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距二月一日还有七天。那首危险的童谚在府衙管制下也渐渐的消散,已是几不可闻。

    但是有心人却还一直悄悄的留意着,时刻准备着。

    有些想着要如何火中取栗得些利处,有些则是考虑一旦乱起该要怎样避祸保全家业。所以一时间在这还自天寒时,竟有不少人离开长安匆忙的走亲访友去了。

    能走的人心里叫着侥幸,可走不了的便是如坐针毡一般了。

    福王李绾就很想离开长安,封王四十六年,身份又是极其特殊,可他还活着,活的还是好好的,这可不是简单的一句运气能解释清楚的。

    前几日天子追尊宪宗,顺宗时,福王作为宪宗唯一的同母弟,天子的亲叔,同是得了不少封赏,这也让一直低调度日的李绾骤然浮现了出来。可这这份恩赏却并非李绾想要的,当日每一双投射过来的目光都如同一把把刀子,他仿佛都能看到刀尖上的鲜血。

    很是敏感的想要逃,但却发现无路可逃,李绾这一世几乎都是在十六王宅里度过的,自宪宗后,这里走出了三位天子,他也错过,或是说躲过了三次。

    遗憾吗?夜深人静之时李绾也会悄然萌发些胆大的念头,然而更多则是庆幸,不管如何,能活着终是好的。

    现今还能怎样?李绾悲哀的发现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如同之前数十年一样,躲在十六王宅,祈祷着永远不要被人看见。

    ——

    陈权面色铁青的拿着手中的两封信,刘翦收到武宁来书片刻不敢耽搁,立下就送了来。

    忠诚,陈权起初看的很淡,生长于千年后,对于封建时代的君臣观念本就嗤之以鼻,所以在大唐,陈权从一开始就只是个投机者,也从未打算做个忠臣,如此似乎也就不便强求他人了。

    可讽刺的是,随着身份的转变,忠诚就变得又是极重了。如今的陈权,已经成了最狂热的封建体系支持者和捍卫者。

    而这两封内容截然不同的信里,陈权看到了危机,更是觉得受到了背叛。

    “你们劝孤来长安,都是这般想的吗”?陈权狠狠的将两封信丢给了一旁的刘邺,怒声喝问到。

    “大王,这~,臣有罪”。刘邺捡起信只粗略一瞟,便明白了缘由,也未慌张,平静的承认了下来。

    “哈哈,好,好的很啊,孤~,罢了,如今还能说什么?我不堪为主,随你们吧”。陈权有些心灰意冷,他一直认为已经有足够的利益将这些人聚在身旁,却未料到这些人比自己还要激进的多。

    是的,陈权贪生怕死,可谁人又能不怕呢?

    陈权又觉得有些委屈,他的确不够坚定,甚至可以称作是善变,但是他敢肯定自己的野心并不是那么容易平息的。

    南下之策已定,如无意外,这是必然要做的,可到底为什么身旁的亲信会认为自己再行反复呢?

    “大王,臣等非是不忠,只是如今~,不可再留什么退路了,这不仅仅是臣属之意,便是士卒亦是如此”。刘邺上前一步,轻声解释到。

    “呵呵,好,所以~,想来是要杀郑光吧?唯有此才可绝了退路。然我只有一问,你说,我可还能回武宁吗”?陈权讥笑起来,他站起身来直面刘邺沉声问到。

    “咳,大王莫忧,臣有定策”。

    ——

    李忱听闻陈权求见有些意外,犹豫了片刻还是召其进来,既然还演着君臣相得,面上的样子还是要好好扮下去。

    “你要移镇为官”?李忱猛地站起身来,脸上虚假的笑容也被惊诧取代,他怎也想不到陈权会有这样的请求,难不成自己看错了,这是位忠臣?

    “回圣人,正是,臣请献武宁于朝,还请圣人新择一藩与臣安身”。陈权恭敬的说到。

    “这~,度之,你可是真意”?李忱走近前来,满眼的不可置信和期待。

    “圣人,臣不敢虚言,想来圣人也知,臣出身贫贱,功利之心却是重了些,可为臣子者,忠为本分。臣不愿史书里被记上一笔乱臣贼子之名,故而臣愿献武宁,只求一忠名”。

    陈权说完便要拜倒,却被李忱一把拉住,现在李忱心里有些乱,更是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等好事,莫不是陈权疯了不成?

    可不管真假,直言拒绝都是不可能的。话柄已是递了过来,坐实了才是首要之事。

    <divid="b1"><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圣人,这事确要谨慎些,臣以为,可速遣监军,先行监视。恩,节帅倒是不可急于一时,武宁不恭数十载了。河冰结合,非一日之寒,积土成山,非斯须之作,如是骤然行事,恐生变故。不妨择一王子遥领些时日呢”。

    “只~,臣请圣人恩许些时日,臣之家眷尚在彭城,恐军士作乱害了家小呢~”。

    “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