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白日无谈人,谈人则害生。昏夜无说鬼,说鬼则怪至①。

    民间的谚语听着总是很有趣,粗简,易懂。陈权在城外的表演结束后,入了城,说是不怕,可心里却是打着鼓。或许该要像那民谚一般明哲保身了。

    ——

    一转眼进入长安已近半月,还是未见到天子,就这般被冷落着。渐渐善忘的京城百姓也有些厌了,那一日的谈资迅速的消散开来。

    陈权被临时安置在老熟人的旧宅,仇士良曾住过的一处偏院。这与仇家的缘分便又接了上。

    虽只是偏院,但这宅邸甚大,只是数年未做打理显得异常破旧,好在陈权随从并不多,兵马不能尽数入城,只带了刘邺和几个孔武有力的汉子随扈。李琡颇能操持,短短几日倒把这破宅整理的有些模样。而杜悰不知是看在杜牧的面子,还是因白敏中遇辱得了欢喜,也送来了几位侍女。

    半月来并未结交几个朋友,同行的张直方躲开了,那一日后再也未见过,只是知道其被封了个金吾卫大将军,位高职微,也算是清闲的。

    魏博的何全升却是凑了上来。起初陈权实在有些意外,但是听了进奏院任职的刘翦汇报,他才是明白,原来这也是位被白敏中羞辱过的同命人。

    ——

    “度之,走,出去耍,太无趣了”。何全升一大早就来堵门,他现在是破罐子破摔,也是看明白了,整个京城没人喜欢他,天子也是如此。既如此何必还要拿低做小,反正只要魏博不平,他这个空有其名的节度使便不会有性命之忧。而陈权,同命相连吗?当然不是,陈权再不讨喜也是个手握重兵的藩帅,与这等人结交,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有些用处的。

    “何四郎,有什么好耍的,再说了,你又不是没见我这院外~,啧啧,该有百来人守扈吧?朝廷对我可真是体恤呢,出去了还是扰民,更是没来由惹人生厌,嗨,这天气还是安稳的烤烤炉火为妙”。陈权笑着说到,他入京后一次都未曾出过府,只因害怕,万一哪个阴损的像对付武元衡那般,他就惨了。

    “呵呵,你也知道怕?不过~,今日确有事来寻你的,昨日府上有人通传,说是长安有小儿谚:打麦,麦打,一,一,一,尘消也”。何全升捧着一盏暖茶玩味的盯着陈权,说到谚语之时,声音压低了下来,让人颇有些不寒而栗。

    “什么意思?尘消?大概是与我有关,前话何解”?陈权皱起了眉头,心里升起了对刘翦的不满,这等事情怎会不来通传?至于这话,隐约的觉得定不是什么好意。

    “呵呵,宪宗元和九年六月三日,宰相武元衡被盗杀,其时便有传谚:”打麦,麦打,三,三,三,舞了也”。如是今时又有人想效仿之,该是在二月一日的,还有半个月,所以~,度之啊,该及时行乐呢”。

    陈权的头在嗡嗡作响,原本嬉笑的面上瞬时挂上了严霜,果是要如此吗?要不要逃?

    何全升离开了,什么时候走的陈权也不知道,他就这么呆坐在那里,恐惧掩盖了世间的一切。

    ——

    “大王,彭城郡王有难了”。田令孜好不容易等李温起了床,急忙汇报了所得的消息。

    “哈,那又如何?我如今这处境,自顾尚且不能,如何顾及旁人?呵呵,再说了,我也不喜他,桀骜不驯,想来也是难堪为用,所以~,随它去吧”。李温打着哈欠,不耐烦的回应着,他是真的不喜陈权,当日那一面陈权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他敏锐的察觉到,就算有一日自己能够如愿坐上那个位置,恐怕也是难以支使这人的,于是早时结交的心思也就淡了。

    “大王~,将来如何尚不可知,然当下却不能如此啊!如今圣人不喜大王,百官亦是无视之,大王,咱们比之彭城郡王还是不如呢,至少~,如其有意,寻个机会逃还是有几分可能的,然~,大王,您能逃到哪里去呢”?田令孜恨铁不成钢的劝说道,他敢肯定这位郓王就算是当了皇帝,定也是个昏君,非是无智,而是其只顾玩乐,于世事几无半点算计。

    “啊~,是了,是了,哎,我一个皇长子竟是比不过个外姓郡王~,何其可悲~,那你说,该要如何?我又哪来的本事救他呢”?李温果不其然,一如既往的脸色大变,望眼欲穿的盯着田令孜希望能得到个解决之道。

    “咳,大王,非是救他,而是自救,奴婢使了些财货问了宫里的人,听言这事是白敏中主导,圣人~,圣人也知些,却是不可置否。如此~,还请大王许奴婢自决此事,奴婢倒有些把握”。田令孜第一次未见主意告知李温,这既是不好言说,更是一种试探,他想知道,将来如果郓王能登上皇位,自己能得到什么样的权限。权力,是这个乱世生存的根本,没人嫌弃多。

    “呼,哈哈,你呀,早说啊,还拿这些事情来烦我,去吧去吧,但只一点,莫要牵连于我,余下任你为之”。李温长吁一声,复又大笑到,他越发觉得田令孜合心了,这不,又一件麻烦事推了出去,而自己便快活些就是了。

    ——

    “说,如何未来回报”?陈权面色铁青拄着长刀厉声喝问着,此时他根本就不在乎刘翦与杜方的关系,命都要丢了,情谊又算得了什么?

    <divid="p8"><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还有,张直方连着几日都是出城游猎,昨日回城却忽然虐杀了个金吾使,如今御史台已是上书弹劾,恐其将要去职受贬。我粗略探问了,张直方杀人之事亦有内情,只是尚不知其详。大王,张直方只一去镇的藩帅,半点权力也无,朝廷如何要图谋于他?如此利在何处?我以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而大王才是朝廷所指之人,可~,大王与张直方也只是粗识,如何能牵连的上?昨日童谚起,张直方杀人,两相之事接连而至,我便一直忙于打探,未急见报,也是因府外看守甚严,唯恐妄动引人耳目,还请大王赎罪”。

    刘翦跪坐着解释完便深深叩拜下去请罪,陈权神色复杂的紧紧的盯着他的头顶,拄着的刀也是蠢蠢欲动。好一会方才长叹一声到:“哎,不管大事小情,你掌锦衣卫,该知,锦衣卫只为耳目,这如何谋划,非是你的职司,好了,去吧,以后莫要如此了”。

    “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