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逃”。

    朝议结束后杜悰在四散的人群中凑过来说了这一个字。

    ——

    逃~。

    陈权浑浑噩噩的回了府,他满脑子都是那个“逃”字。

    这又是一个现实同预期产生了极大出入的变故,原本的洋洋得意瞬时成了个笑话。

    他知道杜悰说的是对的,现今只能想办法逃了。

    神武军属北衙禁军,归宦官统领,先不提陈权并不打算自残入宫,便是真的不幸修炼了葵花宝典,天子也不会信任他。

    天子要夺兵权,神武军只是个突如其来递过来的鱼钩,不管最终钓上来的会是什么,鱼饵都是难活的。

    所以,当天子应允了马元贽的谏言后,陈权知道,即便天子或许本不打算要自己的命,现今这刀也是不得不落下了,哪怕只是为了空出个位置来。

    可是又如何逃呢?就凭一同入京的这些个护卫恐怕坊门都是出不去的。原是打算借着移镇的名头堂而皇之的出京,现今这路也是绝了。

    这一刻陈权恨不能时光倒流,如是那样,他绝对不会考虑入京。

    绝对不会。

    ——

    白敏中在回府的马车里哼起了小曲,小调哼的极随意,夹杂着夜晚凛冽的西风,更是有些荒腔走板。驾车的马夫抿着嘴无声的笑着。

    本还以为事情会失控,感谢马元贽,是他将这一切拉回了正轨。甚至比早先预想的还要合意。

    神武军虽是不比当年,但是这刀也一样是能杀人的。

    最好笑的是相必马元贽不会知道这刀会砍在自己的颈上吧?

    当然,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哈哈,好年景啊,你瞧,那树上可是生了芽了”?白敏中借着灯火愉悦的瞟看着车外,忽是笑着问到。

    “呵呵,阿郎说的是,必是生了芽的,定是好年景呢”。车夫一边抽打着马鞭,一边忙是笃定的附和着。白敏中心情爽快,他这个车夫也自然不敢扫兴,哪怕是他并未见到什么新芽。

    “哎。等今时事了,我也该回乡看看了,九年了①,乡音无寄啊”。白敏中有些惆怅起来,这些年的声名狼藉让他从来不敢回乡探望,生怕被人背后咬舌,人都是知耻的。

    但是现今~,只要事情成了,他将成为再造大唐的功勋,过往的委屈也尽可抛却。亦是终能光明正大的回乡了。念及于此,白敏中轻声唱了起来。

    “寄年关,又潸落,春红怎驻?剥褴曲柳,藏就新压欲吐。骤西风,蜷遮青嫩两三户。休住。记当初,瘦发总传章台处。豪侠以为,安醉天涯自与。而今兮,只寻轺马望乡路。却道。残华已是,懒闲终时,困渊方久,难续笙歌年少。计九载别离,太州②空老。华山北去,玉簪插万树,早织肥缟。五鼓忽闻,促下银弓,催上清晓。占个归期,莫许三春到”③。

    “阿郎的吴歌④唱的妙,等那时,且许老奴驾车同往呢”。

    “哈哈,好极,好极,一并回去”。

    ——

    阴霾浮在每个人的脸上,陈权仰头靠在床榻上长吁短叹。

    一支微弱的烛火摇弋着,跪坐一旁的刘邺茫然捕捉着自己那暗淡的影子。早就没了早时的淡然。他怎也想不到会出这等变故,事实上没人能预料到马元贽会将兵权分润出来。

    兵权,这是内官生存的根基,从德宗时宦官领禁军已将八十载,从未有一日松开过。

    这是一个诡异至极的变故,哪怕再蠢的人都不会认为马元贽是出自好心,可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大王,惟今,只有先取兵势了,至少~,如是有变或可借重一二”。刘邺艰难的说到,他现在也是脑中一团乱麻,哪里还有什么秒计。

    “哎,是呢,可你说神武军如何能听我调遣?内官经略数十载了,他们连天子都是不尊的,还有,吐突士晔那等身份都理不顺神策军,我于禁军中并无根基,又如何能支使的动?还有天子~,啧啧,天赐之机啊,如是他不做点什么,呵呵,他也当不了天子吧”?

    “我实在想不通马元贽想做什么,不过~,可以肯定其人所谋甚大,大到足以让他舍得神武军,哪怕只是个幌子。你说~,会不会是要变天了”?陈权想到变天不由打了个冷颤,忙是裹了裹披在身上的锦被。

    “你不是说禁军中有个马将军吗?你为何不去寻他”?一直坐在床脚沉默不语的李琡忽是说到。

    “马将军?马举~,对,对,还有他,正是他”。

    “德昭啊,我非相御者,德昭却贤比御者妻⑤,哈哈,我便去御那马儿,且试其烈”。

    ——

    马元贽懒洋洋的拾起一本佛经,心情虽是大好却有些看不下去了。

    朝议时他一直盯着满朝文武,白敏中和陈权脸色的变化他看的再清楚不过了,呵呵,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现今只要再把郓王拖进来,这局便成了,至于神武军,只是借出去几日罢了,终究还会回来的。

    唯一让他有些顾虑的则是杨钦义会不会坏事呢?

    今日商议遣派武宁监军,杨钦义可是主动请缨将自己的长子杨玄略推了出去的。

    武宁监军怎也算不上个好差事,一旦出了岔子不说天子处无法交待,便是性命也是难保。杨钦义素来看中长子,如何会令其犯险?

    “去,请仇二郎来”。马元贽思虑了一会便唤人去寻仇宗亢。或许这满腹仇恨的仇家二郎有些主意。

    ——

    “你说,马元贽要做什么”?清晖阁内李忱揪着长须眉头紧锁,和前时一样,又只马公度坐于对面。

    “圣人,奴婢以为,马元贽或欲作乱”。马公度照旧不紧不慢的回应着。

    <divid="b1"><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你去神武军副之,不管马元贽有何阴谋,神武军,朕必得之”。李忱迷茫的自言自语着,忽然猛地揪下了几根胡须,似下定了决心,狠狠的敲打着桌案厉声到。

    “是,奴婢领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