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马举吗?呵呵,好,好,咱家这就放他入神武军,度之可还有所请?如有皆可言之,咱家必无有不可”。亲迎陈权入内略作寒暄,听其来意,马元贽丝毫未加托辞,和善的如同佛陀一般,生怕陈权无法统制神武军坏了自己的谋划。

    而这愈发让陈权警惕起来,虽是现在还不清楚马元贽有什么阴谋,但终不会是好事的。不过马元贽的殷切倒是给了陈权一个机会。他要将随自己入京的士卒带入城。

    “咳,马公公,还有~,随我同来的士卒可否允其入神武军呢?他们现今于渭桥安置,多有不便之处。且您也知道,我在禁军中是毫无根基,加之神武军本就是肃宗皇帝为元从及从官子弟所立,功勋之后总是会桀骜一些,而我出自藩军,恐为人轻,如今便是算上马举,也实难治之。当然了,如是不便亦无妨,我既弃武宁,便求个平安荣华度日,军中之事,也没多少心思理会,不瞒公公,您这次可真是~,哎,推给我这么个棘手的差事~”。陈权立下叫起了苦,眼睛却不时的瞟向堂中的屏风,那屏风后隐约似有人在,可又会是谁呢?

    “恩,也罢,然咱家只允你领二百人入军,非是刻薄,而是军中自有定额,肃宗皇帝设神武天骑①,一贯定额两千,既已成制,便不可轻改。此为一”。

    “二来,大明宫宿卫今已有十军②,除却六军,还有神策军和神威军各两军,神策军自不必提,神威军亦有千余人,大明宫虽大,然兵丁过多亦多显拥挤,再者煞气过重也恐冲撞了宫里的贵人。且北衙诸卫守扈宫禁更是紧要之责,非受信者不可入,这事咱家现时虽是允了,可亦难自决,当请圣人处之。不过咱家会替你说项,二百人多还是能成的,至于你那余下的那些兵丁,还是暂留渭桥吧。也没什么不便的,神策军于渭桥立镇③,既都是些军中儿郎,自也该结交一番呢”。马元贽很是警惕的垮了脸,沉思了好一阵才是艰难的应允了一部分。

    未尽全功,陈权有些遗憾,却也不便再说,只好连连点头附和,稍作思量则又提起另一要事:“那就谢过公公了,还有一事,我有一相熟的友朋,名温庭筠,字飞卿,其人出身名门,甚有才学,品行亦是高洁,可惜其人多番应试皆是不弟,下月又临制举,今科不知能否如愿,这事~”。

    马元贽正打起精神听的仔细,生怕陈权又说什么难为之事,可闻言却是一愣,复又大笑了起来:“哈哈,你啊,这事你是找错人了,朝廷取士咱家如何能左右之?哎,罢了,这样如何,如其不能取解,咱家或可为其寻个清闲的差事,这般可好”?

    “呵呵,如此便是算了,那人心气颇盛~,一心只求个进士。可惜,其人也多少有些糊涂,惯于同京中子弟戏耍,却是没个清闲的。哦,说到此我倒忽有一求,不知公公可否允其入十六王宅侍读④呢?那里总是要清净些,况且诸王子于内,那人也该要收敛些了”。陈权笑着说到。

    马元贽脸色彻底冷了下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陈权,一眨不眨,声音也似刀削铁磨一般刺耳起来。

    “彭城郡王手伸的有些长了吧”?

    “哈哈,马公公勿恼,非我不晓事,只机缘如此罢了,如是不便,那就算了呢”。陈权不慌不忙的拱手笑言,对马元贽的恼怒毫不在意。

    “对了,没几日就二月一了,我许是将死了,马公公,知你崇佛,我亦出自佛门,虽是不大信,更常有悖行,不过有元微之⑤寄三上人之诗我是深爱之的:“长学对治思苦处,偏将死苦教人间。今因为说无生死,无可对治心更闲”。这一念及人世或是不死不灭,便无有惧之,所以,今时或许狂妄了些,马公公勿怪呢”。

    马元贽很是敏感的听出陈权语带不快,甚是如那民间无赖子一般的做威胁状,方要生怒,却听屏风后传来一声低沉的敲击声。

    平复了心中的怒火,马元贽冷冷的说到:“勿忧,咱家在,任谁也不敢生乱”。

    ——

    送走陈权,仇宗亢从屏风后走了出来,马元贽面冷似冰不耐的问到:“你说,他欲送个浪荡子入十六王宅何意”?

    “公公,勿论他有何意,我意是该允了的,十六王宅由内官监管,将那人放至笼中总要好过其在外生事的,凡有消息也是易得~”。

    “恩,却是如此,那~,咱家明日再遣人去说呢”。

    ——

    走出了马府,陈权坐上马车长吁一声。

    这一日实在难熬了些,马上将二月一了,也不知那一日会否生事呢。

    “走吧,回府”。

    ——

    <divid="p9"><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