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一月二十八,一个艳阳天。

    几簇新绿娇憨的初放,俏美的令人心醉。沉睡了一冬的帝都长安终也复苏,勿论穷富,多有结伴踏青者扬长而出。

    陈权却未有这般机缘,这日一早他还自陶醉时,方等到了旨意,从这一刻起,他正式成了陈太尉,也将去大明宫当值。

    还有三日就到二月一,如今陈权已放下忐忑,一派悠闲自得的模样。能做的算计都已做完,余下的,只能托付天命了。

    ——

    河北三藩齐齐入京,以及陈权的弃镇在长安如龙卷风一般,瞬时掀起了滔天之势,可是来的猛烈,去的也是迅疾。有另一件大事博去了世人的瞩目。

    白敏中前日请觐,却是不知犯了何事,又是如何惹恼天子,被罢相改任了京兆尹。

    勿论哪朝哪代,京官都是不易做的,大唐尤是如此,正如白乐天早年有诗曰:“京师四方则。王化之本根。长吏久于政,然后风教敦。如何尹京者,迁次不逡巡。请君屈指数,十年十五人”。而京兆尹这个职司所理甚繁,亦难,就似妇人头上的钗梳①,多则头疼,少则不恭,欲得人称美,那便要看是否生的貌美了。

    至于白敏中,多半也只能取个丑名②的。他的名声实在太坏了些,也正因此他的去相才会引起这般声势。

    未来白敏中是否还能崛起没人知道,但是眼下趁其倒霉如不调笑一番岂不是平白便宜了那小人,比如昨夜杜悰就在府上大摆筵席,呼朋唤友以此为贺。有了杜仆射珠玉在前,已经有些胆大的想着该是寻机去找个麻烦了。

    陈权并未收到杜悰的邀请,倒是得了一封手书,极是潦草不堪的写着:“秦宫人”③。

    ——

    将入大明宫,陈权透过车窗远远的看见站立于宫门处的马举,其人似在等候自己。刚要唤停车马做个礼贤下士的模样,稍近了些却见马举手握长刀面色异常不善,这让陈权心里打起了鼓。忙是在车中将常备的甲胄草草披上,才是有些不安的移步下了车。

    “咳,马将军,数日不见你这更是威武了,你我也是故交,今时得马将军之助,我又何愁统军不畅”。陈权警惕的也未敢过分靠近,于十步外止住脚步满脸微笑的朗声言到。

    “哼,万万不敢的,陈太尉身份是何其尊贵,我一匹夫如何能攀附故交之情。倒是要谢过太尉了,神武军那般好去处却是念着我呢”。马举不阴不阳的讥讽起来,离开神策军对他来说是个噩梦,他本就极好功利,当下虽然在神策军中仕途不顺,可鸡头和凤尾他还是分得清的,这些时日来他四处打点,希望能将前时之事了却,然而,钱财已花了不少,四下走动也将将看到了些希望,却被陈权将这一切搅黄了。

    “呵呵,马将军似乎对我有些误解啊,马将军大才,当高居庙堂之上,怎能只做一持仗的侍者?况且晋国公之事尚有隐忧,我这才冒然请托使将军离那险恶之处,虽有些唐突,然实是一片好意的”。陈权走近了三步,略压低些声音真挚的解释起来。

    “晋国公?嗨,太尉恐还不知吧,马公度被任了神武军将军,还领受六军辟仗使,您~,哎,罢了,我是欲避鹰鹞,却成了投罗之雀④,天命使然,如是奈何”?马举盯了陈权好一会,有心发怒却见其言语真切,尽管不知陈权真意,但如其所言,确也算是好意之为。他虽是粗人,也非不知好歹。况且身份已是天壤之隔,事已如此,今日候在城门也只是想要出口怨气罢了。只这阴差阳错的恶果却要由自己来担了。想到这马举有些意冷,颓然的放开了握住长刀的手,悲声回应到。

    “马公度?这~,我实是不知的,如此确是我累了将军,神武军啊,啧啧,于你我皆非善地呢”。陈权闻言脸色大变,这是个他未料的新麻烦。

    神武军将军只是副职,倒算不得什么,可六军辟仗使,这便如同藩镇中的监军使,监视刑赏,奉察违谬,这么一个职务交给了马公度,陈权这个所谓的大将军几乎已是被斩断了手脚。

    看来想要求生是越发难了。

    <divid="a6"><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