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本以为大中三年的最后一点时间会在安逸祥和的气氛中度过,但是当朱邪赤踌躇满志再次出现的时候,陈权才发觉麻烦大了。

    当时怂恿朱邪赤心去征淮南,本意是恐楚州之事无法和平解决,这才想着寻两个帮手助拳,但是现在~。

    韩达刚离开不久,虽然也谈不上主宾皆欢,但是陈权很清楚,至少短时间内楚州之事便会这么糊涂的混过去,甚至都不需要出让濠州,淮南比想象中的要虚弱的多。

    安定,这才是陈权最需要的,不管是整理政务还是操练军马都需要个安定的时间,哪怕是短暂的也好。同样的,安定也是这忙碌一年结束前最好的奖赏。因为此前商议的出击宣武一事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谋划了,大中四年恐怕将是血腥的。

    但是朱邪赤心又来了,随他一同来的还有个乍一看有些陌生的旧识李见。

    双线作战吗?不,没人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变故。

    实力足矣应对吗?如果有的话陈权根本不会考虑什么连宋击汴的险恶之事,早就安稳的南下领略江南风光了。

    然而朱邪赤心来了,如是言出反复,那会发生什么?

    险些忘了,还有郑光,陈权如今恨不能时光倒流。

    ——

    在朱邪赤心慌张与莫名,李见眼底掩饰不住的欢喜中,陈权突然昏了过去。

    装病,这还是陈权第一次做,也不知是否有什么疏漏,可现在已是顾不得了,只求脱身求策。

    ——

    送走了越发碍眼的马植,大中三年虽是不大让人满意,不过即将过去的这一年李忱回顾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可以接受的。至少经过了这么多的乱事,他依旧稳稳的坐在御座之上。

    争斗,大概是人的本能,有时候闲下来反倒会是格外的不适。一切仿佛重新进入了正轨之后,李忱突然有些无聊起来,而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马元贽。

    两人的关系在天灾中得到了缓和,或者说是彼此都没有时间,没有心情再去做什么。而此时,大中三年将过,武宗皇帝用三年时间扳倒了仇士良,马元贽呢?李忱又蠢蠢欲动起来。

    ——

    十六王宅很合时宜的也入了冬,平日闲着到处生事的王子王孙们轻易不再出门,于天子来说只要还能坐在那个位置上,地震,只是一件让人遗憾,让人有些不爽快的天变罢了。可对于看管甚严的十六王宅的住户来说,只要还没有哪个倒霉的去背了这桩祸事,人人都依旧处于不安全的境地。

    李温就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朝廷将议储的消息散布的人尽皆知,但是~,似乎没几个人提到李温的名字。

    皇长子啊,自从宪宗起历代天子都不立后,嫡子的身份变成了一纸空文。而皇长子,就像此前田令孜口中说的那几个名字,坐不上那个位置的会是个什么下场?

    让皇帝①也是“让”出来的一世平安,可如今李温连让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

    今天冷的出奇,树木都被冰封了起来。本就冷清的十六王宅更是一片死寂,有身份的都躲在屋中烤火取暖,一些个侍候的小宦官躲在树下,或是墙角处躲避着严寒。

    “树稼,达官怕”。这句谚语经过了让皇帝的口,似乎成了一句箴言。李温忧心忡忡的看了眼满是银花的枯树,忙闭上了门,就在门口呆立了一会方狠狠的捏了一把大腿,疼痛似乎将惊恐驱散了些。

    “你说,此兆是否不详”?李温缓缓的走到火炉前不雅的蹲了下来,一边伸出手来烤着火一边疲惫的轻声问到。

    田令孜沉默了,他很是担心这位郓王未等灾祸将于己身便被这疑神疑鬼吓死过去。仔细思量着用何等言辞劝解,可自从上一次那并不成功的献剑之事后田令孜明白了,郓王并不蠢,只是心思不在这世事上罢了。

    就这样过了好一阵田令孜方才开口说到:“哎,大王,奴婢未见有兆,只是今年天冷而已。而且~,奴婢记得会昌三年也是冷呢,那年开春就冷的刺骨,听闻就连江东都冻死了不少人的,啧啧,甚是凄惨啊”。

    会昌三年?李温仔细品味着田令孜的话。那一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武宗兵伐昭义,河东杨弁作乱,黠戛斯入朝请封,废摩尼教,仇士良死,武宗三子兖王岐遥领灵夏等六道元帅兼安抚党项大使,安南兵乱。大体的脉络一件件的从记忆中被翻了出来,李温皱了皱眉,猛然抬起头来看着田令孜,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脱口问到:“你是说,马~”。

    “大王,闲来无事您看看冰花,冷是冷了些,可终是好过无趣。不知圣人闲时会做些什么呢?会否无趣”?

    “今年将过了,明年~,奴婢记得,会昌四年可是好年岁的,朝廷终平定了昭义,威震天下诸藩,甚至今年的三州归国事也是那一年就开始了谋划。所以啊,大中四年也会好的,只要~”。田令孜似在打着哑谜,可李温听到很是明白,但是这等事情是他根本插不上手的。

    莫说他根本没有资格插手,便是有资格,这般险事亦该避之不及,如何能凑上去,这等事情可是一个不慎便会身死魂灭的。

    “我又能怎样呢?那是大明宫的事情,是圣人该做的手笔,我这等处境~”。李温失了兴趣,又是缩起了头喃喃自语到。

    “大王,天寒时这火炉甚是重要,可如无引火之物,这炉子又有何用?如今~,该想想如何引火呢?朝廷议储了,不知是雍王还是夔王,奴婢倒是觉得虽是夔王宠冠诸王,然这储位恐怕还是将落在雍王身上,呵呵,皇储不好做,一旦得了那个储位,过往圣人天大的爱护都将化外虚无了”。

    “不过,这储位大王是可以不要,但也不该任其为人所夺,既要引火,那便把火烧的大些,烧的干净些呢”。田令孜也凑来过了蹲下,揉搓着双手平静的回复着。

    <divid="c2"><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崔铉过的不错,崔郸死了,淮南镇的节度使位置也就空了出来,淮南的乱军只是还沉浸在美梦中罢了,朝廷绝对不会允许淮南叛离的。所以,按照惯例,该有一位宰相出镇淮南了。

    这回该要踢走谁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