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昏昏沉沉的过了一夜,张直方憔悴的如同一个老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直方或有千万般不堪,但终究不是个傻子,入了长安就是寄人篱下了,一个一无所有的前时河北藩帅,如不是看在其父张仲武的功业上,恐怕这个金吾卫大将军的正三品虚职都是轮不到他的。

    生长于幽州苦寒之地,对于酒,他于旁人并无不同,都是深爱的,酗酒亦是常事,早年因醉酒也曾凌辱过部属,但那是在幽州,是他张氏的基业之地,他那时还是幽州之主。

    而在长安,除了夹着尾巴做人,还能有其他的求生之途吗?便是近来的游猎都是行至百里外,惟恐惹了麻烦。

    莫名的就酒后杀了人,还是个金吾使。这是捅破了天。

    金吾使,原为左右街使,主职是负责京城治安等,因多是由金吾将军充任,故而便唤作了金吾使,也是个着紫袍的从三品衔。

    品阶是略低了一分,但是自从南衙职权被北衙侵占,大将军以及上将军已经更多的成了笼络臣属的荣誉性虚位,而下属的两将军才多是实职。

    这等人,恐怕也只有天子和掌权内官才能妄杀吧,不管如何,都是轮不到张直方的。

    而今该要如何?张直方已是遣派家仆四下游走求援,然而一日将过,仍是一无所获。被弹劾他还不怎么怕,但是弹劾的下场会是怎样?丢了性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郎君~,您~,您或许可以去寻彭城郡王呢,他怎也是手握重兵,或许~,或许会有些用的”。站立于侧的老仆突然进言到,这句话点醒了张直方,是啊,认识的人里陈权处还未去说呢。只是为求避祸这些时日的刻意疏远,张直方一时也是不知是否有用,想了好一会,终是无有它途,这才咬了咬牙下了狠心。

    “恩,罢了,准备些物事,莫惜财货,我~,我亲去寻他”。

    ——

    听到张直方求见,陈权终是恍然大悟,之前刘翦说想不到会怎么将这已是疏远如路人的二人牵连在一起,这一点陈权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便是问了随行的刘邺也是无有所得。而现在,这线就这么简单的牵上了。

    “要不要见”?陈权拿不定主意,只能又询问起刘邺。

    “大王,不见为妙,不妨称病吧,或是由我去见,那张直方所做之事为大罪,按理说如今该是下旨投入大理寺了,可现在竟是旁若无人的任其出行,这~,大王,还是谨慎些吧”。刘邺正是懊恼自己怎么就会忽略这么简单的线索,听到陈权询问忙谏言到。

    “还是见吧,那张直方还是明面上的,如果真的要杀人,面上的倒没什么可怕的,暗里的才是难以招架,不过~,不要在府上,何全升不是邀你去耍吗?你去就是了,带着张直方,三人寻个热闹的地方。再者说了,你也该露面了,长安都快将你遗忘了,这可不是个好事呢”。李琡不知何时进来了,怀里抱着一件裘袍,看模样该是新做,也不见外的插言到。

    “德昭~,回武宁后你可愿为官”?陈权垂首沉思了一会,抬起头来仔细的打量着李琡,这个前时只用来做逃离借口的女子,忽是笑着问到。

    “好啊,快去呢,先活着再说后事”。

    ——

    “禁寺红楼内里通,笙歌引驾夹城东。裹头宫监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弹弓。”①

    长安长乐坊大安国寺曾是离宫城最近的一座皇家寺院,始建于睿宗景云元年,因睿宗本封“安国相王”而得其名。

    安国寺是佛教密宗至为重要的道场,但又不仅仅是密宗,律宗,禅宗,乃至于唯识宗等佛家宗派都曾在安国寺传法。甚至还是宫女离宫归乡以及吐蕃入朝受法的场所。

    <divid="b4"><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