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遇到人族阵法师就已经很倒霉了,而现在金钢铨更是说对方的实力很强,甚至都能将沃玛族灭族,这让金钢丸等更感觉自己倒霉。

    但是金钢铨这个时候却是笑道:“放心好了,这人族阵法师虽然很强,但对上我们还是差了一点。”

    这话一出,金钢丸等自然的松了一口气,虽然此时金钢铨的话并不一定对,但不管怎么说在,这也要比金钢铨直接就说他们不是对手的好。

    当然了,虽然如此,但金钢若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真不是我们对手吗,要知道现在的我们都只是神桥境巅峰啊!”

    在进入死亡试练之前,他们一个个都是神门境强者,但是现在却都已经只是神桥境巅峰了,而此时金钢若真怕金钢铨判断失误,毕竟这很有可能还是按照他神门境的修为来判断的。

    果然在金钢若的话之后,大家都看向了金钢铨,毕竟大家都算是清楚人族阵法的厉害,这一不小心进入其中,如果被弄死那就真的太冤枉了。

    毕竟他们在死亡试练之外都是神门境的大佬,那个时候就算是神门境九重强者要杀他们,那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如果说是死在了这死亡试练,只是死在了一个神桥境的手上,这他们怎么都有些觉得不值钱,实际上在知道这有人族阵法师之后,已经有不少打算退走了。

    金钢铨似乎并不知道他们想法的什么,很轻松的开口道:“我知道你们担心的是什么,放心好了,我会跟你们一起进去的。”

    金钢丸道:“这不是你要不要一起进去的问题,而是这是不是真的有把握的问题。”

    如果真的有危险,那么进去一个金钢铨和没有进去,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最后的结果都是大家被弄死在阵法当中。

    而在他们的记忆当中,被弄死在阵法当中凶兽并不少,甚至还有种族被阵法轰杀直接灭族的都有,总之就是,阵法的存在,这对于人族那是保障。

    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凶兽来说,人族的阵法那就是巨大的威胁,或者说是死亡的威胁了,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他们都不愿意去尝试,因为这很有可能是要命的。

    金钢铨道:“你们当我就想去送死不成,放心好了,这阵法真的并不怎么样,刚才进去的那些沃玛族都还没有死亡,他们现在都还在与那些人族战斗着。”

    这话一出,金钢丸顿时开口道:“都已经进去有些时间了,如果说还没有能将那些个沃玛族解决掉,这人族阵法还真的就算不上什么了。”

    这个时候大家都开始支持金钢铨,毕竟正如金钢丸说的那样,都已经那么长时间了,这阵法还没有能将之前进去的几个神桥境沃玛族搞定,那么这就已经说明了这阵法的效果。

    虽然说,有一些危险,甚至对于沃玛族而言是很大的威胁,但是这对于他们而言,那是真的算不上什么,所以在金钢铨的话之后,金钢丸等一个个都很淡定了。

    金钢铨沉声道:“好了,现在准备一下,我们马上进入阵法,将之前进去的那些沃玛族给救出来。”

    话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然后狠狠的开口道:“接下来最重要的是,活抓了那个人族阵法师。”

    此话一出,金钢丸等眼睛顿时一亮,正如之前的蜍余庆一样,如果能将人族这个阵法师给弄到手,然后收为己用,那么这效果就真的太好了。

    这收获就真的太大了,虽然还没有进入护宗大阵,但是他们一个个似乎都已经看到将苏长夜抓到手的事情了,一个个顿时表现得那是无比的激动!

    这就好像是赌徒在进赌场之前,虽然还没有开始,但是已经在幻想赢钱之后怎么做了,只是此时的金钢铨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无数幻想着能在赌场大杀四方的,最后结果都是将自家老本都陪进去,而金钢铨等并不觉得自己是赌徒,当然就不存在着什么赔的道理、

    实际上他们也是真的有实力,毕竟几十个神门境一起行动,这样的实力已经足以横扫爆裂领了,这还是在死亡试练的压制之下。

    而如果说没有死亡试练的压制,那么他们的实力不要说横扫爆裂领,甚至连边上的诛魔领都能给横扫了,毕竟他们可都是神门境强者,而且神门境八重也有几个。

    这就是他们信心的来源,有这样的实力,那么不管是谁都会有几分信心的,所以金钢丸等在金钢铨的一声令下之后,他们都快速的进入了护宗大阵!

    只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其实苏长夜造就已经在等着他们了,实际上这个时候的苏长夜还真的有点怕这些家伙不进来了,不错苏长夜是真的有点怕。

    尽管他已经将护宗大阵对那些沃玛族的实力降到了最低,但问题就是,此时的杨宇书等一个个实力都在暴涨,甚至因为掌握了野蛮冲锋的原因,这些沃玛族有点不够看。

    苏长夜担心的就是,会不会太快的将这些沃玛族给弄死了,然后导致他想钓的鱼儿不出来了,真要是这样,那就得不偿失了。

    只是苏长夜都没有想到,金钢铨等会那么有耐性,居然在外面了解自己的情况都有了那么长时间,好在的是,不管怎么样,他们这个时候都该进来了!

    果然苏长夜并没有等多长时间,金钢铨带着那一群双翅铁背蟒就冲了进来,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似乎都很激动,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

    有了之前蜍余庆的经验,苏长夜当然知道这些家伙会如此激动的原因,想要抓到自己,为他们布置一个护族大阵,不得不说,这个想法真的可以有,而且还很美满。

    但很可惜的是,上一个有这样想法的蜍余庆已经被所以拉进随身世界给弄死了,至于说眼前的金钢铨等会不会直接被苏长夜弄死,这当然要看他们的境界了。

    如果真的太强,那么或许还能活上一段时间,而如果说也就和当初的蜍余庆一个境界,那么直接弄死就好了,这还能让自己的随身世界更大,更强一些。

    金钢铨等冲进了护宗大阵,本以为会遇到也就和之前那些沃玛族所遇到的一样,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刚进入护宗大阵,就听到了苏长夜的声音。

    “你们总算是进来了,真怕你们就这样给跑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说话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但是金钢铨等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现在的情况对他们而言,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顿时一个个的脸色变得很有些难看,金钢铨沉声喝道:“你是谁?”

    苏长夜淡淡一笑:“问这样的问题有意义吗,我就算告诉你名字,你也不认识我啊,毕竟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

    苏长夜的话没有错,在无限大陆来说,他还真的就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毕竟他来无限大陆的时间就那么短,当然是不可能有什么名气的。

    不过无限大陆很大,就算神门境九重数量都不少,可以说很多强者就算是神门境九重的名字都不可能全部知道,那就更加不要说只是神桥境了。

    甚至可以说,在他们的心中,就算是再强的宗门神桥境,那也只是一个弱者,一个刚开始的弱者而已,所以苏长夜这样的还真就是无名小卒。

    当然了,苏长夜和那些宗门的神桥境强者还是有区别的,比如说御剑宗的种子神桥境强者,他们虽然对于很多凶兽来说都是无名小卒,但是在诛魔领这些地方还是有名的。

    但苏长夜肯定就不一样了,他是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名气,当然了,在无限大陆这个地方而言,名气什么的其实真不值钱,关键还是看自身的实力。

    听到苏长夜的回答,金钢铨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对方既然不说自己的姓名,这就代表着是真要将他们给斩杀了。

    虽然说,大多数情况下,很多凶兽都是不知道那些人族姓名的,但是如果能知道他们的姓名,这要找起来,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

    可这最少也要知道一个姓名啊,有些自信一点的甚至还会将自己的宗门都给爆出来,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敢将自己宗门爆出来的,对方的宗门实力都很强。

    但问题就是,真要是将自己宗门爆出来,还是会有一些大胆的凶兽会为自己的族人报仇,那么最后的结果就可以想象了。

    金钢铨沉声道:“你可知道我们都死了,那么会发生什么事,你可要想好了,这是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br />

    双翅铁背蟒这个种族,说起来并不算无限大陆的强大种族,但问题就是,不管怎么说也还算是有些名气,当然了,这个时候金钢铨说这话那完全就是在开玩笑了。

    如果说苏长夜真的只是一个小宗门的人,或许还会真的怕了金钢铨,怕了他们这个种族,但现在来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苏长夜嘲弄般的开口道:“能不能承受你心中没有底吗,既然都进来了,那就不要想出去了,看看我护宗大阵的厉害吧!”

    其实金钢丸等都知道完蛋了,虽然金钢铨说了威胁的话,但他们都知道,这其实就是一个笑话,因为如果威胁真的有用,那么苏长夜就不会将他们弄进这护宗大阵内了。

    这个时候的他们都已经很清楚的知道,其实苏长夜早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然后也是有意要将他们给弄进来的。

    在之前他们并不知道这个阵法的强大,所以以为之前的那些沃玛族真遇到了对手,但现在他们才知道,根本就不是这样。

    以现在这护宗大阵所表现出来的威力来说,如果苏长夜真的要将那些沃玛族给斩杀,这根本就不用多长时间。

    而对方既然都用了那么长时间才将这些沃玛族给斩杀,那其中的意思就很明显了,因为苏长夜的目标本身就不是这些沃玛族,而是他们双翅铁背蟒。

    只是很可惜,他们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而金钢若等此时也没有责怪金钢铨的意思,到了现在的情况,就算责怪也是没有用的,现在他们所想的只有怎么样才能出去。

    金钢若等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进护宗大阵之前,所想的怎么才将苏长夜给抓活的,将其带回去,给自己的种族布置一个护族大阵。

    但是现在他们所期望的只是怎么才能离开这个护宗大阵,当然了,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其实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阵法太强大,甚至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金钢丸轻轻的开口道:“现在我们得想办法出去,真要是继续在这,很有可能被他给弄死了。”

    人族的阵法本就是诡异莫测,现在这阵法给他们的感觉是不可敌,因为在进入这阵法之后,他们就有一种生死都已经被主宰的感觉。

    在这样的感觉之下,他们没有想过要将苏长夜怎么样,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离开阵法保命,只是很可惜,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能不能保命,这个已经不是他们说了算。

    金钢若沉声道:“这阵法太强了,如果说我们的境界都没有被压制那就好了!”

    这就是一个笑话,毕竟大家这都是在死亡试练之内,谁都会被压制到神桥境巅峰,就算是神门境九重进入其中都是一样。

    金钢铨道:“好了,现在我们一起行动,往一个方向攻击,看能不能攻出一个缺口来。”

    都已经被困在阵中,此时的他们想要找到破阵之法,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们都不懂阵法。

    对于不懂阵法的强者来说,想要破阵,那么就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那就是蛮力破阵,如果这是在外界,或许他们并不认为能成功。

    毕竟在外界,很多护宗大阵都是能对抗神门境九重的,剩下的不只是能对付神门境九重,甚至是能直接将神门境九重斩杀。

    如果是进入了那样的护宗大阵内,那么不要说什么暴力破阵了,能不死在其中就已经是最好的,毕竟那是神门境九重都不要想暴力破开的阵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