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三天后,陈权的病终于是好了,如果再不好,朱邪赤心恐怕会拎起刀杀入徐王府。

    之所以不再装病,是因朝廷的旨意又来了。

    彭城郡王~,陈权视如珍宝一般捧着这圣旨,郡王他不在意,毕竟楚王和徐王的王位都坐过的。但是这旨意却是解了燃眉之急。

    朝廷认可的身份,既是护身符,也是鱼饵,这咬上钩的鱼终究是要宰的,但是于今而言,陈权迫切的需要一个身份。能够让自己跃出水面喘息的机会。

    ——

    “马公,久仰大名啊,我在武宁可是常听人言朝廷宰辅之中马公最贤,如今竟有幸得见,哈哈,说来也是奇了,前几日我偶感风寒,马公一来这病却也好了。不瞒你说,昨日府前枝头突来了一只乌鸦,我还嫌其吵闹,而今方悟乌有喜声之意”。陈权毫不见外的大咧咧套着近乎,对于马植他是真心的欢迎的,虽然大概能猜到这位应该是失了势的,不过这样相位未除,便是尊泥菩萨也是可以唬人的。

    “哈哈,大王,您怕是瞧错了呢,便是果有乌鸦,也该是两只啊,襄武公主虽是去了尊号,然其可是受了佛殿主之托来武宁礼佛,于大王言,那才是喜兆呢”。马植也如老友一般挤了挤眉眼,话说的是格外暧昧。

    “咳,呵呵,马公~,您啊,说笑了,礼佛重在其礼,我虽是匹夫,可也不敢僭越的,至于女弟子~,正好我这打算在彭城新建一座金山寺,等寺成之时便请女弟子入寺奉养。恩,还有便是您还是莫唤我大王了,实是不敢当呢,前时无奈之下做下太多丑事了,承蒙天子仁德,非但不弃,反而~,哎,心下甚是惭愧,真是恨不能即刻入京叩于阙下请罪~”。陈权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很是感伤的回应着,心中却叫骂开来,平白惹了魏博,这鱼饵果是有毒的。

    “啧啧,礼不可废啊,更何况,您瞧,我这离了长安~,却也不知道要何时方能回去了,以后恐怕少不了麻烦大王的地方呢”。

    “哦,险些忘了,来时经过天平镇见了郑国舅,国舅说大概这两日便会来武宁寻大王商议征讨淮南乱军之事,大王果是忠秉~”。

    马植后面说的什么陈权一个字都未听清,他的头像是斧头劈了开,疼的嗡嗡作响,完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

    何全皞赤着上身在院里磨着刀,他很是乐意显示自己年轻健壮的体魄,哪怕现在天冷的便连呼吸都会结成了冰,更是飘着鹅毛般的大雪。

    过往还是会有人来劝的,但是现在一干人等颤颤巍巍的屏气凝神,生怕发出声响来,雪地上那一摊刺眼的猩红才刚凝结,一颗孤零零的人头长大了嘴巴似在吞噬着冬雪,不远处的身子方才还诡异的抽搐了一下。

    天冷,心更冷,朝廷的做法实在有些欺人太甚了,这不仅仅是何全皞的屈辱,整个魏博镇的官吏皆是心生愤慨。

    至于将会发生什么?群僚隐忧的可猜测一些,但是~,平白树了武宁为敌并不是明智的选择。但是那具尸体却打消了劝说的念头。

    “来人,把那几个阉狗拖上了试试这把刀”。何全皞长长呼了一口气,朝廷宣旨的使者只是刀下的第一批亡魂,这只是个开始。

    ——

    许久不见的田牟才几个月就苍老的不成样子,湖南观察使治下的潭州刺史是他这位败军之将的新职司。

    潭州,这块比之中原和江南诸州尚显贫瘠的土地却有着格外响亮的名声。

    “故国莽丘墟,邻里各分散。归路从此迷,涕尽湘江岸。”杜工部当年便于臧玠兵乱时写下了这名句。

    归路从此迷,田牟也不知自己的归路在哪?又是否还有归路。

    等,只有等待,如今天下形势诡谲,或许他这位知兵的武夫还有用处。

    人只要有用,就多半不会被遗忘。

    ——

    陈权还是去见了那位倒霉的前“襄武公主”李琡,本只是礼貌的求见,却因知其取了字而生了些兴趣。

    德昭①,是这位宗室女的字。

    在陈权将要告辞之时,他又生起了许久未有的怪异之感,这个世界果是真实的吗?

    李琡取出了一份天子的私信,请其入京相谈。

    德昭~,得召~。

    <divid="b1"><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