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壮徒恒贾勇,拔拒抵长河。欲练英雄志,须明胜负多。噪齐山岌嶪,气作水腾波。预期年岁稔,先此乐时和。

    玄宗皇帝的《观拔河俗戏》很是应景,至少陈权就是看的津津有味,只是心里还有些忐忑,他生怕会像小说中写的那般,天子在这个时候寻他麻烦,比如说,叫他下场。

    百官的反应却并不算热烈,今日太过诡异了。天子着了冕服,而那彭城郡王亦是如此。满场的常服中混进了两个格格不入的,天子白珠十二旒,陈权则是青珠九旒。两人又是站的极近,近到都将几位皇子挤到了一旁。猛一看,这场面着实有些趣,也不由的让人浮想联翩。

    ——

    “度之,你瞧大唐军士可勇”?李忱已是生了好一会闷气了,特别是陈权厚着脸皮生生挤过来无事人一般站在身侧,陈权甚是高大,这倒显得他这位天子不够英武了。可群臣面前为这点小事又不便发怒,于是只好强忍着,观了一会热闹心中念起,方挤了些笑容和善却有些莫名的问到。

    “圣人,神策军自是勇武,果然不愧天子禁军之名”。陈权笑着附和到,只是这场中的南衙将士却是被他有意的忽略了,话语中只提了神策军。

    “神策军~,呵呵,是呢,是呢,朕~,也以为如此。哦,听说昨日你去了永裕那?你呀,京里也是没个相熟的,永裕也是,怎才请你过府呢?有暇时朕倒要好生说说他了”。神策军之痛让李忱眉头轻皱,沉默了一下复又说到。

    “恩,臣与杜十三郎历来亲近,昨日杜仆射寻臣问了问,京中却有些孤单,不过也是不便叨扰生人,毕竟~,为臣子者亦是难为。熟络了,惟恐为人猜忌结党,生疏了,又怕人说是不礼,长安啊,美则美矣,可臣却有些不惯于此,倒是该向圣人请辞呢”。陈权拨弄了下有些碍眼的玉旒,似无意的轻声回应着。

    请辞?这话一出李忱立下转过了头,透过遮住眼睛的旒帘死死的盯着陈权。不能放这人离开,哪怕是杀人也不能让其出京。这是李忱此刻心中唯一所想。

    武宁的局势正如白敏中所言,根基不稳,陈权就是武宁唯一的核心,只要留下陈权,假以时日武宁必将分崩离析。

    可要强留藩帅,必要寻个合适的理由,如今天下不知多少有心人盯着长安的一举一动,大唐不比盛年,有些事不能妄为,不仅仅关乎他这个天子的声名,甚至也是诸藩来时会否顺从的关键。

    “咳,度之啊,朕前些时日政务繁忙,倒是有些怠慢了,等这几日事情理顺,定要寻你好生饮上几杯,嗨,莫要推辞,便是如此了”。李忱一只手攥住了陈权的手臂轻轻摇了摇,另一只手拨开了陈权冠上的充耳,凑近了耳边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低语着,声音好似金石一般沙哑,冰冷。留意着天子举动的群臣不知其详,却是心中叫骂起来,更是对陈权得了天子亲近生了嫉妒。

    “是,臣领命,只~,圣人,臣请遣监军赴武宁。武宁,是大唐的武宁,臣,亦是大唐的忠臣。或许天下人不信,然臣~,哎,自会证心于世人的”。

    “还有,淮南有变,不可轻视之,臣请速遣宰相执淮南。圣人,淮南一旦不可制,大唐半壁江山亦将沦陷,还请圣人三思”。

    “哦,神策军虽勇,然毕竟久疏战阵,武宁兵勇过重,如是圣人许之,臣愿献几军使做扈从”。陈权嘴角微抽,他知道想要离京没那么容易,因此对于李忱的拒绝也是不以为意,忙又将心中的谋划说了出来。

    “呵呵,今日不提政事,只娱戏之,此事~,再说呢”。李忱放开了陈权的手臂,又是甩了甩衣袖,鼓声震天,喧声雷动的牵钩之戏已渐要分了胜负,李忱的话语混在这喧闹中,也不知陈权听到与否,两人皆是无事一般重新看起了热闹。

    ——

    马植在彭城愈发逍遥起来,他发现武宁实在是个好地方,不但躲了朝中的尔虞我诈,更是有了些意外之喜。

    前时放逐而来的三刺史很快凑了上来,三人都是被逼应了职,如今马植的前来让他们寻到了诉苦之人,即便马植亦是被放逐之人,可宰相毕竟是宰相,就算只是个死人也是高于世人一等,更不要说马植还活的好好的。

    陈权的离去明面上对武宁没什么影响,然而几位混迹官场甚久的职业政客立下就发现了其中的差别,陈权无后,武宁所取亦是用巧,如今军中也好,府吏也罢,并无一个可以压住阵脚之人。

    杜方这个留后虽是得信,但出身太低了,兼之杀伐过重名声也是不大好。余下几人多是武夫。而郑畋这位谋主已去了楚州坐镇。至于韦康~,世家子的习性与几人却颇为谈的来,底细也越发清楚,此人才疏,不足为虑。

    如今的武宁,李德裕之女反倒成了定海神针,李德裕的名声太盛,这份遗产可不是一两日能夺得。

    陈权走后第三日,郑光来了,这个小团体也充实了起来,当朝国舅的存在,让许多心中的谋划渐渐清晰起来,也多了底气,只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

    ——

    郓王李温与雍王李渼站在一起,除了初见时的寒暄再也无话。本就非同母,加之天子有意的区别对待,两人年岁又是渐长,心底也各生了算计。

    当李忱拨开陈权的充耳时,不远处看着的二位皇子都是有些诧异,这般亲近的举动可实在不寻常,李渼不由先开了口。

    <divid="b6"><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你~,你~,私交藩帅恐是不妥吧”?李渼心头一紧,有些磕绊的斥责起长兄来,声音有些大,惹得身旁不远处的杨钦义皱了眉,偷偷瞟了瞟天子,天子好像是未听见此间的言语。

    “哈哈,那有什么?兄弟几人只我放了十六王宅,所以~,嗨,有些事你我都是清楚呢,所以~,我怕什么?早时福王叔祖说的好,无欲者,无惧之”。李温满不在乎的顶了回来,话音刚落,一个略显粗狂的声音接起了话。

    “哈哈,大王所言极是,无欲者,当无所惧”。马公度笑言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