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裴休只停留了一日便走了,扬州的龙潭虎穴等着他去闯,结局会是怎样或许只有天知道了。陈权并未再提淮南之事,裴休如何作想也没人知道。

    对于陈权来说,未来的紧迫感日重,过往他一意求生,虽有些抱负,但是在生存面前一切都不值一提,更何况他本又是个懒散的。而现在,他开始计算起了时日,也再一次的翻寻起了记忆,大唐果真还能支撑五十年吗?会不会是自己记错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记录簿中黄巢的名字。

    当知道黄巢曾经出现过,并且探查一番和那个叫林言的狂妄书生又对上了号,陈权首先浮现的念头是找到他,然后杀了他。但是很快这个想法便被抛了出去。

    假如这个黄巢就是历史中的那人,假如他的生命轨迹未有大变,那么黄巢或许会是未来某一时刻的盟友。

    当然未来具体会怎样陈权并不清楚,黄巢会否重复历史中的命运亦是不知,为了了解此人的一举一动,还自弱小的锦衣卫受命前往记录簿中的地址,曹州去观察。

    黄巢的事情大体理顺,朱邪赤心又来了。

    ——

    “你是说沙陀人携五百骑兵入境强攻宿迁,几近全军覆没”?陈权眼睛睁得大大的,满目的不可思议,这太诡异了,傻子才会用骑兵攻城,沙陀人傻吗?至少从过往的战绩中看不出来啊。那这摆明着就是来送死的又是为何?嫌人多了?

    “正是,大王,这事却是诡异,泗州各城现已加强戒备,暂时无忧。但是沙陀人此举~,哦,对了,朱邪赤心领着败军还未离境,就在泗州游弋。泗州骑兵不多,曹文宣恐会有诈,只是遣人驱逐。后续还等大王之命”。刘邺这位新任兼管兵部的中书侍郎一早就来上报消息。

    “呵呵,有趣,想来朱邪赤心是想见我?只是数百儿郎之命啊,啧啧,这也是心狠之人,罢了,令人通传,我欲见他,且看他要做什么。沙陀人的根基在北地,暂时也算不上为敌,不妨先与交善,你意如何”?陈权捋着又长了寸余的胡须沉思了一会,方才问到。

    “恩,可,兖海内里纷乱,据闻新任观察使韦证也是挠头不已的,沙陀人~,勇者勇矣,然其离了北地半点根基也无,倒也不足为惧”。刘邺忙附和着,对于陈权他的看法很是复杂,自己的妻儿殒命如果说不怪那是妄言,可又能如何?在楚州时他也动过别的心思,但是手下士卒皆是武宁所募,一时难以指望。等被召回彭城,虽是陈权声泪俱下的言说歉意,然其转手就将楚州交给了杜方。中书侍郎领兵部自是高位,却又出了个莫名的五军都督府分润兵部职权,如此种种防范,刘邺在彭城也是颇有些如履薄冰,生怕被寻下过错害了性命,他相信此等行径这位徐王是做得出来的。

    “韦证?呵呵,说来也是亲眷呢,他出自京兆韦氏,丈母又是赵郡李氏女,仔细算来,我大概还要唤他为兄。哦,对了,桂管经略使令狐定你可熟悉?我那内兄现还在蒙山,我恐他为我所牵,有意去信与令狐定托其照拂一番,不知可行否”?陈权忽又问到。

    “令狐定?呵呵,无妨,他可远不如其兄令狐楚的,为人谨小慎微,才学亦是不显。如不是令狐家势大,其侄令狐绹又是拜了相,怎也不会让一个散骑常侍的散官出镇地方的。大王勿需担忧他,只管书之便是,正好也可同令狐家交连一番,许是将来可用”。刘邺对令狐定的不以为意让陈权多少放下心来,李德裕只存这一子了,陈权也想过干脆将人带回徐州,可却还有别的打算,如今南下已成定局,他希望能在桂管留下一根钉子,为了来日做谋。

    ‘恩,那便如此了,听说曹文宣将假子托于你照料了?哎,汉藩啊,前时之事~,这样吧,你且瞧中哪家的娘子,或是你中意哪一姓的,我去替你请亲呢“。

    陈权的话让刘邺心中咯噔一下,曹全晟早时在彭城救了郭齐的幼子,后便收于膝下养做假子,倒也未替其改姓,依旧姓郭。这次曹全晟去往泗州任刺史因是无暇照料,又兼泗州自下邳事,及泗州佛事颇有些乱象,所以才将假子托于刘邺。说来也是奇怪,曹刘二人只是初识,但却甚是投机,才至如今。

    可陈权的话却令刘邺不由不多想一番了,这算不算警告呢?总领一州军政之事的曹全晟和自己是否因交际过深引了陈权忌惮呢?

    ”咳,我也是无奈,大王该知我亦是独处,却是不好照拂,只是一时也是无解“。刘邺思量一番忙解释起来。

    ’呵呵,这样吧,我会命人在城中新置一坊,就仿作长安的小儿坊,尔等皆是干臣,平日政事已是繁忙了,如何有暇照料?这小儿坊我会请些知礼的妇孺来,平常尔等自可将子侄托放于此,呵呵,孩童嘛,自小有个玩伴也是好的,我的孩子以后也会入小儿坊的,汉藩以为如何”?陈权有些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案上的竹笔,身子微微前倾,略眯着眼睛盯向刘邺。

    “可,大善啊,便依大王”。

    ——

    刘邺刚走,陈权站起身来皱着眉头在屋内转了几圈,又叫人唤了韦康和郑畋前来议事。

    “如今五州之地,各州军政皆出刺史一人,刺史也是人,如何能理这么多事?还有财税,早时是无官吏,现今我以为该速设三司,度支,盐铁,户部分掌其职,一来可减地方政事,二来,大唐是什么模样你们也是知晓的,我可不愿蹈其覆辙”。面对韦康和郑畋陈权说话时便直接的多了,径直将心中隐忧说了出来。

    “恩,也好,只是通晓财计之事者不多,恐一时难掌其职,还有,早时说要求策,大王,如今却该为之了”。郑畋和韦康二人相视一眼,马上各自盘算起得失来,分三司这是早晚之事,大唐也是有三司之职,只是没想过陈权会这么急迫,无奈只好将求策一事重新提上了日程。

    “恩,也好,原还想等等,再看下朝廷会有何举动,如今~,恩,听闻今年知贡举的李褒题为“尧仁如天赋”。这是天子所命吧?呵呵,我可不敢比尧舜,亦是不通文章,倒也想不到什么美题,便借孟子之言:“民为贵”,以此为策吧“。

    <divid="a6"><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恩与威,陈权正自慢慢领悟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