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京城里的消息传的总是要快些,陈权三人才入了红楼院,原本尚有些喧闹的酒楼瞬时安静了下来。不少人寻了借口脱身,胆大些的则留了下来,这可是个值得炫耀的好谈资,唯一可惜的是成德王家的人不在,否则大唐自立的四藩就齐了,如此热闹可是极难遇的。

    三人坐下后一时也是无话,张直方与何全升只是初识,一些话实是不便深言,而陈权虽是知道张直方求见之意,但尚未到言说之时。就这般三人只是端着酒盏慢饮,不时的偷偷打量着同桌之人。

    “何四郎,你在长安有些时日了,可知这处为何要叫红楼院”?过了一会,陈权见有几个看似精干的汉子进了楼,不远不近的寻了位置坐下,这才开了口。

    “倒是听过些,闻言是睿宗皇帝于潜邸时为避忌惮,甚爱嬉戏,这处原是舞榭之所,因其华美,便唤做红楼。宪宗时广宣上人曾居于此,广宣上人好文,多与名士相交,渐渐的这处也就成了集会之所了。武宗皇帝禁佛时也是因此才得留存”。何全升亦是打量了一番入楼的生人,偷撇了撇嘴角,又瞟了眼垂首坐立不安的张直方,很是爽朗的放声回应到。

    “咳,张大郎,说起前时的佛禁,哈哈,我倒是想起了些趣事,那时我还在魏博的内黄郊野求生,有想过去往幽州寻亲,可听闻兰陵庄王言:“有游僧入境,则斩之”。嗨,这才南下投奔灵佑禅师呢。说来这世事实是难料,竟未想会在京城与二位把酒言欢”。陈权将盏中之酒一饮而尽笑言着,见张直方抬起了头神色有些愧惨,复又说到。

    “魏博,幽州~,兰陵庄王与何太师①皆是一世贤豪,忠勇兼济,功名震曜,可惜了,竟是天不假年。哎,而今我等~,我自请入京,亦因深慕长者之忠,可~,“忠贞负冤恨,宫阙深旒缀”②,杜拾遗之言果不欺我啊。饮酒吧,有奸人作祟,我等之忠心何处可表?怕是~,这命都将不保了的”。陈权几乎是凄声喝到,这一番话又是引的不少酒客仓皇而逃。

    “咳,度之,你醉了呢,哪有什么奸人,便是有奸,圣人精于听断,以察为明,自是不会寒了臣子的一片忠心的,莫说了,莫说了,饮酒,饮酒”。何全升强忍着笑意规劝着,而张直方亦是满目的感激,也不知该如何言说,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何大郎,我怎听说你杀了人?还是个金吾使?啧啧,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啊,不过我是佩服你的,不瞒你说,早时听言你着实不堪了些,却不想这才几日罢了,金吾卫竟已是尽掌,从三品的将军也是能杀得了,嗨,倒是该向你讨教一番的,武宁~,骄兵悍将近十万之数,执掌颇有些艰难,惟恐惹了祸事,如此,领军一途我实不如你呢”。陈权瞟了一眼那几个面色有些难看的汉子,又是高声说到。

    “度之,我冤啊,你说,我哪里敢,又怎能害得了一个金吾使?如今这南衙的大将军有何手段谁人不知?况且如是我真的杀了,此时如何还能与你等来此饮酒?怕是早就入牢待审了。也不知是哪个奸人欲害我,幽州~,河北之地,早时听人言朝廷有人不喜幽州士属,那时我还是不信的,而如今~,嗨,今日这酒,怕是断头之酒了”。张直方很是伶俐的喊起了冤,只是他这一喊,所剩无几的看官又是一阵奔逃,红楼空荡荡的回响着,却没了听众。

    “啪”。

    “什么?竟是如此?真是胆大妄为,哪个奸人敢诬陷与你?哼,我等弃了基业只求忠名,怎能任由小人陷害?这红楼北面既是大明宫,可有胆随我叩阙鸣冤?如是圣人身侧亦有奸人~,我等便请入十六王宅,请这大唐的王子王孙做个见证,自剖心腹以证忠秉,二位,可敢与我同去否”?陈权猛地摔碎了酒盏,站起身来大怒到。

    “哈哈,彭城郡王在,有何不敢~”。张直方与何全升俱是应允。

    ——

    行刺一事真真假假,至少李忱就不清楚,他也不想清楚。这种事情说起来实在摆不上台面来。

    武元衡,裴度,李石这都是曾经遭遇过刺杀的朝廷重臣,也是大唐一时之耻。

    但是对于陈权,李忱有些犹豫,白敏中隐晦的提了些,说的确也有些道理,武宁镇根基不稳,只要杀了陈权,那么再行挑唆分化必能平复。

    大唐过往不是没做过这种事,但那只是于藩镇内挑动攻伐,于帝都长安,实是未有之事。

    脸面有损,却可得实例,如是武宗皇帝肯定一丝犹豫都无的,但是李忱却是个极好颜面的,特别是随着登基日久,小太宗之名亦是远播,顾忌也就愈发多了。所以,不置可否,这已是他当下所能做的极限了。

    但是现在李忱则真的生了杀机,陈权三人在红楼院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回传,这是要逼宫吗?大不逆,实在该死。

    “哼,去,召他们进来,跪在宫外算什么事?朕是委屈了他们?他们不要脸~,朕要”。

    “是”。

    <divid="c7"><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只是棋方落一子,等棋终之时,如是一切如意,权相之梦或也能成了,早先狼藉的名声,也是阻碍他更进一步的关键,大概也能翻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