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黄巢自离节府片刻不敢停留逃出了彭城,他生怕陈权会使人阴害,有意寻人同行,可他在灵堂上的行径实在无礼至极,士子们勿论心中如何作想,多还是要些脸面,大多径直躲开,少数同情者也是不愿惹祸上身。有心者见其穿着寒酸,便私予了些财物,一番下来黄巢竟是将这来时开销尽数赚了回来。

    屈辱感,黄巢从未这般强烈感受过,哪怕在长安时恬颜走动也是没少为人讥嘲,然那终究是为了功名不得不低头,况且~,况且公卿名士多出身士族,就算是再不喜,士族自是高贵些的,这大概是公认之情。而陈权只是个匹夫,如何便他能爬上高位?

    黄巢狼狈的翻山越岭,包囊中并不沉重的财物却几乎将他的腰压折了。

    他并不想要,却不能不要,这番冒失的惹了祸端,虽然用了外甥的名字暂混了过去,但入府时登记的可是本名,一旦查出会是怎样?黄巢不敢径直转回曹州,也不敢过路宣武,那里如今也是风声鹤唳不大太平,无奈只好南下泗州意经淮水自忠武军绕行回去,只这番开销和耽搁的时日便多了,许要月余方能回还。打算后年再行赶考的,这耽搁的每一日都让黄巢心疼的泣血,但只要能活着,也只好如此。

    第三天,在下邳这座据说是鬼城的地方,黄巢偷偷混入城外看着告示稀沥沥的人群中,告示上明晃晃的大字令他几欲昏厥,陈权又要称王了,时间便是三日后。

    嫉妒,羡慕,绝望,还有一丝野心的小火苗燃起,黄巢失魂落魄的离去,嘴中只顾喃喃到:“彼可取而代之乎”?

    ——

    李见这位兖州新任刺史忙碌的很,何全肇半点政事都未干涉,任其施为,只是军伍之事李见便沾不得了,如今身侧的侍卫都是何全肇遣派来的,他自己的亲信则早就命归黄泉。如此倒也罢了,更让他头疼的是何全肇为他寻了一群女子,是的,就是一群。

    李见坐在空旷的刺史府大堂之上偷偷揉着酸痛的腰愁眉不展,他向来不好美色,更不欲让女子腐其心智,然现今~,他都不清楚每夜有几人在偷听。更何况送去魏博为质的独子大概也是难活,所以~,哎,也不得不如此了。

    武宁镇的投书让他瞬时忘了平日的烦忧,已是深寒的冬天也止不住汗水湿透了衣衫。武宁的信中请兖州遣人去观礼,还有邀李见共称王。如只前者倒没什么,可这共称王事则让李见七吓得魂飞魄散。这是要让自己死~。

    李见几乎是手脚并用才从座位上狼狈的起身,忙拿起书信去寻何全肇。

    ——

    “郎君,您说这该如何”?李见熟悉的跪坐在一旁,经过这些时日他发现这位何二郎其实也算不上太过暴虐,只要不惹了他凡事都好说,最重要不要提什么美丑之言,这是大忌,想到这,李见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断耳,冤啊!

    “啧啧,又称王了?前些日不是有一次了吗?怎的,这回又是寻了什么借口?嘿嘿,居然还给你留了个齐王呢,哈哈,据言陈度之是徐州人,你也是世居徐州,乡谊果是深厚呢。哦,忽是想了起来,当年李纳不就是称了齐王?你这也算是承袭祖业了,甚好,甚好”。何全肇懒洋洋的靠坐着,面前的火炉生的旺,整个屋内如是暖春,话语也不严苛,但李见闻言却是大惊,立刻膝行上前叩首于地,忙是辩解起来。

    “郎君莫说笑了,我只一奴儿如何称王?如郎君来日得了江山为帝,那时或得郎君顾念,许个开国候我便千恩万谢了,王~,我不敢,亦不愿的,如今娇妻美妾在侧,锦衣玉食日日享用,此生足矣”。

    何全肇踢了踢李见,也是未用力,轻笑着唤他起身:“呵呵,为帝?我才不做呢,便是魏博我都无意取之,只是想给我那大兄寻些麻烦罢了。恩,武宁遣人去吧,去瞧瞧热闹也好。至于齐王~,啧啧,不管你方才之言真心假意,如今都是不可为之。兖州只一州之地,存活尚且不易,如是称王岂不是替旁人担了干系,也平白惹了耻笑”。

    “这王称的好,且看各方如何了,最好能使兖海出兵征讨,那时我等便得了机会取下兖海,嗨,沙陀胡奴实在麻烦的”。

    “是”

    ——

    朱邪赤心同韦证相处的并不算融洽,这点一早就可预料的,一个北地胡儿一个世家子,二人平生几无交集处。而这也正是朝廷想要的互相牵制。

    但对于兖海来说当下最大的困惑是州治之地兖州莫名的有了新刺史,韦证这个观察使竟只能偏居海州,滑稽的很,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朝廷到底要做什么?当然没人知道朝廷这诡异的旨令也使陈权起初北取海州的计划泡汤,夺下一州之地无妨,但是绝对不能是治所,那麻烦可是陈权目前承受不起的。

    陈权欲称王的消息传来,朱邪赤心和韦证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吵。

    “大使,武宁逆臣不思君恩,早几日便称王,虽是复又除之,然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等还不兴兵讨伐更待何时”?朱邪赤心气呼呼的坐于下首,他冒着基业受损的风险来兖海不是来闲逛的,而是要为将来的发展铺平道路,这路要如何铺垫?自然是刀口上来取的,如没有战功,沙陀人可还有存在的意义?

    “哼,武宁,武宁,去伐武宁,兖州怎么办?那猪狗一样的高丽奴,今又得了何氏之助,如其来攻该要如何?朝廷令八镇共讨魏博,李行言已经领率兖海半数军马去了,你说,兖海可用者还有几多“?

    “不要指望平卢来救,高骈自去平卢就同王晏实水火不容。未得分晓前平卢自顾尚且不能,如何有力来援?况且你久居边地或还不知淄青旧事,哎,未得朝廷旨意,便是无事其也是不见得会来,我也不会去求“。

    韦证颓然的长叹连连,朱邪赤心则撇起了嘴,他如何能不知淄青事,不就是三分淄青而生顾忌嘛,可现在这是什么时候了,眼见了天下又要冒出个逆王还在思虑这些个算计,如此也就不怪大唐这庞然大物沦落到今时的地步了。

    ”大使,那也不能眼见之吧?这也是无法交待的”。朱邪赤心沉默了一会复又劝到,他只想战上一番,勿论输赢都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来。

    “哼,那猪狗一般的陈权,也不知李文饶怎会招他为婿,真是坏了赵郡李氏的门风,罢了,你想去便去,你来时带了一千五百人,我便许你领五百去讨武宁,去吧,去吧,莫再问我了”。韦证极不耐烦似在驱赶着苍蝇一般冲着朱邪赤心摆着手,心中暗骂胡儿只知厮杀,粗鄙无端,半点谋略都无。

    “五百人?大使~,您这~”。朱邪赤心不由猛然起身大叫了起来,这哪里事征讨,而是送死去了,武宁虽听闻都是新兵,但也绝对不是五百人可能降伏的。

    “哼,你要去,便只这些人,算了,同你这胡儿说什么?我书信去问郑国舅,他这个国舅许是有法”。

    ——

    风和日丽,今日天气着实不错,陈权一早就起身开始了穿戴,与上次作伪的行径不同,这次是真的要称王了。

    几日来所有人都回了彭城,刘邺不出所料也是得信而归,陈权声泪俱下的宽慰了一番,虽不知刘邺是否真的不在意,但至少面上无恙。

    当然也又有一批投效的士子离开了。对此陈权并不在意,无留意者强留无用,还不如就这般来去自由也算讨个好名声。

    服饰,礼仪,这是几日来众人争论的焦点,时间赶得急,要争这先王之事也拖不得,所备之物自是不全。但是该着天子服还是亲王服?服色是否还依大唐的赭黄色?种种琐杂之事让陈权头疼不已。

    好在最终郑畋言说称王即可,但是后路还是要留,如是抵挡不住时便是再去王号也是该当,这才让兴致勃勃的众人冷了兴致,由此称王便依照大唐亲王例。

    远游三梁冠,金附蝉,犀簪导,白笔。大唐亲王四件套好不容易凑全了,车马却无象辂,只能用现今所用凑合代替,多少有些不伦不类。

    戏马台成了拜王的祭坛,宗庙同是未立,一样是因时间紧迫,如此多的凑合让陈权觉得自己是沐猴而冠,兴致也是消散的所剩无几。

    ——

    <divid="a6"><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大使,莫停,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继续吧”。郑畋贴近了些,轻声说到,只他想来也是未料此事,声音是莫名的诡异。

    陈权扬头看了看万里晴空,又回首打量着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众人,好一会才扭过头来强挤出些笑容应和到:“恩,继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