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陈权早就过了醉心于名人的阶段,而且当黄巢和“李克用”都已是见过,记忆里余下一些个模糊的名字也很难再令他生起什么兴趣。

    但是对温庭筠,陈权起初虽是有些兴致乏乏,但思虑了一番却是要见上一见的。

    只因这人实在有些奇怪。

    温庭筠出身名门,先祖虞国恭公温彦博①是得陪昭陵的名相,温家近几代虽已没落,然而有这么一位祖辈在前,任谁也要高看上一分。

    而温庭筠本人至少于才学上是未辱先人的,诗词音律俱是精通,美文常见于世,才子之名当之无愧。可如只是这般,陈权才不会在这世事纷扰之时挤出时间见他。

    陈权真正感兴趣的,或者说有些好奇的是温庭筠的人际关系。

    此人的交际太过广泛了,三教九流无所不包。除了寻常的文人士子外,他还曾以诗词寄李德裕,甚至在李德裕被罢黜后亦作诗声援。他又同牛党中人相处融洽,据闻甚得令狐绹的看中,就连天子都知其人。

    而这两年他也因同令狐滈等人常是厮混声名渐有不堪,加之其人素喜狎邪。倒是搏了个放浪才子之名。

    令狐滈何许人?无才无德声名狼藉之辈。温庭筠怎会如此不智结交此人呢?

    而如再往前算,文宗时的庄恪太子②也与其亲厚。

    这位险些成为大唐天子的庄恪太子死的蹊跷,其中又涉及了内官及牛李两党的争斗③,因此事殒命的也不鲜见,可温庭筠却好好的活了下来。

    更为奇怪的是,温庭筠同这么多极具能量的高官贵胄相交甚笃,可直到今日,既有家世,又兼才名的他在科举上都是未能被取用。

    如此种种也就不由得陈权不好奇起来,暂将去寻马举之事推后,陈权遣人请温庭筠入内,却要看看这位大才子想做什么。

    ——

    “大王,我此番前来是欲求问杜使君音讯的”④。温庭筠并不像传言中那般放浪不羁,在陈权探究的目光下很是腼腆的低声说到。

    “哦?竟是为此?哎~,十三郎尚远在福建,我也有些时日未得其音讯了,如今入了长安,更是无计了,因此,倒是不能答与飞卿⑤呢”。陈权心下一松,也生了些失落,难不成就为此事?于是挤了些笑怏怏的回应着。

    “咳,大王~,今科将至了,我~,听闻郓王喜佛事,我手书了两卷佛经欲献于上⑥,可十六王宅投卷不易,这~,敢求大王助之”。温庭筠脸色通红,结结巴巴的央求着,手也将要伸入怀中,却见陈权皱眉似有不喜,忙是无措的停了下来。

    “哈哈,飞卿,我听人言令狐宰相甚厚于你,何以不去央他?你该知圣人不喜郓王的,他如何能助你”?陈权却不知自己的敏感让温庭筠误会了,对其冒然求托更是生了些厌烦,于是略带几分讥讽的问到。

    “大王,如何言重呢?呵呵,于世人处,我怕只一俳优罢了,宰相于我,亦多爱诗文而已⑦,我已年将不惑⑧,却是一直浪荡于世。入兰室不闻其香,居鲍市不闻其臭,我亦非逐臭之人,然玉川子⑨有诗曰:“虾蟆蟆,叩头莫语人闻声。扬州虾蚬忽得便,腥臊臭秽逐我行。我身化作青泥坑”。世事所迫,香臭如何顾之?只恨今时令先人蒙羞。哎~,我亦知郓王事,可~,现今已是无法了,总是要再试试呢”。温庭筠凄然笑言着,这倒令陈权心生了不忍。在陈权的记忆中这是一位能够留名后世的文人,虽然印象更多的还是放在他异常好听的名字上,但怎也想不到这位名人如今却是如此窘迫。更是念及了自己当年不值一文的时光。

    怜悯之情一生,陈权开始盘算起要不要帮衬上一些,或许结个善缘也可通过此人的文字替自己扬名一番。

    “飞卿,是我无状了,莫怪,莫怪,郓王处你不要惦记了,他自顾尚难,不如你将手书予我罢了,我会寻人替你说辞一番,只未敢作保。恩,如是今科不能成,你若有意,我亦可请托将你放藩镇为用,只不知你意下如何了”。陈权和善的走进前来拉起温庭筠的手臂温言到。

    “谢大王,只望登仕可延家业,余下不敢奢求”。温庭筠闻言大喜,一面连连称谢一面便欲拜下,却被陈权拦住。

    “飞卿,我亦有一事欲要托于你的,我有一故去长者,籍徐州,其人族出则天皇后,可惜~,如今已是血脉尽断,我知你同段柯古交善,其父段太尉妻武氏⑩,我欲求告武氏,取一男丁入嗣承继血脉,恩,当然了,段氏处我亦会有礼奉上,不知飞卿可否助之”?

    ——

    送走了温庭筠,陈权心情一时大好,一来老道之事大概终于可得了结,心中顽石将去,二来则是或许能勾连上段氏。

    贞观氏族志将段氏列为京兆八姓之一,凌烟阁功臣右卫大将军段志玄便是此门中人。

    段氏不同寻常世家,这是个在大唐以武功起家的豪族,别看当下段氏似乎不彰,可其在军中仍有余荫,陈权也不知道会否在将来用的上,但只需要一点小小的善意便能和段氏搭上,这毫无疑问是件极其合算的生意。

    至于温庭筠之事,陈权也有了算计。此事该要落在马元贽身上。

    <divid="a2"><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哈哈,度之啊,你得领禁军,大喜之事,来时我就不愁无人为伴戏耍了,你瞧,这是我好生准备的一些玩物,今时可是俱送于你的,你也知我不受重,这些个物事许是寒酸了些,莫要嫌弃呢”。李温大咧咧的嚷着,倒是一副豪爽之相,而陈权脸色铁青的看着门外走过路过以及一些盯梢者探视的目光,恨不能打杀了这个不靠谱的郓王。

    “咳,大王,入内再谈,天冷,亦将风起,莫害了身子呢”。陈权强忍怒火低声言到,又是一把拉住了仍要言说表功的李温,生生拖入了府。

    大门关上,几个身影对视一番急行而去,也不知将报与何人,又会引来什么变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