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颍川陈氏遣人来寻令陈权很是意外,尽管早时听裴休略提过些在颍川的见闻,但是在自己大逆称王后还是来寻,这实在是未有预料。

    事实上陈氏也是无奈至极,陈权称王却也让陈家偃旗息鼓了一阵,但是最终还是壮着胆子咬了牙来寻亲,只因陈氏无人支撑家业了。

    曾经的顶梁柱宰相陈夷行已过世了五年,而今陈氏不提宰相了,便是连个州刺史都是未有出。其实原本也还无妨,毕竟哪个家族都有兴衰期,然而环顾族内儿郎,竟是悲哀的发现年轻一代几无能接任者。

    世家欲要光耀门楣,靠的不仅仅是祖辈的声名,更多是因现实的地位来传承。

    一旦哪个家族三代无人,那么这麻烦可就大了。特别陈氏在大唐虽是豪族,可比之五姓大有不如。更是不能有片刻的马虎。

    对于来寻亲,恩,陈氏并没太多心理障碍,哪怕知道陈权是假的。但当年的陈夷行就真吗?

    陈夷行祖父陈忠亦是无所承的①。更何况当今世家多是如此,如是身居高位者,总是能追溯到源流,勿论真假。

    而假若是个乞儿,呵呵,谁又会在乎其有哪个显赫的老祖呢?

    对于陈权,陈氏也并不大满意,陈权的身份太过敏感,也是危险了些,且听闻陈权对世家实在不算友好。而且最重要是和别的尚自鼎盛的世家不同,陈氏当下也没有其他可撑基业的对象,一旦选择了陈权,那么就真的会是荣辱与共了。

    ——

    与陈氏来人的交流很是愉快,只是最后陈权还是拒绝了陈氏的拉拢,当然只是明面上的。

    寻个世家贴靠在陈权看来不算什么不可接受的,但是不该是现在。

    颍川归属忠武军,亦是中原腹心,定了南下后陈权对未来能否再回到中原是比较悲观的。他不认为自己有明太祖那般的本事。大概能搏个孙吴的基业就要求神拜佛直呼天幸了,而颍川陈氏却是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同样也是留于中原的一颗种子。

    这颗种子定要藏的深一些,呵护的仔细些。

    所以很快陈氏来人就在光天化日下头破血流的被打出了府。

    ——

    马植正想法设法逃离长安,不管去哪都行,哪怕是要人命的崖州。

    地震前的剑拔弩张变成了如今的温润如水。曾经以为自己必定会很快被踢出朝堂,而现在他却成了天子和马元贽那一碰就碎的纽带。

    两人并未和好如初,表面的客套和恭敬掩饰不住内里的杀机,但是彼此都清楚,这不是自相残杀的时候。所以现在马植看起来却是越发的得了宠,天子经常单独召他,当然了,更多是为打探又开始吃斋念佛不理世事的马元贽的消息。

    这意味着什么?

    过往小心翼翼的左右逢源如今只存了一条路,所有的一切都被摆在了台面上,马植清楚,马元贽如是倒了,他自己是必死的,甚至整个马家都难得幸免。

    所以,还是想办法逃吧。

    ——

    今日又是得到了召见,马植心情本就不算太好。不过天子看起来倒是有些高兴,身旁杨钦义赫然站立着,这让马植心下又是一沉,心情也愈发糟糕和不安起来,杨钦义不是去景陵了吗?这才几日怎就回来了?

    “马相,来,来,朕召你是为讨个主意,早先国舅曾说或可许亲于魏博以做拉拢,朕以为可,魏博何全皞尚还年轻,咳,咳,年少轻狂也是人之常情,朕如以公主降之,或可再得一王茂远②,只是这人选~,朕却不知如何抉择,马相心思缜密,礼部的职司也是打理的甚得朕意,所以,你说说吧,莫要推辞呢,为朕解忧是为人臣本分事也”。李忱很是热情的招呼了马植坐下,但是这话却是难接,更是险恶。

    天子欲许亲与谁,除了和亲番邦外多还是自理的,也有询问臣子,可那是定问招婿人选,哪里有让臣子选派公主的事情?

    但是能拒绝吗?李忱方才最后一言已经将马植的退路堵死了,如他拒绝,恐怕不晓得会有什么罪名降下,一朝宰相,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人没有哪个身上没些污点的。只是不知那污点会不会要人命罢了。

    “咳,圣人,恩,臣以为~,臣以为这是圣人家事~”。马植小心翼翼的盯着李忱的脸色,果然,方才的热情全然不见,只剩了冷酷和不耐。心下一颤马植忙又调转了话头。

    “咳,不过既然圣人恩许臣妄言,那臣便说说呢。恩,几位公主尚是年幼,却是不便远降。武宗皇帝,文宗皇帝,敬宗皇帝,穆宗皇帝的几位公主~,哦,臣有罪,或只可穆宗皇帝公主合适呢,只是~,尚未婚配的义昌公主和安康公主皆于道门修行,这~”。

    马植先是排除了当今天子的几女,后又仔细算计着前几位帝王的,按理说武,文,敬三帝都有合适的待嫁女,但是那样就会比成德军的王元逵矮上一辈,马植可不想给魏博生事的借口害自己倒霉,所以只能从穆宗皇帝女入手,然而仅余两个未嫁的都成了女冠,这让他一时没了主意,偷偷的抬头一瞟,天子的眼神还是冷冰冰的盯着他,眼中的杀意几不可抑。马植灵机一动,忽又说到:“或可选宗室女~”。

    “呵呵,不错,不错,那便是这样呢,马相,这事便交予你了”。李忱舒缓了面色,笑着回应起来。

    ——

    “马公公,您说,这是为何啊”?愁眉苦脸的马植一出大明宫,二话不说径直去寻马元贽,他直到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要让自己选人。又为什么只是个宗室女。

    “哈哈,那时候天下人都会知道,魏博节度使只配一宗室女,此策出于马相之口,所以~,啧啧,咱们这位天子啊,真是好权谋的”。马元贽放下手中的佛经大笑起来,他是觉得当今天子越发的有趣了。这确是一颗好“桃”。

    “那~,那又怎样?我,我又不去魏博”。马植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面如死灰的强辩到。

    “为表恩宠器重,许个重臣送亲也是该有之事,你说那时该是谁去魏博呢”?马元贽戏谑的回应着,他现在越发的鄙夷朝中的这些个重臣了,似乎除了争权夺利也没什么本事,心中却也有些黯然,大唐的宰相都是这般的,那么这天下还能长久吗?

    <divid="a6"><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陈度之已是娶妻,如是以公主做谋天子的脸面何存?一个宗室女,啧啧,大唐的宗女有多少反正咱家是数不过来的。虽是亦有些难堪,可和这江山比又算得了什么?你啊,备上两件单衣吧,据说武宁要暖和一些呢”。

    “恩,等你见了陈度之告诉他,咱家对那佛骨很是满意,哦,再送他两句诗:“轩风洒甘露,佛雨生慈根”。让其向前看,不要只顾其后”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