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大中四年一月十五,望日。

    拔河,旧时称牵钩,在大唐已经开始使用拔河这个陈权很是熟悉的名字了。同样的拔河也是这个时代上至天子权贵,下至庶民百姓都极爱的游戏,望日拔河亦算是传统。

    但与后世不同的是,这个时代的拔河是一条粗绳,两头分系小索,小索挂于胸,背身而拉。

    在求见天子的第二天,皇宫里的拔河比赛按例举行了,陈权身为彭城郡王,也是目前唯一得封王爵的藩帅,自然得到了邀请。

    如是前些日,陈权定是不愿去的,这种大场面人多杂乱,极易生事,他可不愿将命丢在看热闹上,但是昨日杜悰的话让他反思了一番,确实,在长安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一味的逃避是无用的,还不如就像入京那天,搞个大阵仗,能为人记,便是为人忌。

    ——

    拔河,对李忱说只是个游戏,可有可无的游戏,早年大唐鼎盛时倒是有些趣的,常邀请番邦观看,名拔河于内,实耀武于外,由此还有不少诗词歌赋流传于世。但是现今大唐的处境,欲耀武扬威也缺了底气,然而这一次却是不能少的,不为耀武扬威,而另有它意。

    大中三年客观来说,中规中矩,虽有小乱,但是对于李忱这个天子妨碍不大,毕竟还有三州归国事,这等荣耀加身,也算是功过相抵了。所以至少如今,李忱这个皇帝的名声依旧不错。

    天子勤俭爱民,时常出宫游历,遇到百姓也是和蔼,甚至多有赏赐,这样的天子对于大唐百姓来说,或许比不得武宗英武,但是确多了份亲切。至于天下生乱,这干天子何事?明明就是那些个乱臣贼子不轨于世,天子嘛,还是好的。

    但是李忱自己对过去的大中三年是挠头不满的,藩镇生乱未平,内官逼迫日深,加之天灾等事,这一年放在史书上能写出几句好言呢?

    所以,这次的拔河他要亲自参加,一来与民同乐,二来,是要追尊宪宗和顺宗皇帝,大赦天下。

    原本这种种事项是大中四年的首日就要颁行的,可却因陈权的入京耽搁了,半个月了,也该到时候了。

    ——

    穿戴齐整,陈权携众人出了府,只是这阵仗却有些浮夸了。

    象辂车,朱班轮,八銮铃,左为建旗,右持长戟,后领随扈。武宁入城的人不多,凑不足的侍卫还特意寻了张直方与何全升二人遣人帮衬。

    “怎样?可是太招摇了些”?陈权摸索着头上的九旒冕,有些尴尬的问起了一旁偷笑的李琡。

    “还好,今时虽不是大祭,不过~,你怎也是郡王,这服也是能着的,只是~,我是不会笑你,旁人就不知了”。李琡抿着嘴忍下笑意宽慰到,她也是觉得陈权这一身实在滑稽了些,只是要在一众朱紫中脱颖而出,怕也只有这冕服才行了。

    “嗨,笑吧笑吧,我是要和天子站的近一些呢,安全点,哎,真是麻烦的,等熬过这个月,该要想办法离京了,只是不知能否如愿”。陈权长叹一声,这也是他最发愁的事情,入京容易,出京呢?虽是昨日离了杜府就遣人急书回去,唤杜方等人提防马植,但是他始终放心不下,更何况,一任藩帅离镇太久,这个本就没有多少忠诚的时代,他也是不知道武宁是否还姓陈了。

    “没事呢,先是过了这关再说,只要保住了性命,后事再行谋划就是,今日~,小心些,朝堂里的人心思多,若是有人欲要搏名,你啊,就是个最好的箭靶了”。李琡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也不由苦恼了起来,毫无疑问,她这个宗室女已经成了陈权递出去的把柄,就看有谁愿意拿这生事了。

    ——

    大明宫前,陈权很是不愉快的遇到了老熟人白敏中的车架。

    “啧啧,彭城郡王这是~,哈哈,您啊,可真是有趣,今日只是牵钩为乐,您竟是着了冕服?哎呀,恕我多嘴了,你这不是要为人讥嘲不知礼嘛”!白敏中下车后看见陈权的装扮一愣,马上便放声笑了起来,这一笑引得不少公卿看了过来,亦是放肆的附随着大笑。

    大中朝歧视河北人,明目张胆的歧视。对河南道的武宁也是不逞多让,数十年的顽疾了,比之三镇也只是稍有收敛,然而王智兴时期虽是桀骜,但也未曾像陈权这般自立为王。现今陈权入了京,一个藩帅脱离了所能依仗的军队,就是一文不值闲人。所以,便是笑了又能如何?

    笑声越来越大,也越发刺耳。刚刚奉命赶过来接迎的王居方缩起了头,悄悄的向后躲了躲。

    见陈权一言不发呆在原地,白敏中冷哼一声甩了甩衣袖,高昂着头与王居方插肩而过径直朝着大明宫走去。

    “且慢,白相可说完了?哈哈,我确是个粗人,这衣袍穿戴得体否实有不知,然~,这衮冕是朝廷,是天子所赐的,更是我,以及武宁镇儿郎用性命换来的。你欲要辱孤~,恩,也是,你是宰相,孤是不能奈你何,然~,这身侧的诸位公卿,孤只望你们笑得再欢快些呢,让孤好好记下尔等,来时必然有报”。

    <divid="p3"><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咳,白相~,白相事急,恐是未见咱家呢,无妨无妨,想来圣人也不会苛责呢”。王居方咳了咳,无奈的走进了漩涡中尖声说到。

    这一番话说的客气,然而白敏中心中一突,很显然,王居方只说天子不怪,却未提其自身,责怨之意已是显现。王居方不可怕,可怕的是内官这个群体,平日里内官们虽是争斗不休,常是生死相搏,但是一旦涉及了群体的颜面,那么同仇敌忾便是寻常了。一时的疏漏惹了埋怨,白敏中恨恨的瞪了陈权一眼,忙过来低声向王居方赔礼,然而这一番表现,却又是惹下朝臣不满,一任宰相对阉人低头,何其自贱?

    “哈哈,王公公,请吧,我这粗人今日便跟着您见见世面了”。陈权得意的挑了挑眉,跃过了白敏中熟络的强拉着王居方的手臂当先一步走向了大明宫。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