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我在末世卖麻辣烫噬天武祖听说爱情靠进过影后她超苏的易修乾坤我真不想做大佬啊快穿之帝君大人又穿越了
    此时所看到的这个老者犹如耄耋之年,如果这是一个普通老者,也就是说是一个没有修炼的老者,那么是很正常的。

    可问题就是,这是一个神海境巅峰啊,一个神海境巅峰的老者,这怎么看都不可能存在的。

    宗师境强者虽然有两百年寿元,但问题就是,如果真到了一百年之后还没有能突破到宗师巅峰,那么很难有突破到神海境的可能了。

    当然了,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此时这老者看上去是耄耋之年,而真正的年纪似乎也是这样,不错,此时的陈嘉平等人不管怎么看,这老者都只有几十岁的样子。

    一个只有几十岁的神海境巅峰能老成这样,这无疑是很不正常的事情,毕竟几十年能成为神海境巅峰,那就代表着他会在更短的时间。

    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宗师境,而几十岁的宗师境,正常来说那状态是不可能太苍老的,而在神海境之后就更加不可能了。

    所以这在陈嘉平等人看来是怎么都不可能的事情,这就好像一个幼童已经苍老了一般,但这又确实是一个神海境巅峰的存在。

    而那老者在听了他们的话之后,转身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似乎猜测到了什么,问道:“你们都还没有加入天眷宗吗?”

    而这老者的话这般一问,陈嘉平等就觉得有问题了,毕竟大家都是一样的人,而且他们还都是神桥境的强者,在他们看来,他们和这天眷宗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既然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同,而在这些天眷宗弟子的身上也没有什么身份标识之类的东西,但是为什么这个老者会直接开口问他们。

    而且是一开口就将说准了他们并不是天眷宗的人,带着强烈的疑问,陈嘉平不由开口道:“这位,这位兄弟,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不是天眷宗弟子的?”

    如果只是看这老者的样子,那么程度那个话其为一声老人家,这个是很正常,也是很有必要的,但人家是神海境强者,那么这个称呼就不行了。

    至于说什么叫前辈,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们都是武者,而在武者的世界,那是强者为尊,他们可都是神桥境。

    也就是说,只有这老者称呼他们为前辈那还差不多,让他们称呼这老者为前辈,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况且就算是年纪,也是他们比这老者更长啊!

    所以在稍微的迟疑之后,陈嘉平就喊出了这个称呼,而对方对于陈嘉平的称呼也没有什么兴趣,或者说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

    只是在他们的话之后,很有兴致的对他们道:“如果你们是天眷宗的弟子,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疑问了。”

    无疑在话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用,或者说这对于陈嘉平等人来说,那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说了和之前没有说的话是一样的,一点用处都没有。

    相反这还让陈嘉平几人心中的疑问就更多了,怎么难道说他们这些天眷宗的弟子都知道,为什么大家能在天眷宗内如此悠闲?

    不得不说,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向峰裕不由开口道:“那能不能具体的说一下,这是为什么呢?”

    老者,淡淡的摇了摇头,然后道:“我不知道宗主为什么会让你们在这,不过想来这是宗主仁慈给了你们机会,只是劝你们一句,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啊,如果不能成为天眷宗的弟子,你们会后悔的。”

    说完这话,似乎就没有和他们继续说话的意思了,百里峰忍不住问道:“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呢,能告诉一下我们你的名字吗?”

    那老者已经转身走了,在听到百里峰的话之后,停了一下都:“告诉你们也没有用,如果你们不加入天眷宗到时候也会忘记,但如果说你们要加入天眷宗,那么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啊,也只有宗主仁慈还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你们千万不要辜负了宗主的仁慈。”

    从地方的语气,陈嘉平等都能很清楚的听出一件事情,那就是这老者对于苏长夜的尊敬,那是来自骨子里的。

    也就是说,他这真的的肺腑之言,换句话说,他也是真的认为,如果陈嘉平等人错过了,最后没有能成为天眷宗的弟子,那么将是他们一生的错误。

    此时的向峰裕等不由都有些懵了,半响之后陈嘉平才开口道:“这个天眷宗似乎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啊。”

    向峰裕也在这个时候点了点头道:“我们也在这爆裂领内活了不少时间,只是大家谁有听过这个天眷宗的传说吗?”

    一个能有几十万神海境的人族势力,而且还是在爆裂领内的势力,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存在,那么不用说,这肯定是大家都知道的。

    但是很可惜,他们谁都不知道天眷宗的存在,而这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不错那是一点都不正常的。

    毕竟大家都知道想要发展出几十万的神海境强者,那么这个势力应该是传承了很久才对,而这样的势力肯定不只是有神海境,还有神桥境和神门境才对。

    但问题就是,在这爆裂领内真的能出现这样的一个人族势力吗,这一点是陈嘉平等人都深表怀疑的,毕竟只要有人搭桥,那么这些凶兽都会疯狂。

    那就更加不要说出现这样的一个人族势力了,势力的成长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的,能发展出几十万的神海境巅峰,这需要的时间绝对不会太短。

    而在这段时间内,一直都没有被发现,这无疑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那么多人生活在一起,这需要的资源可

    是不少。

    特别是还要将这些人都推到神海境巅峰,那么这需要的资源就更多了,反正就是陈嘉平等根本就难以想象,或者说那是根本就不敢想象的事情。

    几十万的神海境巅峰啊,如果只是在爆裂领之外,一个人族宗门,那么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就算是几十万神桥境巅峰,那都是正常的事情。

    因为在陈嘉平等人的心中,人族宗门那就是一个圣地,一个仙境一般的地方,那么在这样的地方全部都是神桥境强者,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向峰裕摇了摇头道:“没有,如果不是之前能遇到前辈,有幸得到那一张回城卷,我们就算是死了,也都不会知道在爆裂领内还有这样的一个宗门。”

    百里峰等当然也是点头,毕竟他们在这之前是真的没有听过,百里峰突然开口道:“其实不说其他的,只是能将这个地方藏在爆裂领内那么长时间,这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只是从这点就能看出,这个宗主那绝对不是一般人啊!”

    几人一边走,一边的聊着,而这一路走来,所看到的情况则是让他们真的震惊了,之前陈嘉平还不怎么相信他手上的那可P是宝物,但是很快他就真的相信了。

    因为在这天眷宗内,大家手上都是有一点宝物的,这些宝物虽然他们都不知道其用途,但只是看外表和散发出来的气息就知道,这些都是宝物。

    不错只是看看外表就知道,这些都是宝物,至于说原因那当然是很简单的,就比如说普通人在看到豪车的时候,就算不认识什么牌子,但也知道这车不便宜。

    在走了一路,也就是聊了一路之后,突然陈嘉平开口道:“你们说,发誓效忠前辈这件事情真的可以做吗?”

    这话让大家都沉默了,半响之后向峰裕才开口道:“我就是想知道,如果说我们只是加入天眷宗,那么不用发誓效忠前辈行不行。”

    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都是神桥境,如果不是因为之前遇到的危险,差点要了他们的性命,那么此时的他们还以为自己多厉害。

    毕竟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成为神桥境,这无疑是天赋和大气运都不错的,而这样的人,要说没有一点骄傲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这样的人发誓效忠苏长夜,对于陈嘉平他们来说,这是真的有一定的困难,其实效忠可以,但要说什么发誓之类的,这就很难做到了。

    因为誓言这玩意,真的约束力太强,他们可不想真的因为誓言而被约束在苏长夜的身上。

    当然了,最为关键的其实还一点,那就是天眷宗虽然也是一个宗门,但这只是一个在爆裂领内的宗门,而这样的所谓宗门,其实更像是一个笑话。

    毕竟连自己的势力范围都没有,这还能算是什么宗门吗,而且更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之前的传音已经说了。

    在死亡试练结束,也就是一年之后,如果他们都还活着,那么就能成为宗门弟子,那可是真正的宗门啊,这才是陈嘉平等所期望加入的宗门。

    只是很可惜,他们想要活到那个时候,这是很难的,虽然只是一年的时间,但这一年的时间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漫长而艰难的。

    因为他们都不能忘记一点,那就是如果不是因为有苏长夜的出现,那么现在的他们都已经死了几次了,这才多久的时间啊。

    在这点时间就已经死了几次,如果说继续下去,那么要等到死亡试练结束,他们还能活着的几率那真的太小了。

    所以这个时候的他们一直都在讨论着,那就是真的有必要发誓效忠苏长夜吗,至于说不发誓的情况,虽然此时向峰裕已经提出,但是这很明显是很难的。

    所以在向峰裕的话之后,百里峰道:“你们说,这天眷宗差我们几个神桥境吗?”

    这话对他们的冲击就不小了,在天眷宗的这段时间,虽然说他们遇到的神桥境并不多,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有。

    而且不只是神桥境一重,其中还遇到了几个神桥境三重,要知道神桥境一重和三重之间差距虽然不大,但实力上的差距就不小了。

    当然了,他们还听说,其实在天眷宗的神桥境不少,至于说会在天眷宗内很少见,那是因为他们都已经出去了。

    大多数的神桥境都在整个爆裂领行动,在历练的同时也是在救人,因为这段时间,他们都能看到很多人使用回城卷到达天眷宗。

    而这些人之中,大多数都只是普通人,其实不少只是宗师境,而且还有连武师境都没有达到的,但是这些人在进入天眷宗之后,一个个都发誓效忠了。

    至于说那极少部分不愿意发誓效忠的,向峰裕他们还没有看到是怎么处理的,不过从他们的话就能听出,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让他们离开天眷宗。

    至于说有人质疑,为什么加入天眷宗就一定要发誓效忠苏长夜才行,这一点有人回答了他们。

    他们远远的听到杨宇书对提出这质疑的人道:“整个天眷宗都是宗主的,不发誓效忠宗主,那么你们加入天眷宗是想要做什么?”

    不错大家其实都想加入天眷宗的,但更多的是想,现在先加入天眷宗,然后呢在等死亡试练结束。

    而等到死亡试练结束之后,那么他们还能加入其他的宗门,但如果说已经发誓效忠苏长夜了,那么就算在死亡试练之后还活着。

    但那个时候想要说什么加入其他的宗门,这就得看苏长夜愿意放人与否了,所以这是他们现在的小心思。

    当然了,虽然心中是这样想的,但是他们却绝对不可能说出来,其中有人道:“如果说宗主想让我们去死怎么办,难道我们也只能去送死不成?”

    这话算是诛心之言了,但杨宇书却是很平静的开口道:“不错,只要宗主愿意,就算是让我们去死,那么也要去送死。”

    杨宇书的话刚说完,这个时候钱多金笑眯眯的对大家道:“宗主会不会让大家去送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那就是如果没有宗主,你们现在都已经死了,换句话说,你们的命都已经是捡来的。”

    这话让大家都很不舒服,只是就算再怎么不舒服,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因为钱多金的话那是真的太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