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玄都观的桃花还未及开时,加之当今天子崇佛,道门着实是低调了许多,连带着玄都观也是有些冷清起来。

    等入了观,陈权才是发现,玄都观的冷清落魄中却别有一番热闹。二月的科考将近,不少士子都托寄于观中,也多是寒门子弟,京中居大不易,耗费甚巨,如今玄都观开门迎客,倒也算是填补了些名士愈发稀少的遗憾。

    陈权和郓王只是寻常装扮,漫步于古观之中,不时便有士子擦身而过,见了生人略诧异了下,就又是捧卷急行而去,两个陌生人远不及将来的命运之考来的重要。尽管多数人都明白,按大中朝的科考取士标准,寒门几乎是半点希望也无的。

    特别是今年知贡举的又是魏扶,这位大中元年的知贡举之人。

    知贡举意为“特命主掌贡举考试”。按理该是礼部侍郎亲任,但是理只是理,如何行事这要看天子的意思了。当今天子甚重科举,加之过去的一年实在有些狼狈,一任侍郎怕是不足显示其重,故而魏扶这位有些透明的宰相又是抱病中被提了出来。

    魏扶,大中元年时其还是礼部侍郎,当时他还在贡院做了一首诗:“梧桐叶落满庭阴,锁闭朱门试院深。曾是昔年辛苦地,不将今日负初心”。诗写的是不错,然而士子可不买帐,因其几乎尽放高门,甚至不惜改制补录子弟,便改其诗为“昔年辛苦地,今日负前心。”以做讽刺。

    今年又是魏扶,既不合理,亦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说,圣人这是何故?魏相之前已是掌贡一次了,不该再选他的,去年就大体说是裴休的,即便裴休放了盐铁使,但也不该是魏相的,这事~,有些诡异呢”。李温今日甚是乖巧,约了陈权后竟是未谈斗鸡之事,满腹心事沉默着同陈权来了玄都观,或是因见了些士人,或是因人多了些,一番热闹下他也终于是开口搭话。

    “呵呵,魏相据言身子不好,想来熬不了多久呢。东风至,酒湛溢。鲸鱼死,彗星出。天道自然,非人事也,既非人事,便不可责于人。而且他是供职兵部,用兵部的宰相掌贡举~,啧啧,想来圣人有用兵之意了吧”。陈权漫不经心的回应着。观内的景色很是枯燥,这一会便让他有些心烦起来,老道的影子又是浮现出来,这个大概是自己永远无法摆脱愧疚的亡人。

    “用兵?哪里?武宁吗”?李温一愣,急忙问道,他这几日一直想着田令孜传回来的话,举棋不定下就连戏耍的心思都是淡了。

    “哎,大王,我也不知,但愿不是吧,我愿做大唐忠臣,可也不甘为三郤,如是朝廷兵指武宁,那~,那还是现在便杀了我吧”。陈权拉着李温随便寻了个矮阶坐了下,捡起一根枯枝把玩着,就这样极其坦诚的对李温说到。

    “嗨,你~,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既已入京,想来该有些忠义之心,何不交出兵权,朝廷必是不会有亏与你。还有,田令孜都与我说了,不单单是陈氏之事,还有雍王。雍王,也是圣人子,是我的同父之弟,你~,你怎可起那恶念呢”?李温恨恨的说到,声音有些高,惹得几个士子怒目而视。

    “大王,何全升在京,张直方也在,朝廷是如何对此二人的?您说,如我帐下无兵会是如何?兰陵庄王同何太师也算是于国朝有功了,亦是保不了后人,我可是连祖荫也无的。又该如何保全自己,保全家小“?

    “还有,我无恶念的,雍王与我何干?雍王又杀不了我,所以,这善与恶,于我无关呢“。陈权鄙夷的瞟了眼李温,言语间极不耐烦与不恭,这位郓王实在不堪,自己想得实利却要把脏水泼给别人,难怪其不招人待见了。

    陈权的眼色让李温瞬时涨红了脸,羞辱感险些令他勃然怒起,只是稍一打量陈权高大的身形,再垂首瞧了瞧自己,怒火顿时化成了恐惧,他这个皇子极不得宠,至少是从未指望像寻常百姓家那般会有父亲帮着找回场面。

    “你~,哼,可是圣人~,如是知晓了,我可还有命在”?过了好一会,见陈权也不做理会,李温讪讪的又是问到。

    “前几日我一直想不通为何要追尊二帝。当下已是大中四年了,欲要追尊为何偏是今年?方才看了这些个赶考的士子才是恍然。士子们考的是大唐的功名,而这功名又是得天子所授,天子啊。说句大不敬的,圣人御极颇巧,去年变故又是多了些,难保会有人生些妄念,而追尊宪宗,顺宗,这是在追法统,啧啧,圣人却是好权术的。权术,重于术。大唐何等情形您便是在十六王宅也是该知的,几代天子皆是宦官所立,可是宦官也要得了由头才是,一位成年的皇子,至少可保不会像之前那般,来个皇叔,或是皇祖继位。而今只大王成年了,雍王~,也将成年了,物以稀为贵,可如是孤物呢?没什么比江山社稷更重之事了,便是皇子~,也是不能相提的。大王,言尽于此,我再不会提了,省得令人误会”。陈权强忍着烦躁解释到,他也是暗下决心,玄都观这个地方再也不会来了。

    “咳,宦官~,我与之不想熟的,马公公虽有些善意,但是~,神策军两中尉掌兵权,他们如何瞧的上我这个不受宠的皇子。还有朝官亦是如此,这次议储几无人提我的,哎”。

    本不打算再理会,然而李温的话却令陈权生了兴趣,这位郓王原来也不蠢的,于是陈权沉思了一番又是说到。

    “鱼弘志不见了,这是当下圣人的困境所出,如是鱼弘志还在,即便是其桀骜不恭了些,可也不至让马元贽独大。吐突士晔一直无法理顺神策军之职,我入京来尚未见过他。说实话,我是不解为何鱼弘志会消失了,这实是愚蠢了些。而内官,神策军最重,但却是要人命的,圣人还自盛年,有些东西便不能碰,反倒是枢密使及领其它职司的内官,却可结交一番。内官勾连甚深的,谁都不知背靠着哪位神佛。至于朝官?哈哈,圣人又非真意,朝官个个精明似鬼,哪个会轻论之”?

    “大王,今日之谈,我皆言出肺腑,您是皇长,这是天赐之位~,您,哎,细思之吧”。陈权说完有些倦了,也不理李温,自顾站起身来缓缓的向着来路而去。

    “大唐的天是圣人~”。李温看着陈权高大的背影,嘴里苦涩的喃喃到。

    ——

    将出玄都观,迎面而来一熟人,那人看见陈权后有些慌张,手足无措的便要奔逃。却被陈权大喝一声唤住了。

    “黄巢~”。

    ——

    “大王,您~,小生,小生一时眼拙,未见大王于此,失礼了”。黄巢垂着头恨不能抽自己几个耳光,当初本是一路辗转要回曹州,可自遇贼后,落魄时细思一番却又担心陈权寻了家去报复,于是便厚颜求了偶遇的几位士子一并入京。

    入京,黄巢原只为躲避灾祸,但是定下心来一想,或也是机缘所在,或是上天指引今科能中呢?

    后来听闻陈权也来了长安,黄巢并未在意,长安那么大,自己又深居玄都观,哪会轻易遇上,更不要说科试将近,为了个微乎其微的危险便放弃这莫名的机缘定是万万不能的。却不料今日这般倒霉在此遇上了。

    当陈权脱口唤出本名,黄巢心如死灰,果然,这恶人还是去探了自己的底细。

    懊悔,恐惧,还有心底的怨恨接连浮上心头,黄巢不敢抬头,他怕眼中的恨意会让自己丢了性命。

    “呵呵,无妨,无妨,你呀,虽是用假名欺瞒于孤,然~,孤不怪你,本也没什么大碍的。怎的,你来此可是为了今科之试”?见到黄巢对于陈权来说完全是意外之喜,这个记忆中大唐覆灭元凶的出现,让陈权又重生了几分豪气,至少方才的抑郁已是尽消。他甚至忽然生了恶趣味,如果黄巢高中了呢?

    “哦,这是郓王,快来见礼”。陈权热情的招呼着黄巢,只是他并不知自己的热情在黄巢看来,却是险恶至极,这定是为了让自己出丑才做的。

    ——

    潦草的礼罢,黄巢便捧卷告辞,也未表现出攀附之意。这倒让李温生了好感,现今哪个不是投卷以行攀附,如黄巢这般耿直的士子实是难寻了。可惜是寒门之出,今科怕只是走个过场了。

    于是便好心的提了一句:“今科魏相知贡,恩~,不易之,或可再等等呢”。

    ——

    二人已是离去,只留了黄巢呆立原地,手中的书卷已是落下。

    恨,从未有这般恨过,在他看来,方才郓王的话已是定了他的命运,说是今科,可恐怕是永不能中的吧?

    <divid="b6"><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