么就能遇到另外的几个,毕竟他们很少有落单的情况,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了,而更加让他们忌惮的是,这金甲虎族可是无限大陆的十大种族之一。

    一个个的实力都是很强大的,而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在,那么很容易就能震慑其他的凶兽种族,比如说这个时候。

    狂宇少等在这金色虎头人的一声虎啸之后都不出声了,但是可以从他们的眼神看出,此时的他们那是无比的忌惮。

    这一只金色虎头人名为金啸安,他冷冷的看着他们道:“难道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一个人族阵法师都还不能让你们合作,一个个都是想死不成?”

    这话一出,在场的凶兽无一不是脸色巨变!

    对于金啸安的实力,他们是嗯清楚的,但此时一个个会变色那却不是因为金啸安的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同样此时说的话。

    在场的凶兽一个个都是神门境强者,在外界那可都是大佬级的存在,所以他们对于人族的理解,那绝对不是那些神桥境所能比的。

    所以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人族有多强,当然了,也很清楚的知道,人族的阵法师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狂宇少不可思议的道:“尊者你说什么,有人族阵法师来了这禁地吗?”

    此时他们心中虽然已经相信了金啸安的话,但是却更加希望这话是假的,只是金啸安说出来骗他们的,因为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太恐怖了。

    因为一个人族阵法师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他们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能肯定的,那就是这个人族阵法师如果就算真正的境界只是神桥境巅峰。

    那么布置出的阵法这也都能影响他们了,先不说是不是有这个实力斩杀他们,单单只是将他们困住,这就足以达到目的了。

    因为他们现在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能得到怨念之种,而那个人族阵法师在进了禁地之后,那么想当然也是为了怨念之种而来。

    也就是说,这似乎是一个更加危险的竞争对手,因为就算是之前的那个苏长夜,他们也有办法对付他。

    毕竟苏长夜在他们的眼中只是强大一些罢了,大阵法师那就不一了,因为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布置了多少的大阵等着他们。

    而对于现在还只是神桥境巅峰的他们来说,甚至都不用太强的阵法,只是能对付神桥境的阵法就已经足以对付他们了!

    如果说都还是神门境,那么要用阵法来对付他们,这个或许还有一定的差怒,的那是很可惜,大此时的他能却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苏长夜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要强,那么这个阵法师能布置出什么样的阵法呢,这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至于说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这个阵法师很强,这却是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金啸安开口道:“是不是有阵法师你们看看不就行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这金色虎头凶兽眼中一阵金光闪耀而出,这所闪耀的并不是普通光,而是能看穿一定的伪装看,算是金甲虎族的天赋技能。

    在这一阵的光芒之后,狂宇少等一个个都惊恐的站了起来,帝琛卿更是沉声道:“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这到底是怎么了。”

    原来在金啸安的一阵光芒之后,他们所见是影少刻等沉睡的模样,而这在他们的眼中就无比的惊奇了,毕竟在之前大家都以为他们已经消失了。

    而在金啸安说出有阵法师之后,他们就都以为影少刻他们是被陷入了阵法当中,但是现在一看却发现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因为阵法什么的已经被金啸安给破了,但是此时的影少刻他们还是一样在沉睡当中,不得不说这就是不合理的地方,因为如果他们真的只是被陷入了阵法,此时应该是和他们一样的状态才对。

    金啸安沉声道:“好厉害的阵法,我虽然已经破了外面的阵法,但是他们却还是在阵法的控制当中。”

    这话影少跟他们都是相信的,毕竟这想要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啊,因为这些家伙的真的还在沉睡当中,那是一点都没有要清醒过来的意思。

    这不是还在阵法当中那是什么,看到光影族的影少刻等此时的样子,诛刃觠等不由都打了一个寒颤,要知道之前他们可是打算追上苏长夜报仇的。

    只是因为速度不够的原因才没有追过来,但是现在的他们才知道,没有追过来,那是多么的幸运,因为如果他们真的追了上来,那么现在被困在这阵法当中的就不是影少刻他们了。

    诛刃觠不由沉声道:“那个人族太强了,如果不将其斩杀,被他布置了阵法,这一次的怨念之种就是他的了。”

    如果在之前,有谁说这样的话,那么大家都不相信,毕竟这一次出现的凶兽太多,更是有金啸安这样的存在,可以说这已经是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了。

    但是在看到影少刻等的下场之后,他们不由都相信这一点,实在是因为苏长夜的实力本身就足够强,而更为诡异的是,人家还是阵法师!

    阵法师啊,这可是人族最强大的一群人之一,而且阵法师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那就是以少胜多,可以说在人族无数强者当中。

    如果要说有什么职业是最不怕数量的,那么阵法师肯定就是其中之一,毕竟一个强大的阵法,那么能轰杀数十倍,甚至是百倍的敌人。

    而人族的护宗大阵,那就是代表作,每一个宗门的护宗大阵,那都是能对抗神门境九重的存在,而布置那些护宗大阵的阵法师,这可不一定都是神门境九重。

    也就是说,换了一个强者,想要以没有神门境九重境界对抗神门境九重,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对于人族的阵法师来说就不一样了。

    一个只是神门境八重,甚至只是神门境七重的阵法师,如果说当他的阵法修为足够,那么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能布置出强大的阵法来。

    这阵法甚至可以轰杀神门境九重强者,不得不说,这就是阵法师的强大之处,而在这禁地内就有这样的一个存在,这让在场的凶兽一个个都有些焦急了。

    虽然本身机会就很渺茫,特别是在金啸安出现之后,那更是如此,但这并不是说,他们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可当知道苏长夜不只是实力很强,甚至还是一个阵法大师的时候,那么他们想要得到怨念之种的几率就再次减少。

    甚至可以说没有了,因为阵法师真的太强,不过这个时候不是理会其他,金啸安直接出手先将影少刻他们几个从梦境中拉了出来。

    在梦境重点影少刻等,想要从梦境内出来,这其实并不算难,只需要自杀就行了,只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在梦境之中。

    而是将其当成是在幻境内,而如果说是在幻境内,那么当然就不可能自杀了,因为在幻境内自杀,那就是真的自杀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想要自己从梦境中出来,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如果要从外面破开梦境,这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影少刻等人顿时清醒过来,当然了,在看到金啸安等的时候,他们当然先是一惊,然后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前在梦境内时间被加速,然后又是被减速。 br />

    但就算这样,他们所过的时间也还是要比正常的时间快,而很明显他们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们对于苏长夜的幻境就更加的忌惮了。

    而就在金啸安破开幻境的时候,苏长夜就已经知道了,不由眉头一皱:“居然幻境被破了,这到底是谁做的?”

    虽然说,苏长夜只是随手布置的一个幻阵,但并不是说,这个幻阵就是谁都能破的,相反这个阵法很难破,但现在却是已经被破了。

    在幻阵被破没有多长发时间,苏长夜更是发现影少刻他们都被拉出了梦境,当然了,既然幻阵都已经被破,那么将影少刻他们拉出梦境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不过这还是让苏长夜有些不爽,看了一眼那个方向,然后道:“能破我的幻阵,倒是想看看你有什么样的本事,是凶兽还是人族!”

    对于这将幻阵破掉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苏长夜并不知道,因为那本身就是一个随手布置下的幻阵,所以在幻阵那些个地方发生的事情苏长夜也不知道。

    如果说加上监视阵法,那么苏长夜就能清楚的知道,在阵法那边所发生的事情了,只是很可惜,苏长夜并没有做这些,因为这似乎是一件不必要的事情。

    而影少刻等从梦境出来之后,首先就是感谢金啸安的救命之恩,在场的凶兽虽然不少,但是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能从幻阵将他们给救出来的,那就只有金啸安了。

    金啸安沉声道:“说一下,你们和那个人族交手的情况。”

    无疑如果不是有需要的话,那么金啸安也不会救他们的,而之所以会救他们,其实就主要是想知道更多苏长夜的消息。

    虽然金啸安不是自己一个,而且他们的实力也很强,但不得不说苏长夜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这已经让他不得不重视了。

    在没有使用灵力的时候就能独自对抗诛刃觠等四个,这样的实力是他都不能比的,如果只是这样就已经很强了,而更加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这还是一个阵法师。

    所以此时的金啸安等其实都已经将苏长夜当成是最大的敌人,毕竟这一次他们都是为了怨念之种额而来。

    怨念之种是很强,但正是因为太强,所以只有一个,而不管是说,既然都已经进了禁地,那么当然就是想要得到怨念之种。

    而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似乎出现了,不将苏长夜这个人族解决,那么他们想要得到怨念之种,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