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饮一杯”?菜已有些凉了,酒却是温了一次又一次。马公度洒脱的又斟了一盏推过来,陈权有些茫然轻轻摇了摇头。自马举说了马公度之事,陈权便一直忧心忡忡,心底的绝望亦将不可抑。那么当下这所谓的接风宴又如何能有心思享用。

    “陈太尉~,您似有心事?可否说来听听?咱家是惯于侍奉人的,早年武宗天子①便喜于我言,当今圣人亦是如此,宫里人多,论手段本事咱家许算不得什么,但这嘴却是严的”。马公度见陈权不饮,也是不怪,又如方才一般将酒倾倒于地。

    酒无毒,可这般做派极易惹人生疑,然陈权似若未见,亦不曾问询,马公度也是未有解释之意。这一刻两人好似就在这杯盏之间进行着一场交锋。

    “马公公失言了,岂有以臣子较之君者?您该自罚一杯的”。陈权的视线从地上已经流淌成溪的酒液中挪了开,抬起头微眯着眼,似笑非笑的轻声言到。

    “哦?哈哈,是呢,是咱家言语不当,该死,该死。可惜啊,咱家是不饮酒的,太尉莫怪,这大明宫巍峨出尘不似凡间,如是饮醉了,咱家倒怕不知身处何地了。白乐天曾有诗言:“悲哉梦仙人,一梦误一生”②。这人生苦短,如欲尽托之虚妄之梦,何其不智的。故而咱家这等人,还是安分些,就在这人间苦渡吧,至少心下安稳呢”。马公度一面笑言一面晃了晃手中的酒壶,稀沥沥的声音似已将空了。

    “马公公果是妙人呢,我亦深以为然,所以~,我来了长安”。

    陈权挑了挑眉,马公度言语中的深意并不难解,而这一刻陈权却是冷静了下来,方才的愁思也是尽去,面对着这个“妙人”他突然又生了兴致。

    马公度这个名字是他的记忆中所未见的,在陈权心中,这人的分量远不如那尚还落魄的小宦官田令孜。可即便是这样一个或许在史书上连个名字都未能留的人,当下也是一副人杰的姿态。③

    而自己呢?已在大唐见过了许许多多勿论敌友的豪杰,谈笑过,也厮杀过。恍惚中,自己这个前世不值一文的小人物已经站的足够的高了。

    是的,是很高了,高到陈权常是得意的想着,大概后世编撰唐史该会有自己的名字。

    可此时面对着马公度这个未有名姓的“小人物”那份得意却是破碎的干干净净。于是陈权又生了在世间争雄之意。

    陈权挺直了有些佝偻的身子,伸手取过马公度手里的酒壶,张嘴将不多的酒水灌了下去,抹了抹嘴角,回味了一番忽是问到:“马公公,我初领禁军,不过禁军牵连甚广,理之想必不易,不知公公何以教我”?

    “哈哈,却也不难,咱家受任辟仗使,便是要辅太尉治军的,所以~,凡有不恭者尽数杀之便是了。这事咱家做的熟络,倒也不需太尉难为,方才仗死的那几人如还不能让神武军警之,那就继续杀,杀到他们恭顺为止。对了,咱家听说太尉有意将武宁士卒编入神武军?哎,您啊,这又何必说与马公公呢,一千人,大明宫容的下。如太尉有意,尽数唤来就是了”。马公度极是爽快的立刻回应到,他巴不得神武军能强上一些,如此接下来的谋划才会多几分胜算。

    “不了,二百人即可,客军多了恐令军士生怨,况且我那些儿郎多是粗人,大明宫贵人多,冲撞了就不美了。而且~,我欲使德昭代我往华山求访仙人,她一女子,总要得些侍从相扈的”。

    陈权的回应让马公度有些措手不及,面上的笑意也是为之一顿,他原本想来陈权必会欣然应许调兵一事,可这突来的华山求仙又是所谋为何?

    “华山?求仙”?马公度不解的问到。

    “呵呵,正是,公公应知我出自佛门,然世事难料,平日却多有毁佛之举,今时颇生悔意,听闻华山白雀寺甚是灵验,而德昭早先奉佛殿主之名去往徐州,而后~,咳,我却坏了德昭道行,实乃大罪。如今却也该向佛祖告之罪果,以求宽宥”。

    <divid="b6"><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马公度皱了皱眉,他知道陈权所言定有不实之处,可到底因何也确是不知,此间更不好逼问,细细想了一番,华山处似乎并没什么紧要,况且就凭武宁的几百士卒,在关中也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

    “哈哈,既如此,太尉自理便是,不过~,说来太尉行事倒颇类金天王呢⑥”。

    ——

    ⑥注解只能写五百,不够,只好在这里加一笔,请见谅。唐华山神形象很诡异,有相当一部分将其描写成胡作非为的恶棍,劣迹多为强抢民妇。《逸史》,《广异记》,敦煌文书《叶净能诗》都有描写。此处马公度所言是为讽刺陈权夺李琡之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