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话犹未尽,这种桥段陈权过往在影视剧作品中常见,每次都是恨的牙痒痒,可那时终究是强行代入自讨没趣。但是李德裕留下的遗言现在让他~。

    确是无恨,只是遗憾。陈权相信那短短的几个字定是大有深意,但是要作何解呢?

    帐下能用者依旧不多,齐悦,杜方等人这些时日一直忙着募兵操练,时刻准备应对李德裕预言中的进犯。且这几位元从者多是武夫,上阵厮杀倒还得力,谋算一途则不多做指望。

    新来投效者一时间也很难接触到武宁权力的中心,一来还未细做考察,取信尤且不能,各自的才学手段也尚未显。而且因这连番的战乱,武宁各州,特别是徐州的庶务早就堆积如山,所以这些个投效的士子几乎尽数被遣派到各州县应急。

    早先李德裕曾说在岭南劝诱过一相熟之人,那人少年英杰更有宰相之才,可至今仍是未见来投,或许是其瞧不上陈权这般的匹夫。陈权心下虽有些失望,然也谈不上特别在意,毕竟他的记忆中并没有此人的名号。

    ——

    之前短暂的称王极其仓促,陈权也不确定这是不是李德裕的本意。但不管领悟的对错,这都是不得不为之事。

    并非全因野心,陈权不是个安分的,可向来对王霸之业也没太深的执念,至少不是首选的人生目标。

    早时最大的野望只是能在史书上留下个名姓,而后却因世事变幻无常才至如今。隐隐的对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也有些向往,然而这其中的凶险让他不止一次心生了退意,甚至他都暗自立誓,如果朝廷能恩许其在武宁守着家人安度一生,那他绝对不会再起任何不该有的心思。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活下来。

    过去两个多月彭城可谓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一片欣欣向荣文华鼎盛的景象让人陶醉,不过陈权明白这只是假象。其中多半都是奔着李德裕这位前时权相来的,而自己只是顺便瞧看一眼的对象。

    大唐藩镇众多,强悍的如河北三镇,富饶的如浙东浙西,中原各藩也各有其优,甚至蜀地之逸乐也是令人向往。武宁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是世人首选。李德裕这面大旗造就的虚假繁荣随着他的离世也瞬时崩塌。

    会有多少人失了兴致离去?

    称王确是大逆不道,更是在弄险。但这也给了一些野心勃勃向上攀爬之人一个新的选择。

    武宁是有王天下之意的。

    当下看来反响并不坏,确也吓走了一些士子,但选择留下的则让陈权多了些信任。如今武宁需要的就是这些个胆大妄为者。

    只是这王号一去,陈权突然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了。

    ——

    入夜府门将闭,疲惫的一天也进入了尾声,送走了来访之人,陈权忙去探望妻子,下午妻子阿悲痛的在灵前昏了过去,又是生了一阵慌乱。

    走出房间轻轻掩上了门,仔细的吩咐着新聘的几个侍女好生照料,陈权脸色怪异的很,似喜似忧,妻子有了身孕,他要做父亲了。

    成婚还不满两月,就将迎来新的生命,血脉得以延续本应是极欢喜的,然而这个时间~,朝廷军马按李德裕的预言也该要来了,现在陈权所背负的不仅仅是个人性命了,还有妻子,以及那个未出世的孩子。

    准备的冷餐也是未用,陈权便又去灵堂跪坐着,他需要好好思量今后的路如何去走,希望丈人还未远去的游魂能给他些启示。

    ——

    对河北,陈权深惧之。或许大唐如今也只有神策军同河北三藩让他发自内心的惧怕不已了。一个是维持大唐统治不倒的利刃,另一个则是自立近百年的安史贼乱遗脉。还未入徐州时陈权让鲁滔去魏博搅乱局势,便是忧其南下。

    至于其他各藩,陈权确有自信只要武宁兵成,当无所惧。

    可李德裕说河北不惧,这是为何?河北三镇就是朝廷都是拿其没有办法的。兵锋强悍只是其一,在百年前,赵郡李氏的李华就有言:“河北贡篚徵税,半乎九州”。如此一个强悍且富庶的河北如何能够不惧?

    陈权拄着下巴仔细回忆着历史的脉络,大唐大概还有五十年就完了,接下来五代十国,宋元明清~。

    宋~,宋~,突然间陈权好像明白了什么,一下就跳了起来忙唤侍卫去召韦康。

    ——

    韦康来时身后跟了个黑瘦陌生人,年纪不大,看着也就二十来岁,衣衫朴素,仍是单衣,只露出来的靴子倒像新做。其人个子不高,相貌也不算俊朗,胡须理得甚短,有些不合时宜的短,眼睛却是很亮,精光所见满是朝气。

    陈权初见生人心有不快,韦康实在肆意莽撞了,侍卫更是需要操训一番,一个陌生人竟在深夜轻易入了府衙,这并不能令人开怀。

    皱起眉盯着这闲庭信步般走近前来的年轻人,陈权发现这人有些面熟,下午似同那叫林言的狂悖士子一同入内的,却是不知名姓,是何来路。

    “咳,令平,这可是杜家儿郎”?陈权别过头沉声问起了韦康。

    “嗨,度之莫怪,此为我之过,稍后自会领罚,只是事情来得突然方致如此冒失,此人就是李相所言的郑畋①,郑台文,知你求贤若渴苦等郑郎君已是两月了,方才见其在府外投书求见却是被侍卫拦了下来,你也知道,侍卫多也不识字的~,我这才引其入府”。韦康一边拱手请罪,一边冲陈权偷偷使着眼色。

    “见过陈大使,是小生莽撞了,勿怪韦郎君呢~”。郑畋的声音很是洪亮,倒不像文士做派,陈权终于生了兴趣,这就是那宰相大才?看着倒是平常的很。不过既然是李德裕极力推荐,想来必有其因,正好可用方才思虑作一番考教。

    “哈哈,原是郑郎君啊,哎呀,真真是让我盼的好苦,啧啧,听言台文未及加冠便已进士及第②,少年英才之名誉满天下,丈人也是常言台文有宰辅之才,堪比管乐,今时有幸得见果是气度非凡~”。陈权脸变的很快,立下就堆满了笑热情的拉起郑畋的手寒暄起来,称呼时也是用了字以示亲近,这让韦康在一旁看的好笑,可心里也是生了些危机感,他要做的是那凌烟阁之首,但随着来投之人越发多了,他的地位却是不大稳固的,或许该叫妹妹吹吹枕边风呢。

    “李相实是过誉了,更是难当大使之赞。本是要早些来寻,然家父在循州③忽是染恙,便耽搁了行程,却是不想李相已是~,哎“。

    郑畋尽管觉得陈权有些过伪,但也多少有些得意,不管怎样,眼前的这位诸侯对自己还是看重的。如今郑氏父子的日子实在不好过,循州莽荒,瘴气恶疾甚多,生活自是艰难了些。而郑畋就更惨了,他十七岁便得中进士,虽不是进士科,但也是前途光明,毕竟其出自荥阳郑氏,世家子爬的总是要容易些,可因李德裕的牵连,前途已是无望,他才二十四岁,正是一展抱负的大好年华,然而现在只能在岭南陪伴老父虚度时日,或是哪一天便为恶疾取了性命,如此又怎能甘心?所以当李德裕从崖州回转路过循州劝其来武宁时他面上矜持着,心下却早就千肯万肯了。只不过这一路来仔细探问过陈权的一些消息,倒又重生了迟疑,这位陈大使行事似有些肆意无度,更是刚愎自用,此等人可为良主吗?又可会听人言?许是该要仔细瞧看一番的。

    “台文来的正好,我方才叫人去请令平,正好有事商议,台文大才,不妨共议之。嗨,莫做推辞了,便是这样呢“。

    ”恩,前时丈人言说大唐局势,直述河北无惧,我是有些难解,方才偶的些念头,然亦是两可之间,不知台文可有教我“?陈权未给郑畋推脱的机会,直截了当的盯着他问询到。

    郑畋咬着嘴唇沉思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在陈权的期待中开口说到:”河北~,如是旁人说的我定会无视之,但是李相之言必有其因,如今思虑一番却是察觉前时忽略之处。河北多胡儿,契丹和奚人这两藩自太宗时便在归顺与反叛间左右不定,近两百年了,朝廷于这两藩战事不绝,胜败皆有之。细算来,倒还是败得多些”。

    “则天皇后时黄麞谷,东硖石谷,朝廷两次大败,几乎全军覆没,玄宗皇帝初御极,又在冷陉惨败,那一战得活仅数人。后安禄山挑衅两藩欲以边功邀宠于帝,致两公主④被害,之后领兵六万征讨也于土护真水大败,安禄山亦险些死于箭下,仅二十人得逃。安史贼乱后肃宗上元二年营州陷于奚,平卢军不得不南迁,由此便造就了淄青镇。而防御两藩之职则由幽州所领。此后两藩又是附于回鹘,常袭扰边州,武宗时张仲武接掌幽州后倒是大破回鹘及两藩,威加北狄,然今年张仲武已是亡故了,其子张直方甚是不堪,幽州~,恐将生变”。

    “一旦幽州有变,北地胡儿会将如何呢?哎,如此算来,河北确也是不足为惧。当下大唐比不得盛年,早年三两次败仗无损根基,可现今~。河北三藩虽是自立不听王命,但其也是防堵北狄南下的屏障。然又是因其自立,朝廷向来恨之入骨。近百年的分离也致民俗民风大有不同。过往河北之人想入唐土必要经海路。河东,河南更是闭境锁关,说是一朝实则两国。武宗时威压众藩,兼是多有拉拢恩遇,倒有所改观,可现今~,朝廷是极厌河北的”。

    “哎,如是天下有变,河北三藩看似强矣,然他们要先在胡人的马蹄下保全方能逐鹿中原,确是不易呢”。郑畋说完后脸色有些黯淡了下来,甚至对于曾经不喜的三藩叛逆都多了些复杂的情绪,一旦三藩败亡,会否变成晋时胡儿半壁之势?不管大唐内乱如何,毕竟还是汉家儿郎主宰江山,可要是胡人~~~,哎!

    果然是这样,陈权心下也是一叹,奚族他并不清楚,可宋朝的契丹,燕云十六州,还有因此想起来的儿皇帝石敬瑭,再后的女真,等等等等似乎都是从北地崛起的,这也是河北的命门,他们确是强悍,但同样夹在北方胡儿和朝廷中间两不待见。诸胡想南下,朝廷想复过往之基,两方刀兵皆指向三镇。

    加上三镇境内胡人本就多,成德和魏博两家之主也是胡人,虽是绞尽脑汁的为自己寻了汉人祖先,又是与皇室及世家结亲以脱胡身,但是隐忧尚存,一旦三镇势崩,陈权仿佛都能看到诸胡的大旗飘扬起来了。

    “哎,河北之事我尚无暇理会,前时丈人言说朝廷必弃魏博而复取武宁,不知台文可否替我解忧“?过了好一会陈权压下心中忧虑出言打破了沉默,后事便待以后解决,眼下的麻烦才是首要。

    “呵呵,我来时知大使僭越称王了,今日大使与那妄人的言谈我亦在堂中亲闻,敢问大使,您可还欲称王?这王又是何王”?郑畋并未作答,而是笑笑的问了这个很是难言的问题。

    陈权站起身来四下踱步,他一时也不知如何回复,最重要他并不清楚自己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是贪生之人,向来都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位置值得用命来搏吗?

    <divid="a6"><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哈哈,好,好,李相说我宰相之才,我甚是惶恐,可不妨也争上一争,既如此,那请大使复称王”。郑畋起身深深的拜了下去,但头却依旧扬着,样子有些怪异,他在等,等陈权的答复,他想知道眼前之人可能听人言,又可会真的下定决心去做一番大事。

    “便依你”。陈权犹豫了不知多久,这三字几乎抽干了他全身的气力,说完后便站立不稳摇晃着坐了下去。他并不清楚是为了效仿古人招揽贤良方才应允,还是自己的野心已是按捺不住了。前时所言的缓称王之策如今又将变改,至此,大概是再没后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