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大中三年马上将进入尾声。

    平静,异常的平静,甚至有些无聊。对陈权来说难得的乐趣便是和韩达空闲时吵上几句,两人倒也因此越发熟悉起来。

    鲁滔也终于回来了,得了个前军右都督衔他很是兴奋,虽然还不大清楚这前军都督是为何职司,但其过往的辛苦和凶险总算未有白熬。可接着便又有些失落,濠州刺史这是他身上的另一个职务,但濠州都快送给淮南了,他这个刺史要去哪里任职?

    见此陈权也是好生的安慰了一番,当然他不会告诉鲁滔,如果不是做了将濠州给淮南以求平安之意,这刺史的人选恐怕还是两说呢,不为别的,只因还不够信任。

    鲁滔离开武宁太久了,久到正如陈权预想的那般,他在军中的影响力几乎消散的无影无踪,可也因此整个武宁镇除了南衙的元老,也没几人认识他。鲁滔就像是个陌生人一样闯入了武宁的地盘,却是摘下了一颗极甜美的果实,嫉妒的,不满的大有人在,不过这样刚好。这样才能让陈权睡得安稳些。

    ——

    吵了也不知多少次了,陈权二人终于决定结束这无聊的游戏。

    “陈大使,我该回去了,您这边也是莫要敷衍了,总该让我回去能有个交待不是,哎,做臣属的难,您说如是这事未能理顺,我~,哎”。韩达唉声叹气的表达着不满,只是脸色却是平静的很,如今这两人不管如何争吵都能做到面不改色,这或许是个意外之得。

    “呵呵,将军,你听孤说,你瞧,孤早时可是约了你们寇将军称王的,如其愿为楚王,我甘愿去除王号以臣属之,然~,嗨,大好的江山啊,啧啧,寇将军果是不心动吗”?

    “我只是个俗人,哪怕是称孤道寡依旧是个俗人,说来也没什么野心,只愿如河北一般自在些,为此无不可为之事。而且~,如今这王号可也不是朝廷赏赐的,是这一年用人命堆出来的,五州之地更非是哪个人让的,或是承继祖业而来,亦是一刀一枪搏命得的”。

    “所以,这楚州就不要再提了,如淮南想要,那就战场上见分晓吧。孤愿让濠州,非是怕了,只是这一年有些倦了。不过好在已是年底,春天也是将近,呵呵,及天暖时舞弄刀枪却也是个好消遣呢”。陈权依旧是客气的说着威胁的话语,他心中一丝波澜都是未生,这些时日他看的清楚,淮南也一样是外强中干,至少大中三年是除了几句狠话什么都做不了的。

    “呵呵,陈大使~,哎,罢了,楚州之事亦非我能决之,我还是回去报于将军再言后事呢,这几日承蒙大使照拂,来日必有回报”。韩达起身便要告辞,戏演的差不多,也该是收尾了。

    “好,烦请将军代孤与寇将军美言几句呢,哦,对了,这几日我着人寻了几个医方,恩,说来有些唐突,不过~,听闻寇将军子嗣艰难,这方子据言灵验的很,你也知道,佛道两家近来在城里很是热闹的,也自有些手段,这方子就请将军带回吧”。陈权嘻笑着拉住韩达的手,将一册薄薄的书卷塞了过去。而韩达闻言一愣,马上脸色变的难看起来。子嗣,这个词太过敏感了。对于韩达和寇奉都是如此,哪怕是将亲子送了寇奉,可韩达很清楚,寇奉从未有一日放弃过延续血脉的念头。那这方子~,是真还是假?陈权又为何要这般做?这是在暗示着什么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