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对于后面发生的事情,苏长夜并不知道,毕竟这是在禁地之中,苏长夜也不敢太放肆的使用神念。

    虽然说这些怨念对于苏长夜的影响基本上没有,但真要是太放肆使用神念,这还是有一定问题的。

    因为目前在这禁地之中的神桥境巅峰不少,而且这些家伙都是神门境压制下来的,这一点是苏长夜很早就已经知道了。 br />

    爆裂领内或许进入的外界强者不多,毕竟相对于死亡试练所覆盖的领地来说,这爆裂领只是最差的一块,因为爆裂领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强者。

    没有强大的凶兽种族,那么那些强大的人族当然就不会来多少,毕竟来了就算将其斩杀,也一样得不到什么感悟。

    而那些人族不来,那么其他有想法的凶兽也就不会来了,而这也是在爆裂领很少其他外界强者进来的原因。

    不过这其实并不是真的说在爆裂领没有外界来的强者,真要算起来,在外界来的强者其实是不少的,只是这其中大多数都直接进了禁地。

    禁地之中有怨念之种的存在,这东西诛擎天本以为只有他知道,这几百年时间也一直都将其当成秘密,但实际上知道的真不少。

    因为不管怎么说当初诛魔一族和爆裂星蛛一族之间的战争都不能算是小动静了,虽然诛擎天自认为做得很隐秘,特别是在对怨念之种上。

    但还是一样被不少的强者知道,只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要想培养好怨念之种这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有怎么管。

    实际上在无限大陆想要培养怨念之种的不少,但真正能培养出来的,这个就真的很少了,毕竟这玩意需要的怨念真的太多。

    而且需要的时间太长,所以能成功的太少了,在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以为诛擎天就能培养成功,可现在嘛,是时候来看看了。

    毕竟这都已经几百年时间了,再加上现在死亡试练的原因,在受到压制的情况下,这怨念之种很有可能直接成熟。

    虽然这样一来,比不上完整的怨念之种,但也不能算差,神门境五重以下都能将其炼制成功,而且还能随着境界的成长而提升战力。

    这样一来,虽然不能算是直接成为神门境九重的傀儡,但不管怎么说也有一定的成长型,或者说有成为神门境九重的希望。

    所以真要算起来,这怨念之种还是很珍贵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知道了怨念之种存在的强者们都来了禁地。

    至于说不知道的,那当然就是在其他的领地,不过这个知道消息的强者不算太多,但真要算起来其实也不少了。

    最少苏长夜已经在这禁地之中发现了不少的强者,这些都不是之前在爆裂领的种族,很明显都是从外界来的。

    而在知道了外界那些强者大多都是神门境之后,苏长夜就猜测,在他们的身上或许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底牌,比如当初被自己收拾的双翅铁背蟒等,他们其实都是有底牌的。

    只是很可惜,这些家伙的运气不好,遇到了苏长夜,而且是在护宗大阵内遇到了苏长夜,所以他们虽然都有底牌,但是这还没有怎么用就被苏长夜给搞定了。

    这相当于牌都还没有拿出来,但是人家就已经打完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悲催的事情,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苏长夜对于这些外来的强者还是很谨慎的。

    毕竟这些家伙真要是出了底牌,这也会让自己不好受,而这个时候,一直都只是用身体的技能和诛刃刑等对战,这其实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当然了,主要的其实还是只是用这蛮力的方式都能将诛刃刑等搞定,如果不是这样,那么苏长夜当然也是会用技能的。

    在诛刃空的猜测之中,苏长夜一直都不使用武技,那很有可能是因为在使用武技的时候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而且这个影响不少。

    而在之前诛刃觠等的猜测之中,苏长夜根本就不会武技,当然了,不管是谁这猜测当然都是错的,因为苏长夜其实就算使用武技受到的影响也很小。

    毕竟苏长夜比起他们有更大的优势,甚至梦境还能吸收怨念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而这一点是诛刃空等怎么都想不到的。

    在和诛刃刑等三对战的时候,苏长夜就惊奇的发现,原来在这禁地之中和这些强者交手自己更有优势。

    虽然说自己在不使用灵力武技的时候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实力不可能完全的发挥出来,但这相对于大多数的神桥境巅峰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

    或者说就算不用武技,苏长夜的实力也要比大多数的神桥境巅峰更强,不得不说这就是苏长夜的优势。

    而在和诛刃刑等交手的时候,苏长夜发现他们受到的压制更大,或者说此时的他们就算是在神桥境巅峰,也会受到不小的限制。

    毕竟此时的他们都得使用灵力,而在使用灵力的情况下就会受到怨念的影响,在怨念的影响之下,他们如果不限制自己的实力,不用一分实力保持自己的理智。

    那么甚至都不用苏长夜对手,这些怨念直接就能将他们给搞定了,那个时候甚至都不用苏长夜出手。

    苏长夜本身的实力就不比他们差,而此时他们更是要用一分的力量去压制怨念带来的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长夜那是比他们更加具有优势了。

    所以就算是一对三,此时的苏长夜还是很轻松的样子,不只是如此,此时苏长夜已经看到诛刃刑的情况,这家伙因为是最先出来和苏长夜交手的。

    到现在战斗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但是在这段时间已经给诛刃刑不小的影响了,在诛刃觠和诛刃来加入之后,苏长夜虽然多了一点压力,但也不算很大。

    而这个时候,他更是出声道:“还继续啊,你看那傻大个都要完蛋了,真可悲,一个个的进来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反而会变成这怨念的一部分。”

    苏长夜的话刚说完,诛刃刑顿时怒吼:“你这个该死的人族,你说什么,我要杀了你!”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多少理智了,或者着已经只剩下最后的一丝理智,而这一点诛刃觠和诛刃来也都看得很清楚,对此他们表示无比的担忧。

    诛刃觠对诛刃来传音道:“怎么办,如果继续下去诛刃刑就完蛋了!”

    其实就算苏长夜不说话,他们也都知道情况就是这样,此时的诛刃刑看上去那是无比的危险,真要是继续战斗下去,那么甚至都不用苏长夜出手,就能赢了。

    而且还不只是如此,因为就算是诛刃觠和诛刃来,在和苏长夜战斗这一段时间自己,此时的他们也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毕竟这怨念可是无处不在的,他们既然都在这禁地之中,而且都在使用灵力出手,那么这要说不受到影响,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诛刃来道:“等一下吧,诛刃空应该是去找帮手去了,现在只有他才能救我们。”

    说完之后,停了一下道:“真没想到,这个该死的人族居然会如此强横,这真是一个该死的种族。”

    虽然心中恨不得将苏长夜碎尸万段,而且也在这么做,但是很可惜,此时的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或者说算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此时苏长夜再次出声:“我说,你们都已经这样了,干脆死了算了,三对一都不是我的对手,活着还有意思吗?”

    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苏长夜说这话那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毕竟他们一个个都是神门境强者,不对,就算只是神桥境强者也一样能无视苏长夜的这话。

    而此时的诛刃来和诛刃觠确实能无视这话,但是很可惜这个时候的诛刃刑却是不一样,因为他早就已经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虽然这个时候还有一丝理智。

    但是和真正的诛刃刑相比起来,那差距就太大了,而且心境什么的早就已经不稳,所以当苏长夜这话一出,顿时暴怒:“你找死,你死了我也是不会死的,你这个该死的爬虫。”

    此时的诛刃刑已经显出真身,而这一幕则是让诛刃觠和诛刃来大惊,如果在平常时候,那么在使用真身的时候,战斗力会更强。

    当然了,在这禁地之中使用真身,战斗力也一样会很强,但问题就是,这是在禁地之中,而且此时诛刃刑已经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所以当他显出真身的时候,那受到的影响就更大了,诛魔一族的真身犹如一只巨大无比的老鼠,当然了这样形容其实不对。

    应该说他们是长了一颗鼠头的巨大的怪兽,在他们的身上是厚厚的铠甲,而这些铠甲可不是外物,而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

    而且这些铠甲并不只是防守的作用,因为这些铠甲甚至还能伤敌,鼠头前方的胡须瞬间想苏长夜缠绕而来,苏长夜一声冷笑。

    实际上对于无限大陆无数的凶兽,苏长夜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些家伙真是各种各样的都有,对此苏长夜也并不怎么在意。

    而这诛魔一族虽然看上去是难看了一点,但其实也还算是看得习惯,至于这缠绕而来的胡须,苏长夜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手中瞬间出现一把长刀,长刀挥出,没有带起丝毫的能量,因为这还是一样,都只是不消耗灵力的身体技能,但这却是轻松的将诛刃刑那缠绕来的胡须给砍成了两段。

    与此同时,苏长夜冷笑道:“你就这点实力吗,真是可惜了那么大的身体,只是可惜,马上就要死了,我说你这身体我应该可以将其炼制成一件不错的铠甲吧!”

    诛刃刑巨大的鼠头怒吼:“现在我要吃了你,这个个该死的东西。”

    在怒吼之中,诛刃刑冲向了苏长夜,而这个时候诛刃来和诛刃觠却是无比的担忧,诛刃觠道:“不行,我们现在必须阻止诛刃刑,不然他就真的完蛋了!”

    如果说进入死亡试练是被其他的强者斩杀,这个还好说,毕竟他们在死亡试练之后没有离开,就是想要参与在其中,毕竟这参与进来有不少好处的。

    但问题就是,如果说只是受到这些怨念的影响,而死在了这禁地之中,不得不说,这是他们很难接受的现实。

    但事实就是,如果继续下去,那么不用说都知道,诛刃刑根本就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完蛋,而等诛刃刑在完蛋了之后,那么他们也一样没有多少机会了。

    毕竟就算现在三对一他们都不是苏长夜的对手在,那么少了一个之后,这还怎么是对手呢,所以现在他们的期望都放在了诛刃空的身上。

    只是希望诛刃空能找到帮手,而这其实并不算是什么难事,毕竟在这禁地之中还是有很多凶兽的,而这随便的弄几个神桥境巅峰过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诛刃来道:“开始吧,先让诛刃刑安静下来,只是这也不是一件让容易的事情。”

    如果只是诛刃刑独自在那受到影响,诛刃来他们要帮助诛刃刑恢复理智,这当然不是什么难事,或者说并不算太难。

    但问题就是,此时他们还有一个大敌在,有苏长夜在,是不可能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慢慢给诛刃刑恢复的。

    所以想都能想得到,他们在要帮助诛刃刑的时候,那么苏长夜肯定会出手打断,或者直接说将他们斩杀,至于说苏长夜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实力。

    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因为从现在苏长夜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这比他们真的要强大很多,所以真要是给了苏长夜机会,那么他们肯定就只有死。

    所以他们都只能将希望放在诛刃空的身上了,诛刃来和诛刃觠瞬间出手,直接飞到了诛刃刑的身上,此时的他们还是人形,这在诛刃刑那巨大的体型之下,当然就不值一提。

    直接在诛刃刑身上,就在他们想要先将诛刃刑的理智恢复的时候,苏长夜开口了:“都这个时候了,你们居然还想着帮他,这也太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了吧!”

    这话让诛刃来和诛刃觠很是无奈,因为他们真不是没有将苏长夜放在眼里,而是不得不这样做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