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任谁初见幽州节度使张直方时都会暗赞一声好个英武的汉子,张直方也确实担得起这份美誉。他三十多岁的年龄正值盛年,身为一个武人身形高大壮硕相貌却不粗俗,甚至可有说是极英俊的,便是装扮成文士都自有一番风流之气。

    但是除了仪容和权力,张直方于世人看来就真没什么值得赞誉的了。其父是威震北狄的兰陵庄王①张仲武,可张直方却连其父的一成本事都未能得,作为大唐顶级藩镇的新主人,他实在是不堪了些,甚至于不少百姓私下教子时都偷偷的以其为例,据闻还有些文人取其趣事书之为乐②。

    嗜酒,在严寒的北地算不上什么过错,就是普通百姓为驱寒都常饮上一些。但是一镇节度使酒后惯于凌虐士卒,这就是取死之途了,大唐骄藩骄的不仅仅是将,普通的士卒亦是如此。

    作乱谋害主将,已是寻常之事,如不是被谋害者声名显赫,恐怕于世人来说还不如家长里短的闲话来的有趣。

    在张直方接任幽州刚半年的时候,他决定丢下父亲好不容易得来的基业逃命了。

    ——

    张直方又一次携众出城游猎,没人会奇怪,更无人在意,毕竟这位张大使甚爱此道。北地入了冬虽是寒冷,不过可猎的野兽却一点不少。也不知今日张直方又会得了什么稀罕的猎物,对普通人来说,这是唯一值得一谈的趣事。

    往时张直方经常醉意熏熏的,今日却似未饮酒,出城之后竟也不像过往那样飞一般的忙着去戏耍,而是停了下来,调转马头贪婪且哀伤的回望着。

    阎好问③是张直方最亲信之人,也是其表亲的外甥,他对这位声名狼藉的节度使却不像常人那般心怀鄙夷,而是满腹的同情。

    幽州节度使不好做,不仅仅是幽州,自大唐藩镇四起后没有哪一方节镇可以安睡的。

    骄兵悍将在侧,父子兄弟相忌相残,朝廷亦有种种手段悄然而至,每一刻都是生死的考验,有人熬了过去,但是更多的是倒在争权夺利的路途中,那时丢弃的不仅仅是一份基业,还有自己的性命,甚至于家小乃至一族的存亡。

    世人所知张仲武死于大中三年④,可阎好问知道,这是假的。那位威风凛凛的兰陵庄王去年就死了。如何死的?他有些猜测,却不敢再想了⑤。

    幽州张家不同于魏博和成德的胡儿,而是地地道道的的汉家儿郎。张家源出范阳张氏,在大唐虽是比不上那些顶尖的世家,但也是曾于唐初被定位乙门的高族。出自范阳的张柬之,张九龄,张说,张延赏等等都是一个时代的弄潮儿。而肃宗后修订士族谱系,吴郡,范阳和清河三张更是成了官方仅承认的三处郡望。

    家族,其意在族。

    幽州张家人丁就不算少,张仲武有兄有弟,亦有子侄,更有不少同族亲眷。人多了自然可壮其势,但纷争也就多了。比如,凭什么都姓张,却是张仲武父子主掌幽州呢?一旦有人这般想了,麻烦也就来了。

    去年那一日的血腥直到现在阎好问想起都会忍不住冷汗淋漓,张仲武长兄张仲斌之子张德辅骤然起兵发难,直杀入了寝宫之中,从辰时到申时,整整半日的厮杀直至血流成河。如不是将士舍命抵抗,张直方的头颅必定会落在那尚为坐热的宝座上。

    那一夜后阎好问知道,张仲武这一支完了,在张氏的大家族中完了。一个灾变后的孤家寡人支撑不起张氏荣光,特别是这人又算不得有本事。

    而现在,范阳另一张,张允伸⑥一家蠢蠢欲动。

    ——

    “哎,你不同我去长安吗”?张直方摸了摸腰间的酒囊,犹豫了一会终是未摘下来,长叹一声不舍的问着阎好问,对于阎好问张直方是极其信任的,去年那场变故全靠这过往自己眼中的外姓人舍命相护,如今想来,这所谓的外姓人倒是比同姓那些个虎狼可靠多了。

    “不了,大使,我生长于斯,长安~,哎,家业难离啊,今日送您出城,最后再尽一次臣下之职,大使~,您保重呢”。阎好问也是感慨的回应着,他知道张直方的艰难,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是个合格的领袖,不管生了什么变故,有什么磨难,借酒消愁可以,但张直方却是沉迷于此以求避逃,如此又怎能得臣属之心呢?

    “嗨,好吧,不强求呢,此番离乡怕是难回了,不过好在~,呵呵,幽州之主终也会是张家人的,你也是张家亲眷,想来倒也不难对付。哈哈,至少幽州早先的旗号多半是不用重做的,只是不知会是哪一张?又会是哪位叔伯呢?罢了,不想了,幽州之事与我无干了”。张直方垂首沉默了一会,复又抬起头来爽朗的笑言到,可能对他来说,这份基业确是太难背负了,如今虽是丢弃不舍,倒也是难得取了心安。

    <divid="b4"><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呵呵,我知道呢,先公是李文饶李相力主任用之人⑦,李相都倒了,我还能,又敢问什么呢?啧啧,这江山啊,豪杰却是不少的,可又有几人可得好下场?有时我想,或如我这般的庸人才能平安一世吧?这大唐~,嗨,你说我可还要如先公一般留那忠心吗?先公因忠丢了性命,我又会如何呢⑧?这一刻的张直方好像再也不是过往那顽劣之徒了,口中言语让阎好问听着心惊,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啊!

    “哈哈,走了,走了,这地方留给他们了,随他们如何呢”。摆了摆手,张直方抽打了马匹离去。

    看着张直方的车队渐渐远去,阎好问既是担忧这从未叫过亲号的舅舅的命运,同样的,他自己又该如何呢?

    张家的幽州还能留存多久?又会是哪一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