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万分感谢书友“北锢南山”的长评,对我极有启发。

    万分感谢。

    这本书初下笔时只是个灵机一动的意外,写的更着实称不上好,自然而然的就归于糊穿地心的行列中,书友~,实在也算不得多,有时会让人觉得在玩一个自娱自乐的单机游戏。

    自2019年12月下笔至今,共得到了62块47的收入。曾几何时的美梦早已破灭。

    弃了的念头每日都有,时时刻刻都有,然而~,感谢书友“水粉誓言”,感谢你的投票,坦率说,我都懒得取巧自投了,结果新的一天开始,你的票如期而至,谢谢。

    于是~,继续下去呢。

    ——

    说一下这个故事,这个倒霉的故事,我个人真的有些混乱了,很难找到方向。

    对于唐中晚期的历史,因这个倒霉的故事了解的多了些,也更加认可那句史论:“唐亡于黄巢而祸基于桂林”。

    也就是庞勋起义,曾经在故事中短暂出现过的人物。

    不同于河北三藩,武宁是分而不割,原本历史上大中三年五月李廓治理不畅被逐,后卢弘止赴任杀胡庆方,暂时止乱。但是卢弘止也未敢在武宁停留,而是即刻以病请归东都,未允后移宣武镇。

    接下来就是郑涓和康季荣两位节度使,康季荣又是被逐,接任者是田牟,田牟后的温璋又被逐。

    然后就是王式,王式杀徐州军三千人,武宁镇被废除,徐州降团练使隶属兖海,余下各州也俱被分割。徐州士卒仅留二千,将领官吏移镇安置,不离者罢官,银刀都存活下来的逃匿者限期自首并割配他州。

    大中七年,李涿贿赂令狐绹得任安南都护,李涿失政,贪婪暴虐,南疆乱起,持续了十余年。

    因南疆生乱,徐州士卒被遣派平乱,并留戌八百人于桂林,原定三年轮换,然六年不得归,于是庞勋起义了。

    唐中期起,海贸兴盛,交州,广州成了重要贸易基地,更是统御南部边疆的重地,南疆之乱,岭南糜烂了,今时的越南也进入了脱离阶段。

    而庞勋起义,又令淮南,河南和江南道陷入战乱之中,这是安史之乱致使关中糜烂后的大唐钱粮之仓。

    为平息乱事,从民间收刮已成必然,便又掀起了黄巢起义的序幕,接着大唐就亡了。

    这就是故事的背景。

    ——

    所以故事的真正起始我放在了大中三年的武宁镇,这是个让我后悔到捶胸顿足的糟糕起点。

    正如书友“北锢南山”说的,这个时间段时局不对,也缺少契机,毕竟大唐的衰亡是个长期积累的过程。

    于是我在书中开始人为的添加催化剂。

    故事开始以仇家的出现为基点,到陈权离开沩山,杀仇从渭引出田令孜和高骈并带入宣武镇,由此引出了中原。

    高骈因功任兵马使是为北疆朱邪赤心的沙陀势力登场做准备。

    初次入京后通过鲁滔进入河北串联起三藩,武宁之乱的几次争夺中,借由楚州之事将淮南纳入到故事中,放逐李见接起兖海,郑光的平乱则是为了身处天平镇的黄巢。

    至于田牟~,还有后用。

    而这些事情要在历史上大中三年的地震到来前完成,这于我看来,大概算是正式对接长安政局比较合理的途径。

    原本到这,我还窃喜着一切都还算顺利,可以进入一个平稳的阶段了,可以像书友说的那般进入到种田发展阶段,所以曾经还大言不惭的在作者说中提示艰难将过,下面一片坦途。

    结果~。

    当回头盘点时才发现,现今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把一些节点十分脆弱的接在了一起,可能够自然而然出现,并引发质变的原定契机是那么的缺乏说服力。

    无奈之下便又临时添加了李琡—李德昭。万幸的是历史上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倒是省的我挠头了。然而这也是隐约的,可能,或许会有用的一个点,我自己也不知道了。

    麻烦来了,当不得不推翻原有的思路后,而新的思路使得本就十分杂乱的内容更加不堪起来。

    最重要的是这一段内容还不能持续太久,否则原来的部分将变成空中楼阁。就像现在,如果陈权在长安蹉跎个数月甚至更久,时间越久,那么武宁镇不管后文如何处理都会丢掉一部分合理性和说服力。

    所以要快些找到一个合理的质变点,越快越好。

    ——

    直到这里,也只是到这里了,因为没有存稿,时间同是有限,平日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后面要如何串联模糊一片,零星的几个念头亦捕捉不到,怎么能将故事最大程度的合理化更是没有头绪。

    整个7月,彻底卡住了,31天只更了13天。断成这样真心是惨不忍睹,因为对于下文的安排不管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

    愁人呢!

    这个故事中加了许多经济,文化方面的内容,不少都是通过章节注解的方式出现,比如赋税,科举,官制等。原本是想这样可以加深对于那个时代的刻画,但是现在发现,有些加入的内容已经成了不可逆的绊脚石。每当生出一个还算不错念头,却发现已经绕不开前文的某些设定了。

    画蛇添足大概就是如此。

    结果就是杂七杂八的东西越来越多,也愈发臃肿,然而还是没能找到一个合适,合理的出口。

    愁人啊!

    ——

    就这样,磕磕绊绊的勉强维持着。而当下进展之慢我都无颜再以抱歉搪塞了。只能尽量,尽力而为了。

    同样的,在失败的边缘,是要万分感谢书友的支持和评论。更是十分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建议,或许因此能得到些灵感。

    谢谢,谢谢诸位书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