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啪”。

    李温已不知摔了多少个杯盏了。满屋的狼藉难寻落脚之处,田令孜踮起脚尖躲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位郓王发泄着怒火。

    自陈权请移镇的消息传出,李温就失了分寸,一个没了兵权的节度使不如猪狗,还有什么用?前几日才刚刚同陈权深谈一番,一转眼陈权先是退却了,当日的种种,李温觉得或许陈权就是有意戏耍自己的。

    离别前陈权可是自称了“臣”的,如今想来多么讽刺啊。

    报复,一定要报复。

    只是想了一番,李温悲哀的发现,自己这个皇子什么都做不了。

    疲惫,失落,早先升起的那一丝野望消散殆尽,李温瘫坐在冰冷的地上,一动也不动,他满脑子都只一个念头,杀人。

    杀雍王。

    皇位是不敢想了,但是命还要留着,陈权是个背信的猪狗,然而他关于雍王的话却成了李温保命的金玉良言。

    心中的那一丝不忍,恐惧,以及本就不深厚的兄弟之情这一刻消失的了无影踪,为了活命,没什么不能做的。

    李温抬起了头,满眼的血丝让这位皇子如嗜人的野兽,他冷冷的盯着田令孜:“我,要杀雍王”。

    ——

    神武军大将军的新任命打断了主仆二人的谋杀计划,李温诧异的愣住了,事情变化的太快,一时难以反应,过了一会他又是狂喜不已。北衙六军神武军占其二,虽算不得强悍,但那可是禁军,是守宿宫城扈卫天子的禁军,这似乎要比千里之外的藩军还要合用些。

    柳暗花明处,李温像个刺猬一般又是缩了起来,或许~,杀弟这种有违人伦,又是极凶险的事情可以先放放了。

    当野心的尾巴重又捉了回来,心情愉悦下,李温矜持的抹了抹脸颊,有些轻狂的踢开地上碍眼的碎片,庄严的坐在了榻上。

    “咳,我就说嘛,彭城郡王忠厚之貌,如何会背信弃义?方才~,或有失言处,实非君子啊。雍王吾弟,咳,寒山和尚有言:“兄弟似冤家,心中长怅怏”。世人大体如此。我这做兄长的委屈些,多体谅便是了,所以~,刚刚的话不需再言了。你去准备些珍稀的物事,我明日要去拜会陈度之,恭贺他领禁军之职”。李温忍着羞意说到,刚刚他可是把陈权的祖宗三代都扯出来骂了一顿,就连颍川陈氏都遭了无妄之灾,而今既然陈权又有了用处,他也只好给自己寻个妥切的借口遮羞。

    田令孜只呆呆的站在一旁,却未见回应,等了一会李温有些不耐烦,正要出言呵斥,田令孜似乎方回过神来,长叹一声低语到:“嗨~,是,奴婢会去准备的”。

    ——

    夜已深,田令孜却是睡不着了,辗转反侧了好一阵,他披上了冬衣起身将窗推开了一条小缝,惨白如雪的月光透了进来,凉意入身,田令孜抱紧了肩膀看着口中的哈气化作一缕轻烟消去。然而心底的愁思却是愈盛。

    郓王~,蠢如猪狗啊,这就是他难以入眠的根由。

    陈权领神武军,先不提这事生的极为蹊跷,便是陈权真的能在神武军中站住了脚根,某说郓王本就极不受待见,便是受尽宠爱难道就可以去交连禁军吗?有几颗脑袋够砍的?

    可郓王就那么堂而皇之的说出了口,真真是蠢如猪狗。有这么一位主人,田令孜觉得自己能活几日只能看老天的恩赏了。

    然而这个蠢念田令孜还是应了下来,只因他想着,指望郓王开窍是不能了,还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至少也要绝了郓王的退路。这位主人太胆小了,又没个担当,如不逼上绝路,恐怕田令孜这一辈子都要在十六王宅里消磨时日。

    所以,大不了一死,起码也算死的轰轰烈烈,弄不好史书上还会给自己记上一笔的。

    想到这,田令孜用力的猛关上了窗,月光遮去,屋内再度陷入了黑暗。

    ——

    杨钦义父子对坐在书房内,两人皆是不做言语,灯熄了也有一会了,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内只有细微的呼吸声发散着情绪。

    “阿爷,我还要去武宁吗”?杨玄略已是第三次问了。之前杨钦义一直沉默不语,这一次,等了会,依旧没有回复。

    “阿爷,我还要去武宁吗”?提高了声音,杨玄略不死心的又是问到。

    “哎,我如何能想到马元贽会忽有此议啊?圣人已是允了你监军武宁,如今哪还有回还余地?你去吧,天亮便去请旨,早些上路呢。马元贽心怀叵测,长安风雨将至了,这一次,不知又会牵连到谁。我杨氏历数代不衰,今时却有些看不准了。你去武宁也好,万一有变也可留条后路呢”。杨钦义揉着额头闷声答到,朝议的突变令他措手不及,也是无可奈何。

    “阿爷,那您呢?要不您也退了吧,今上心思深沉,对您或还不如马元贽那般忌惮,可看样子,早晚的事情罢了,鱼弘志没了,眼见又是轮到马元贽,当下您这位虢国公①也是碍眼的很呢”。杨玄略见父亲总算搭了话,忙将心中所念道出,在杨家,至少在杨家几子能够撑起门楣之前,任何人都可以少,唯独父亲不能。武宁之行是生是死杨玄略并不在乎,他在意的只有父亲的安危。

    “你啊,哎,我也想退,但现今不行,马公度回来了,起用之势也不可阻,还有吐突士晔,有几个月没怎么见过那人了,也不知忙什么呢。在世人眼中是其人无能,理不顺神策军,可果真如此吗?咱们这位圣人的心思~,他可不养闲人的,如果吐突士晔无用,还会保住神策中尉的位置?所以,哪怕是要变天了,哪怕是我死,也要死在枢密使的职司上,现今绝对不能退,一旦我退了,我杨家怕也就没落了”。虽是黑暗之中不可视物,但杨钦义仿佛能看见爱子焦切的眼睛,心中一暖更是定了撑下去的心思。

    “三郎在河阳,一时不忧,可二郎~,阿爷,要不也放他出京吧”?杨玄略沉默了一阵,复又劝到。

    “呵呵,二郎在神策军中,虽只是闲职,但当下亦是关键,不可妄动。三郎,我会召其回来,让他进神武军,且看马元贽要做什么”?

    ——

    “马公公,您是打算做什么”?仇宗亢问到,他被召来听了马元贽的安排有些疑惑,当初可不是这般商议的,那时并没有分出神武军这一项的。

    “呵呵,做什么?就如前时说的,杀了陈权,夺下武宁镇。不过咱家忽是想起来了,当年的甘露之事最终可不仅仅是诛杀些妄人,你莫不是忘了文宗皇帝被囚了”?马元贽有些得意,又是带着些解脱的笑言着。

    “您是说圣人~”。仇宗亢心下一惊,这和他预想的出入太大了,虽说几年前武宗事他也算亲历,但这种事不管何时都不免令人胆寒。

    “圣人还是圣人,任谁也变改不了,只是~,咱家有些厌了,咱家是退了又退,然到头来发现,已没多少退路了。马公度回来了,他也姓马,然彼马非此马。杜工部诗曰:“今之新图有二马,复令识者久叹嗟”。如以马论,咱家早时也能比之拳毛騧吧?圣人御极亦多赖驱使,可咱家不喜其命数,倒是那九花虬颇得心意。所以,你瞧,这二马终还是合二为一为妙,大唐有一马足矣”。②马元贽说的越发得意起来,可惜仇宗亢还是遮着面纱,倒是看不清神情,这让马元贽多少因未见惊叹之状而大感惋惜。

    “马公公~,此事甚大,恕我直言,圣人可不是文宗皇帝,可能囚之?一旦出了差错,谁人可替帝位?神武军~,我虽不忧其为陈权所用,但谨慎些总是该当的”。不知为何仇宗亢有些不安起来,他觉得马元贽有些过激了,也是托大了些,怎也不该以神武军为饵的。

    “呵呵,圣人有子,十六王宅里的王子亦何其多矣,大唐怎也不会后继无人的,你担心神武军?啧啧,咱家这饵钓的不只陈权,也非只是天子,咱家是想知道,吐突士晔去哪了?他在做什么?他这个神策中尉都快被人遗忘了,这越是看不见的才越是危险呢”。

    “还有杨钦义,今日他推举其子去武宁,你说,可会有变”?马元贽探着身子正色问到。

    “恩,无妨,杨家历来谨慎,只要不去招惹了,想来杨钦义不会如何,当年武宗皇帝事不就是这般的”。仇宗亢定了定心神,细思一番坚定的回应到。

    “呼,那就好,那就好,哈哈,咱家也是这般想的”。马元贽如释重负,心中的忧虑也为之一轻,慵懒的向后靠去,只一瞬便已旁若无人的睡了。

    ——

    <divid="p1"><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既然天子未定下把皇子放在这个位置上,那么就是说还有谋划的空间,李绾决定人生第一次来争上一争,反正已是藏不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