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哎,去吧”。陈权避过了李琡凝视的眼神,轻叹一声眺望起远山,心中既有不舍,更多的是如释重负。送走李琡,除了一些算计,多是为去后顾之忧,至少在搏命之时不必因其分神。

    “恩,忙完了就快些回家呢,莫让人等的久了,这一次~,我晓的如何去做的”。李琡依依不舍的说完便上了马车,也未做小儿女态,她很清楚,虽然这个男人是个心狠的,可相处久了,也知他亦是极重亲眷,而当下自己留在长安只会捆住陈权的手脚,给他带来更大的危险。

    马车渐行渐远,陈权心里顿觉有些空落,不由转向身侧同行的刘邺出言问到:“汉藩,你说几时会生变”?

    “大王,依我看来,或是~”。刘邺的话未说完,便被远远传来的呼喝声打断了交谈。二人扭头看去,却是一队禁军拥着一人疾速而来,将近处方才看清,竟是王居方。

    “陈太尉,陈太尉,咱家奉诏告太尉知,武宁士卒暂不能离,所以~”。王居方尚离了十多步便驻马大声宣读起了旨意,他可不敢此时下马近前。心里则是不断叫骂着,何以给自己派了这么个倒霉的差事。

    “什么”?陈权一愣,心下随即勃然怒起,手也按住了腰间的长刀,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变故,早时和马公度提过此事,后又告与天子,其间并未有所阻拦,可现今又是怎么了?

    “太尉莫恼,且听咱家说,是这样的,朝中有人谏言,您如今既已卸藩镇而居中枢,武宁镇士卒便已非您所领率,所以~,今时之事是违法度,圣人那里也实是碍不过了,无奈才有此诏的”。王居方咽下口水,示意左右禁军上前,自己则提马后撤了几步方才小心的解释起来。

    “哈哈,王公公可否见告,是哪个猪狗敢如此欺我?啧啧,好,好,圣人~,果真是自古害忠良啊,想来如我不应,这人头也该落下了吧”?

    “既不许这八百儿郎相护家小,那孤便令武宁八万子弟来京,再行护送如何?你说,武宁的儿郎可还会听命于我这个前时的藩帅”?陈权面冷似冰,狠狠推开了几个围上来的禁军,径直走到王居方的马前仰头怒喝。

    “这~,陈太尉,您这是何必呢?圣人也是无可奈何的,您欲遣派兵马去华山,而白相族出华州,您同白相之间又多有间隙,这~。嗨,咱家只是个奴婢,于这世事做不得主的,您还是求问圣人吧”。王居方虽是面上陪着笑,心中确生了几分恼怒,言语间也是阴阳怪气起来。

    “白敏中~,呵呵,好,王公公,圣人有诏,臣自当领命,还请你带我去见天子谢恩吧~”。

    ——

    “神武军可用吗?陈权可有异样”?马公度在军营同陈权会面后去报天子,天子如是问到。

    “圣人,神武军~,哎,已是难用,一来人马不满,按例的两千人,现今仅一千一百余,这里除却元从子弟还有不少富家子影占的,士卒不仅操练不足,也多是桀骜不恭,不怕圣人怪罪,奴婢以为,神武军恐还不比一些个胆壮的无赖子呢。至于陈权,啧啧,那人确也不安分,说是欲令人去华山求仙,当时奴婢还不以为然,不过得蒙圣人恩典赐丹,倒有了些猜度”。马公度搀着李忱在清晖阁里走动着,李忱刚用了长生药,还赐了马公度一颗,两人这会还有些飘飘然,不过头脑倒觉得异常清醒,一些早时想不通的如今也是灵光乍现,豁然开朗起来。

    “哦,说说”。李忱轻轻推开马公度,随意寻个空处招呼马公度坐了下来。

    “奴婢这些时日一直在查阅关于陈权的案牍,包括李廓,田牟等人的奏疏,奴婢以为,陈权此人,颇有些无赖的,亦好弄险,他欲遣人去华山,除了要送家小离京,或还存了报复白相之意,八百健卒攻城略地许还不能,可要是阴害白相族人,呵呵,倒是极易的”。

    “华州是为百郡之首,重于藩维,地位何其之重,且奴婢还发现个趣事,不同于其余州府,华州多有两李为尊,自玄宗开元后便有李尚隐,李懿,李琦,李承昭,李藩,李绛,李,李虞仲,李固言,李汉等人出任华州刺史,这其中过半出自赵郡李氏,余下的便是诸宗房子弟。大唐世家业大,各地州县主官多选之为任,然如华州这般的,也是不多见的。当今的华州刺史周敬复,早先为起居郎,后伴庄恪太子侍读,会昌年外放州县,官声不显,然其同杜牧相交甚笃,甚至杜牧曾亲书代举其人。圣人,华州~,水有些深啊”。马公度意味深长的直视着天子轻声说到。

    <divid="a6"><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圣人,奴婢或是过虑了,可将行事大,一点疏忽都是不能的,所以~,这事确要有些提防。宗室那里,文宗,武宗时李德裕曾多次谏言,请放诸王出阁于地方,后虽未及成事,可圣人也知,宗室处对李德裕是颇存了些善意的。陈权娶了李德裕女,又夺了宗女琡,呵呵,早时奴婢还借金天王之名讥讽他荒淫,现今想来~。还有~,汾阳郡王①亦出华州,而懿安皇后之事②,咳,圣人,郭氏已然没落,然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如要寻衅一番还是不难的”。

    李忱沉默了,这内里错综复杂的事情连他都不知要如何理顺,可不管怎样,华州,华山,这一刻成了他心中的一个结。

    “既如此,朕即刻下旨,不许其去华州”。李忱斩钉截铁的说到。

    ”不,圣人,该要等等,使人不如逼人,该等其出京时再下诏呢,陈权太过奸猾,如不是逼迫他至绝路,恐其还将心生诡诈之念,且~,白相也有些~,圣人,李德裕死了,大唐不能再出个权相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