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长安的纷乱并未影响到武宁,或是说还没来得及影响武宁,只是现在的武宁镇也有自己的麻烦,还是不小的麻烦。

    郑光来了,来了之后因陈权入京,留守武宁的几人对征讨淮南之事只是一味推脱,郑光也未强求,略提了几次就不再言说,竟日里和马植及被贬来的那三人饮酒作乐,连朱邪赤心都只闹了一阵便偃旗息鼓,现今鞍前马后的随扈郑光奉迎着,听闻郑光极喜这胡儿,亦是放下了身段百般拉拢。

    世人皆不傻,郑光的表现实在有些反常了。在大唐,寻常情况下官吏不可私自出境的,随着大唐中央势衰,管制上却有些松懈,但是一旦为人知晓,那也会是个麻烦。即便郑光是国舅也是如此,甚至可以说他这个国舅要更谨慎些。

    然而现今郑光就待在彭城,仿佛一个闲人般,天平镇的职司似也全盘放下,如果说这仅仅是为了会友游玩,恐怕傻子都不信。

    可问题来了,郑光毕竟是天子母舅,他如不打算走,旁人还真是不好驱赶。

    杜方这个留后因此相当的抑郁,他出身太过轻贱了,除了军伍中的糙汉子不大在意这些外,哪怕寻常的官吏对他也更多是有惧无服,所以现今明知道这几人凑在一起没什么好事,但是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曹全晟任了衙内兵马使,不过其尚留在泗州接应楚州的郑畋,而当下彭城三足鼎立,韦康知政,杜方掌印,鲁滔领军,这些时日下来三人倒也还算和睦。

    今日郑光又做了件让人头痛的事情,他竟叫人把侍妾从天平镇大张旗鼓的接了来,看来似有长留之意,这番举动唬的三人赶忙聚在一起商议起了对策。

    ——

    杜方揪着胡须愁容满面,他现在格外抱怨韦康等人,当初陈权入京杜方是仅有的阻拦者,如果陈权还在,这些个麻烦怎会轮到自己挠头。

    “令平,你说吧,这该如何是好”?杜方没好气的问到。

    “咳,原象,你别急啊,我以为他们掀不起什么风浪的,如今武宁兵马俱在,就凭他们几人,便是有心作乱也是无力为之,你啊,且宽心呢”。韦康有些尴尬的宽慰起杜方,他也是当日力主劝说陈权赴京的人,如今面对杜方的不满,也只能陪笑了。

    “不急?呵呵,那几人既杀不得,又打不得,就只能这般眼看其勾连行事。至于兵马,你莫不是忘了还有那沙陀胡儿了?如是其骤然发难~,哎,前时彭城乱事不远矣呢!当初我便说大兄不该入京的,凶险不说,如今武宁的种种亦是不好轻断,你们啊~”。杜方白了韦康一眼,不耐的埋怨着。

    面对杜方的指责韦康沉默了,他先是瞟了眼一边看戏的鲁滔,犹豫了好一会方才解释到。

    “原象,非是我等要置度之于险地。而是~,度之变了啊,过往度之胆气何其之壮,然自武宁平定后,度之便生了怯意,他惜身之念甚重,我说难听些,如是朝廷许他永镇武宁,他恐怕真的会这般过一世的。哎,说来这本不算错,可~,现今的武宁已不仅仅是他的基业了”。

    “王智兴当年入京得享太平,王氏一族亦是尽收荣华,但是谁还记得王智兴帐下之人?他们又是如何了?银刀都何以不恭?非是不愿,而是不敢。况且这世上又有几个胡庆方那般好命能多熬二十载的?狡兔死走狗烹,我辈皆是走狗,可亦有求存之念的”。

    “河北三藩乱了百年,藩帅也是换了不知多少家了,然其离心之意几未改过,便是恭顺也只是一时,这里确有骄兵之因,但朝廷又何尝不是助纣为虐呢?自安史贼乱后,朝廷恐地方再生乱事,而地方则忧为中枢忌,彼此几无半点信任。贞曜先生①诗曰:信任为股肱。啧啧,这话何其之妙的。话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是万难。当年武威郡王,恒山愍王③之后李载义②掌幽州时,其人对朝廷何其恭敬的,可结果呢?杨志诚只一介匹夫,如何能恰逢朝廷赐功德碑时作乱驱逐李载义④?呵呵,朝廷盼着藩镇乱,最好是自相残杀,杀的尽了,这天下也就平了。杀人~,你我都是染过血的,去年武宁几番变乱死了多少人?如今你可还记得几人的名姓?度之怕了,也是厌了,但是帐下儿郎该要如何?这都是朝廷眼中的贼兵,同常说的河北贼并无不同的。你说,当下可还有别的生路吗”?

    “南下之策已是定了,可他~,他想的多了些,周全却是该当,不过这天下事哪里有万无一失之理?故而今次入京也算是个机会,有些事情,不妨趁他不在做实了为妙”。

    “可如是大兄在京中遇险呢”?杜方追问着,他不得不承认韦康的话有些道理,陈权确实是变了,除却胆怯,更多的是深沉,杜方也常是感慨自己和这位大兄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了。但是此刻韦康话里透露的危险意味仍让他不由警觉起来。

    “李娘子已有了身孕,那一定是,也必须是男儿”。韦康斩钉截铁的回应到。

    “咳,如若不是呢”?鲁滔玩味的盯着韦康,轻声笑问到。

    “武宁是度之的,也是我们的”。韦康垂下了头,迟疑着,等其再抬起头时,说出了这几乎令时空都为之一凝的话来。

    ——

    郑光已是饮到微醺,醉眼惺忪的遣开了舞妓,等歌舞散去,郑光的眼睛也亮了,哪里还有半点醉意。

    “哎,我的名声如今怕是更为不堪了吧?可非如此不好调军入武宁,也只好借着护送家眷之名为之了。可惜啊,人马还是太少了些,赤马将军⑤虽勇冠千军,然武宁拥兵数万,哎,此事如何决断,诸位可有良谋”?郑光摇头苦笑,一面调侃着,一面环顾屋内几人出言问到。

    “国舅,如战事起,我等定不能胜的,故而,还是该从旁处着手。武宁镇~,说难不难,先说军马,武宁镇军马数万,然其多是新募之人,忠心能存几许?还有则是陈权的安排有些错漏,他不该委杜方留后的,那人出身太过卑贱了,如今武宁官吏虽是寒门为众,但寒门士子亦为士人的”。

    “陈权~,太好权术,也太过小心了,杜方的出身确是不会对他这个藩帅有什么妨碍,但他却忽视了士庶之意,且为求周全其又肆意分润留后权柄,现今杜方也只是个供起来的石佛罢了。说实话,韦康才是这石佛的最佳人选”。

    “所以,想取武宁,着实不难,只需陈权能多留在长安些时日即可,能让我等多些时间收揽人心。如此不需刀兵即可平定之”。马植捋着长须自信满满的高谈阔论,他知道自己的话多少有些想当然了,而且还是言之不尽,但是这个时候也必要说出来。郑光的到来把这些人汇集在了一起,大家也有了共同的目标,然而每个人心底也都有着自己的算计,有人想建功立业重回长安,有人欲要取悦天子,而马植,他则生了接掌武宁之念。所以这件事他需要保证事情按照自己的谋划进行下去。

    “恩,马相说的有理,这样吧,我会上奏天子,必要留下陈权些时日呢,我等再仔细谋划一番,定要万无一失才是”。

    ——

    送走了韦康和鲁滔二人,杜方终是瘫坐在椅上绝望的喘着粗气,他现在格外的恐惧,他怕武宁的基业会丢在自己手中。

    韦康的话意有些含糊,但是那绝对不是什么忠言。而这其中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当日劝说陈权赴京的人都是这般想的吗?

    藩镇不忠于朝,而军士亦少有忠念,这是大唐百年来的世情,曾经杜方以为武宁会是不同的,但是现在他的信念开始慢慢的崩塌。可他又能做什么?

    节度留后,本该是拥有全权之人,但是陈权的安排让他成了个有名无实的象征,刘邺,郑畋二人都不在,当下武宁政事几乎出自韦康一门,而军伍之中~。

    鲁滔,曹全晟。

    杜方已是不敢再想下去了,现在他只盼着陈权能够快些回来。

    提起笔来,疾书一封遣人送了出去,杜方迷茫中突然想到了李娘子,或许那才是底牌。

    一定要护住李娘子。

    ——

    韦康回府之后关起了房门,长叹一声提起了笔,他在想这封信该要如何书写呢?

    他并没什么异心,至少现在没有,而方才的话也是出自肺腑,武宁镇确实不再是陈权一人之事了。

    <divid="b4"><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就这般过了一夜,天将亮时,韦康方才写下来几个字:“安,勿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