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李忱素好谏言,因此也搏了好名声,但是,陈权肆无忌惮的指责还是让他火冒三丈,谏言也要分是谁来言说。

    台官或是宰相,甚至地方州府主官言之有物的指摘,李忱可以忍,毕竟他的榜样太宗皇帝就是那么做的。

    然而一个野心勃勃自立的藩帅,一届匹夫,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天子?

    况且,这其中之事李忱只是旁观,当然隐隐的也有几分期待,但确实并未参与。所以这指责之言实在有失偏颇。

    在怒火即将迸发出来之时,李忱不由的偏头狠狠瞪了一眼杨钦义,如不是他的谏言,本应在上次陈权入京就该以浙西之事斩了此人的。

    杨钦义在一瞬的对视后很是自觉的垂下了头,他知道,前时之事已成为悬在头上的刀斧,何时落下,只看世事如何发展,以及天子的心思了。之前的事情杨钦义万万想不到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他有错吗?从结果来看,杨钦义有错,但他敢肯定,当时自己只是一片公心,所以李忱的这一眼,实在让他有些心凉,更是觉得,自己或许该找机会彻底淡出了。

    ——

    “说,朕有何过?又是如何令尔等蒙冤?说~,仔细说,如敢妄言,哼,朕会让尔等见见什么是天子之怒”。李忱终是强忍了下去,杀人容易,却不能如此杀,更不能因言语降罪,否则自己数年经营的名声将会一朝断送。然而身为天子,亦不能任人欺辱,于是他站起身来走下了御座,直面着陈权冷冽的说到。

    “圣人,臣有罪,然臣亦是唐臣,臣匹夫也,但亦知礼守训。平日捧读《论语》时,有文曰;“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圣人以礼待臣,臣自该以忠报之,此番入京,生死已是不预,然臣无所惧尔。只因既请觐君上,死又何妨”?

    “《左传》有言:“人所以立,信、知、勇也。信不叛君,知不害民,勇不作乱。失兹三者,其谁与我?死而多怨,将安用之?君实有臣而杀之,其谓君何?我之有罪,吾死后矣”!臣前时不知信,不堪知,不为勇,因骄兵所迫,僭越王事,死罪也。得蒙圣人不弃,不以罪之,臣深以为忏,亦是感激涕零。此生惟有一忠以效之”。

    “圣人,此乃臣肺腑之言也。然此番入京~,朝中宰相不喜臣为甚,尝以辱之,如今京中至有童谚,以诛杀为意,圣人,臣~,如以前罪加之,臣敢愿领受。臣非儒,亦慕其刚毅,可杀而不可辱也,望圣人明鉴之”。

    长长的一番辩白,陈权有些心力交瘁,又多少有些得意,沩山的三年时间总算未有白过,这些个让人挠头的之乎者也如今用起来颇为顺畅,有理有节,言之有物,坦白说陈权都有些陷入在自己方才的言语中不可自拔了,甚至哪怕话里几无一句真的,也是自我感动的悲上心头,一时间悲怆的眼角竟也湿润了。

    “咳,竟有此事?哼,京兆尹怎生未有来报?朕~,朕会着人详查,你勿需担忧~”。李忱脸上有些发烧,心里更是羞恼。陈权方才引用的《左传》还有下文的:“若杀不辜,将失其民”。所记为晋厉公诛杀三郤事。“厉”,从其号便可知其人了。李忱不敢求如太宗般,但也万万不想得到这么个谥号。

    陈权无辜吗?当然不,可之前的徐王逆事朝廷姑息了,甚至那彭城郡王的旨意也才颁出去没多久。再行追罪?出尔反尔颜面上过不去。如果想要加罪,也非不能,比如那李琡就是个送上门的把柄,但是李琡一事不足以定死罪。如果因一个远的不能再远的宗室女而杀藩帅,那么朝廷和李忱怕是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羞恼,只是羞恼,李忱好颜面,如今却仿佛被人扒光了一般,站立不安,他现在只想快些打发这三人离开,至于后事,再慢慢算计,于是忙坐回了御座,沉思了好一会才疲惫的又问到:“咳,你二人又有何冤?说吧~”。

    ——

    出了大明宫,陈权才发现自己的背已经湿透了,刚刚的侃侃而谈,现在只余了后怕。

    草草的和心满意足的张,何二人告辞,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哪怕只是片刻的成就也是让人兴奋不已。尽管三人心下都是明白,今日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过去的,此番是把天子得罪狠了,未来的报复能否担得起还未可知。

    刚要回府,陈权就被杜家人拦住了,杜悰请他过府一叙。

    ——

    又一次来到杜府,有些陌生,杜牧不在,府中也没有相识的人接引,故地重游却无什么喜悦。

    坐在堂中品着茶,回想着刚刚发生的险事,没一会陈权又开始好奇为何杜悰要见自己,这位杜仆射可是没什么交情的。

    等了数盏茶的功夫,杜悰姗姗来迟,两人粗见了礼,各自安坐沉默着。

    “咳,圣人那~,事情可是了了”?杜悰轻轻叩着桌案,又是瞟看了陈权几次,方才出言到。

    “恩,大约~,暂时是了了,嗨,后事尚不可知,谢过永裕兄关心”。陈权忙是笑答到,因杜牧与杜方父子的关系,他对杜家颇有些好感,这次进京也想过亲近一番,如今得了机会自然不会装样。

    “哼,关心?不敢当,我只是看在十三郎的份上说几句。十三郎如今远黜福建,哎,也不知现今如何了,他不怕牵连,我还怕呢。如是前时,我定不会邀你入府,可现在~,你成了彭城郡王,持节的藩帅,呵呵,然物极必反,若你败亡了,恐怕那时牵连的就不仅仅是你身侧的那几人了,我杜氏可会得脱?我在朝堂之上也是个碍眼的呢”。杜悰捋着长须述说着,话语有些凄凉,更是让陈权无言以对,杜牧去了汀州,杜平亦是身死,只余了杜方,却也因杀伐过重声名狼藉,而这一切都因自己的牵连,如此怎能不愧疚。

    “永裕兄,我~,哎,是我之过呢~”。这极其干瘪的歉意成了陈权此刻唯一能说出口的,大明宫内的伶牙俐齿消散的了无影踪。

    “哼,罢了,今日寻你来也非是听你言说己误的,这几日我命人探查了些你的事情,便如方才所说,你如败亡,我杜氏也难得善果,故而,这有些话却要说的深一些了。于我看来,你颇类一人,你可知为谁”?杜悰没好气的白了陈权一眼,又是卖起了关子。

    “咳,不知,还请永裕兄明示”。

    “呵呵,你啊,颇类今上~”。

    “啪,咳,咳~“。陈权端起的茶杯一个不稳摔落下去,饮了半口的茶水也呛得喷了出来,这话太令人心惊了,如果说这话的不是杜家人,陈权恐怕会立刻逃走,这里是长安,谁知道有多少人躲在暗处探听着,如此大逆之言如是被人知晓,那么刚刚才暂时了结的麻烦必定会卷土重来,而这一次,陈权可没有半点把握了。

    “怕什么?这是杜府,遮掩些风雨还是能为的。再者说,你以为我是夸你不成?你呢,这一年来的行事,可如此言之:“有术无道”。当今天子,也是重术,道则不彰”。

    “权术可谋国,然治世一途,道则为重。可你不懂,天子也~,也自轻之,哎”。

    杜悰的话陈权听了进去,也深以为然,但却有些无奈,他前世也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凡人,如何懂得治国理政?“道”与“术”,他连什么是“道”都尚不清楚,所能依靠的就只剩些小聪明了。所以对杜悰的话,陈权惟有沉默了。

    “呵呵,你不懂?和你说一事呢,你那丈人,李文饶为相时提拔了白敏中。白敏中小人,亦算是牛党中人,你以为李文饶不知?可他还是举荐其与武宗皇帝,为何?只因任凭哪个天子都不会任由朝中一人独大的,这是天子的底线,所以李文饶为相时,白敏中,柳仲郢等亦得重用。而李文也更因其公心得武宗信任,君臣相得相知。对了,我,包括十三郎,算起来,亦是牛党中人呢①,呵呵,有趣吧。李文饶所为就是为官之术,更是治世之道”。

    “而你,啧啧,些许手段多也登不上台面的,我只问你,李文饶何等人也,你能娶其女为妻何其之幸,这可不仅仅是个小娘子,李文饶虽是身故,可他所留的遗产~,怕是天子都会眼馋的,人脉,故交旧吏,乃至声名,你可曾用到了?啧啧,你就坐在徐州称王称霸守株待兔自得其乐,哎,真真是蠢物也”。

    “进了京,却知道怕了,躲了起来,哈哈,长安虽大,如若有事你躲得掉吗?既是想躲,又何必入京犯险?你~,就不怕殒命于此?就不怕武宁有变?你无子嗣,又无累岁之基,些许权术之谋如何敢保基业无恙?愚不可及啊~”!

    杜悰的话说的很重,可陈权却无半点恼怒,或者说是无心恼怒了,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究竟为何要入京?只为了躲避郑光吗?

    早时想做的是征宣武以威吓天下谋求平安,现在却变成自己在天子眼前,刀尖上起舞。这究竟是如何变成这等模样的?

    “我~,帐下臂助亦言入京为上策~,我以为可~,哎”。陈权一头雾水,艰难的回应着。

    <divid="c1"><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臂助?呵呵,你那身侧几人,杜方~,且不提了。韦康我识的,京兆韦杜,二氏并称,我是见过一面的,不客气的说,能为个刺史便是得天之幸了。还有刘邺,郑畋,二人之父俱是李文饶幕僚,也曾朝中为官,我亦是识得,刘,郑二人,少有才名,假以时日未尝不能成大才。可我也年轻过,年少时,朝气蓬勃,行事操切,弄险犯难只是寻常。韩非子有文曰:“老马之智可用也”。其意非在智,而在用。如无老马该要如何?且前看一寸,便要顾后三尺的。你啊,好权术,帐下之人亦是擅术者,倒也算相得益彰呢。可~,谋身,治世却不能只凭如此的”。

    “早年王智兴于武宁苦心经略数十载方才入京,根基稳固,枝叶繁盛,谁敢轻之?而你~,短短数月就携一千青壮遑遑然入了京。这也罢了,马植怎还任其留于武宁?那可是位宰相~,你以为大唐的宰相是纸糊的不成”?杜悰的话一字字重重敲在陈权头上,他这才发觉自己做了多少错事,又是多么的自以为然,本以为算计的足够多了,却全然忘了身侧埋着的危险。

    “那您说,我该如何”?陈权急忙恭敬的问到,他相信杜悰说这些绝不会只为言语上刺激他一番。

    “如何?想办法活下去,这就是你唯一能做的。童谚,莫让其成了真呢!别想着对付马植,现今却是晚了,别忘了他还是宰相。或许可以期望你那几个“臂助”能有些用了”。

    “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长安,想活着,不能躲,让自己秀于林吧”。杜悰长叹一声,好一会方才缓缓回应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