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崔郸死了,这位在淮南镇毫无存在感的节度使,但是却时刻牵动着大明宫的前时宰相终于死了。一同死的还有个奴仆,据说是京里遣来侍候的,事情到这就彻底的终结了,裴休不敢再打探下去。也没人愿意打探。

    强迫自己将所知的一切都遗忘掉,裴休将要面对的是淮南镇要走向何方?

    淮南的情形太过复杂,节度使长期是个摆设,任由监军耀武扬威,不过好歹过往未生大乱,所以知晓内情的人都只做旁观,静静等候着时间给出的自然选择。

    但是如今此二人先后殒命,留下的是一位已无人能制的兵马使寇奉。

    盐铁转运使按制本使如在扬州,而副使则于长安留后,称上都留后。裴休就很希望自己能回到长安做个留后。扬州这处江南美地现在却是面目狰狞做嗜人状。

    按理说淮南如何与他这位大唐的财政总管关系不大,然而仅相隔两个坊的节度使府飘扬着的白幡却明确的告诉他,身不由己是为何意。

    转运使下也有一些武装力量,甚至还不弱,过往便常因各司属擅动而大兴私狱惹来朝野非议。但是那些人远不能及淮南的正规军伍。

    同样的转运使下也有些不少投避的无赖子,以及地方豪宿。可裴休清楚,这些人做些偷鸡摸狗欺压良善的事情是拿手的,想要上阵厮杀,恐怕刀枪都拿不稳便会胆裂。①

    面对着野心勃勃几乎按捺不住的寇奉,裴休选择了给陈权写信。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做,信中虽是劝诫其不要生事,可陈权会做何选择谁都不知道。或许是因为留在武宁的儿子,或许是世家惯有的左右下注,不管怎么说,裴休如真是只顾奉佛也爬不到如今的高位。

    信已发出,接下来便是等待结局了。

    ——

    寇奉几日来很是活跃,他不知道自己的活跃被裴休认定为野心将迸。事实上他正处在焦头烂额的尴尬境地。

    崔郸不该死的,寇奉巴不得其能长命百岁。只要崔郸活着,所有的烦心事都可以推到那个木头人身上。自己只做个幕后的掌权人即可,他是有耐心的,吴德那阉狗都被他留了数月的性命,他也不介意再等等。可现在,寇奉不得不担起这份责任了。

    淮南之前清除异己的变乱折损并不小,加上八州之地太过庞大,驻守本镇已是艰难为之,而当下他可不想打仗。

    但是楚州该如何解决?楚州的失守让扬州如同一位赤裸的小娘子,只要陈权有意,便可以随心采摘。

    遣人去讨要了,不过寇奉并不觉得此番会如意。换了谁都不会将口中的肉吐出来。

    所以几日来寇奉忙着调兵遣将,楚州之事必须要有个了结了。

    ——

    陈权突然也想打仗了,上次的议事后他忽是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河北诸藩轻易无人敢惹?为什么早时的武宁镇跋扈异常然朝廷却多番忍让呢?

    说到底都是用武功来证明了不好惹。

    所以想要安生度日,一味躲避恐是为下策,越是如此越容易被人欺凌,还不如打上一仗,打出个威风,也打下份平安。

    然而打谁这却是难以抉择。相邻几镇淮南按理说是最佳选择,毕竟楚州的梁子已结,但是轻易是不能为的,已定南下之策,陈权并不想那时被拖住脚步。

    天平镇最弱,不过郑光这尊大神尚在,只要还没有同朝廷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最好还是敬而远之。

    兖海~,分两家,李见很是讨厌,但其必须要留着,他就是埋于河南道的钉子,有他在,平卢,天平两镇就不会妄动。而韦证,同样需要留存下来,一旦征伐韦证得手,那么陈权的势力就将直面平卢镇的老熟人高骈,以及河北诸藩了。

    所以想了一番,便只有宣武镇了。

    ——

    “您是说连宋击汴”?刘邺盯着舆图惊诧的问到。

    “正是,也只能连宋击汴了,一来汴州骄横,如无宋州遮蔽,我可不愿面对那些个河朔的骄兵。二来也算是取悦朝廷暂时换个安稳。当然最重要是示之以威。我是不愿打仗的,但是~,就算这次能逼得朝廷许个郡王又能如何?武宁毕竟根基尚浅远不如河北,加之又扼漕运,朝廷是不会放任的。正好台文劝我请战,我以为,那不妨请征汴州罢了”。陈权也是埋头丈量着舆图,考虑成败之事。

    “恩,大王所言不差,如此也是良谋,只是当下兵马不算武勇,先不提朝廷会否应允,便是许了,一旦汴州有备,实也难为,大王意求立威,那便只能战而胜之,不但要胜,且要大胜,所以不能等旨了,只能骤然发难”。郑畋捋着短须沉思了一会便附和到。

    “但是,如汴州的骄兵除了,宣武镇可就彻底为朝廷所掌了,那时我等所面临的压力实在太大,甚至河北诸藩都会受到波及。故而~,我以为,该要先击汴,再破宋。汴州要打,却不能打死,宋州亦然,最终只求维持原状即可”。

    “其二,淮南虎视眈眈,如何在出兵时防范淮南,甚至是天平军偷袭呢?这点我暂时也是思而无果的”。

    是啊,这就是此番谋划的难处。要防范的太多了,一个不慎非但立威不成还会丢了自家基业。陈权摩梭着舆图愁眉苦思,一时也是言语不得。

    “咳,我倒有些算计”。久不言语的韦康终于出言到,他这位尚书右仆射近来过的不算好,才学比不上郑,刘二人。陈权要设三司又会分润户部财权,自家妹妹同样是个不长心的,本指着可在李家娘子有孕时争宠,可其人却是只顾戏耍。如今终于在众人无措之时显示了价值,韦康亢奋的几不能自控。

    ”兖海,那胡儿不是求功吗?只要其应了先前的共讨淮南事,此事便大有可为,当下需是在他身上下些功夫了。而天平~,大王不是遣人入了曹州吗?曹州或可乱上一乱了,正好也可让那姓黄的狂妄书生得个教训”。韦康微微仰起头,很是得意的说到。

    黄巢?难到是自己逼反了他?陈权楞住了。

    ——

    韦证很是嫌弃的看着陈权和韦康的来信。韦康倒还好,两人同出京兆韦氏,同族之人怎也要给些面子。但那陈权厚颜无耻的也续上了亲,这实在是让人作呕。如是按他那般算来,大唐的官吏几乎人人都能攀上亲的。

    <divid="c2"><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再一瞟立于堂下满身血污狼狈不堪的朱邪赤心,韦证不由讥笑着说到:“将军啊~,啧啧,你可真是~,折损了那么多儿郎,怎的,还要去征伐叛逆吗”?

    “恩,要,我要征淮南”。朱邪赤心抬起头来很是淡然的回应着,边说边抽出了腰间长刀直逼进前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