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陈权着了冕服”?李忱停下脚步,不由低下了头打量着自己身上略显简朴的常服,语气说不清是否愤怒,只是身侧的小宦官确是矮了矮身子,忙鼓起勇气回应着。

    “回圣人,是呢”。

    “哼,回去,换冕服”。

    ——

    麟德殿是大明宫最大的一座别殿,足矣容纳数千人,大唐的宫廷宴会亦时常于此举行,天子未到,麟德殿内气氛也还不错,相熟的人三三两两聚集着,耳语着。

    陈权有些孤单,李琡入了后宫,身侧如今只有同是无人理会的张,何二人。便是刘邺都遇到了几个父辈的同僚过去应酬。

    好在何全升虽是不受待见,但怎也在长安日久,朝中公卿多也是识得,倒是在一旁替陈权指点着名姓。

    ——

    陈权的眼睛紧紧盯着杨钦义和马元贽,这是长安城内除了天子外最让他好奇的两个人,刚想去搭个话结识一番,目光中却出现了个熟人,曾领神策军来过武宁的马举手持长戟站在殿角处,似在护卫。

    “马将军,你~,你怎在此”?陈权走了过来,并未理会马举皱起的眉和欲要躲避的行径,轻声问到。

    “咳,陈~,大王,下官~,下官奉命护卫,未能与大王见礼,还望恕罪”。马举昂着头很是生硬的回话,这让陈权越发好奇起来,这马举前时可是个虞候,又是受了马元贽遣派,定该是亲信之人,甚是有些亲眷关系也未可知,如今怎会如普通士卒一般侍卫呢?

    “咳~,大王,鲁将军如今可好?呵呵,早时于他把酒言欢,倒算投机的很呢”。马举未等陈权开口询问,又是出言问到,眼神中也漏出莫名的渴望。

    “你问鲁彦忠?哈哈,他很好,前时他领军附随郑国舅征讨魏博,回镇后因其功业得任了濠州刺史,加右都督衔,哦,对了,这次我入京,命他为都知兵马使了,彦忠啊,大才。如同将军一般的大才呢”。陈权轻眯起了眼,心中似有了明悟,朗声回应到,这马举前时所见甚是桀骜,但听闻也是个统军的好手,在神策军中亦是声名显赫,虽是不知为何沦落当下的地步,但是如能交好,陈权并不会吝惜善意。

    “呵呵,哎~,鲁将军~,好命呢,我~,下官因晋国公事受了罚,难能保全了性命,可~,实是无颜再见故人了”。马举眼中的渴望尽去,很是失落的喃喃着。

    “王元宥?马公度还是仇文义”?冤死的王元宥被提及,陈权顿时紧张了起来,方才温和的语气也变冷了,心中更是狂骂大唐的宦官,一群个没卵子的却是彼此结亲枝繁叶茂,哪怕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都有可能身后站着几尊大佛,更不要提王元宥这位晋国公了。

    其妹是仇士良叔父仇文义之妻,其女是凤翔监军使,左领卫上将军马公度之妻。两氏权宦之家,便是陈权在长安也要退避三舍的。更何况早先已经同仇氏结了怨,为了个不知能否得用的马举,不值得再得罪马公度。

    “不知呢,想来是马公公,哦,对了,马公公回京了,据言~,可能会知内侍省的,嗨,大王,下官还要当值,不便与大王叙旧了~”。马举突然神色一紧,忙正言到,陈权转过头去,却见马元贽正满脸笑意的走近前来。

    ——

    “彭城郡王~,啧啧,咱家可是仰慕已久了”。马元贽深深打量了二人好一会方才笑言着寒暄起来。

    “哈哈,马公公说笑了,今日虽是初识,然马公公于我照拂颇多,我是感激不尽的,今次入京本该亲去府上拜访,然~,您也知道,我这等人还是安分些,省得给您招惹了麻烦呢。今日麟德殿群贤汇集,可惜啊,您瞧,除了马将军,我也不知能与谁人一叙了”。陈权如同老友一般挽住了马元贽的手臂,悄然将其拉的远了些,很是熟络的回应着。

    “哎呀,你这话说的,怕什么麻烦呢?你送来的佛骨咱家是甚喜的,前些日郓王遣人好生央求,咱家这才借了出去,不瞒你说,咱家不舍呢。至于麻烦~,京里讨活不易,贤良虽多,小人亦多矣,可咱家以为,这都算不得什么,便以这麟德殿来说吧,人多,热闹,却也有些杂乱。可只要神策军儿郎还在守护着,这麟德殿里就生不了大事,任谁有天大的本事,亦或吞天的心思,在神策军面前,还是收一收呢,你说是不是”?马元贽同陈权二人旁若无人的在麟德殿内闲庭信步,行过之处诸公卿皆是垂首避让,如果不是其话意有所值,陈权还是很享受这狐假虎威的愉悦的。

    “马公公说的是,有您在,这麟德殿出不了乱子呢,哈哈,我亦是可以宽心了,或许您也有听闻,嗨,京中有人不喜我,欲行不轨呢,不怕您笑,我已遣人回武宁了,想着或许再调用些兵马,怎也要保了性命的”。陈权一边说着,一边感受到马元贽的手臂一绷,瞬时又舒缓了下来,这一番微弱几不可察的动作让陈权警惕起来,莫不是马元贽也参与了?

    “呵呵,勿忧呢,在京里,没人敢那么做的,莫言天子不许了,便是咱家也不能容贼人生乱。哦,你打算何时回武宁呢”?马元贽停下了脚步,略扬了扬头,盯着陈权问到。

    “过了二月一,如是天子应允,我便回去”。

    ——

    “杨相,杨叔父,小侄有礼了”。暂别了若有所思的马元贽,陈权径直去寻了角落中的杨钦义,出言便是以晚辈自称。

    “恩?大王此言何出”?杨钦义诧异的瞟看了一番,轻声问到。

    <divid="c7"><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咳,武宁镇是大唐的顺藩,我知此言或不足以服人,故而有一事相求,武宁按例该遣监军的,旁人我却不信,听闻叔父家几位郎君贤德,可否屈尊往之”?

    “远谪南荒一病身,停舟暂吊汨罗人。都缘靳尚图专国,岂是怀王厌直臣。万里碧潭秋景静,四时愁色野花新。不劳渔父重相问,自有招魂拭泪巾。丈人的诗我是甚喜的,叔父,四时各有其色,还望您深思呢”。陈权低声念着李德裕贬黜时的旧诗,满含深意的说到。

    “此事~,天子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