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土财主系统凌飞全文免费阅读他的小白菜电竞大神又掉马了大楚皇权一击神明陛下黑化后超难哄我的师姐都太不稳重了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女主她营养过剩小狐妃超级甜通天图鉴
    “清川带长薄。车马去闲闲。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迢递嵩高下,归来且闭关①。王摩诘当年意求归隐嵩山,却终不能得,如今随法师来此,呵呵,我都生了隐世之念了”。

    裴休拄着木杖步履艰难的爬着山,不时瞟看儿子矫健的步伐,又是紧赶了两步,生怕被落了下,忽生了些感慨。他的名声在大唐响亮的很,远超其所居的职位,即便尚不为相。可世人或许还不知朝中宰相皆呼何名,但一提起那崇佛的“河东大士②”却多有耳闻。于裴休而言,不论这称号是否为美,也总要比碌碌无名好得多。更何况这其中隐性的利处着实不小。

    名利名利,得名者多有利取,世事便是如此。

    这次来嵩山并不是计划内的行程,本是要由颍河入淮,再经淮水护送法海同去武宁,然法海却是执意要先去不远处的嵩山少林寺。前时亲送爱子入了空门,裴休于佛家处又搏了美名,可其心下却多少有所亏念。天下之显贵崇佛者何其之多,但有几人舍得娇妻美妾,功名利禄而取超脱?至少裴休本人就是做不到的。

    侍奉佛祖也就意味着要孤老一生,任有百般才学和抱负都将化为世外闲语。裴休亲自裁决了儿子的命数。如今法海一些微不足道的请求便自是无不应许了。

    “檀越,您慢些~,且先歇歇,哎,这嵩山却是难登的很,莫伤了身子呢”。法海自登山后第一次开了口,非是不愿言,而是不知言从何出。已成了和尚,自该斩断俗缘,但身旁老者是为亲父,曾也是多得其爱怜,这俗世之情却也难断。一路上裴休寻了不少旧话攀谈,不过法海多是沉默着冷淡相对。现在看着父亲须发皆白,老态毕露,又是气喘吁吁的陪了自己登山,法海的心还是软了下来。

    “哈哈,好,好,歇歇呢,咳,法师~,法师向佛之心甚虔啊,我旧时也于少林禅宗是常心向往之,却深恨不得空暇,而今因法师之故,倒是获了机缘,也是美事呢”。裴休闻言大觉欢畅,忙陪了笑,搜肠刮肚的寻着话,难得儿子开了口,却不能冷了下去。

    “恩,我也只是临时起意,倒是委屈了檀越,我~,我是想,既已沦落于此,不妨瞧看一番天下佛门,或也可解心中之惑”。法海犹豫着看了裴休好一会,方才言说到,人人心中都有隐私,可能眼前的老父是个不错的倾诉对象。

    “哦~,咳,我年将一甲,大约也能得微旨③三分,虽不敢存师念,但如法师有惑,不妨尽言,许能解之“?裴休脸上浮了些得意,挺直了身板,复捋了捋因奔波而略显凌乱的长须,终是得了机会,此时就如同过往在家教子一般,父亲的尊严又寻了回来。

    ”恩,我是想法缘师兄,其也是出自佛门,可为何出世后径起灭佛之势?手段更是酷烈。于沩山常听人言,师兄甚是和善,虽于小节处多有不拘,然亦非残暴之人,其确不信佛,但也是礼拜颇恭,如今这是怎得了”?法海挪了身子凑近些,满怀渴望的等着答复。

    “哈哈,此不难解。为何?皆为贪啊!《说文》有解其字,贪:欲物也。此物该指为何?利也。我前时多次往沩山拜访灵佑禅师,那时就认得他了,坦诚的讲,于他我是不喜的,极其不喜。第一次得见,我便从他眼中看到了野心勃勃的气焰,啧啧,甚是炙热的,他那时对我亦有攀附之意”。

    “野心~,其实本算不得错,但世间自有其规,天子领国垂治,百官忠于国事教化安民,民则守序耕耘度日,方外之人且自避世修行,众生各安其分,如此天下方能为治。莫要觉得我言辞迂腐,法师且想,如是天子耕种可及的了农夫?庶民可有手段治国”?

    “陈权,不安分啊。当时送你~,法师上山时,其实已是应了灵佑禅师所请了,禅师有意托我带陈权下山,替其寻个职司,我虽是不喜,却还是应了,只因不愿留其在沩山,恐会误了法师修行,却不知为何事情又有反复,如今想来~,啧啧,竟是不想他能做下这般大事”。

    法海皱了眉头,父亲的话很是奇怪,似是而非,似有些道理,可又让人觉得刺耳,安分?何为安分?世人不都有所求吗?自己如今拜佛求心安亦得欢喜。面前的老父不也一样为了高官厚禄奔波一世?有心反驳却终是不好开口,于是谈性也淡了些,又是沉默了好一会方又开口问到:“哦,还有一问,我在沩山怎也想不通的,家师曾以“悟”字说师兄,亦曾以此字问我,两厢皆有所言,据言师兄解了,可我却无有所得,此番去武宁便也是复问之,何解“?

    裴休的手一颤,几根长须竟被揪了下来,仰起头来看着天,看了许久,长叹一声说到:”哎,禅师智者,其言非指佛事,而是世事。悟与不悟皆为禅师一人语,何以?皆因禅师之言可为定数。便如这天下,便如你我,皆是如此,居上者可定万千,而旁者只得领受之。嗨,前时我的话却是迂腐了,谁又不想为上者呢”?

    “今次离京无辜惹下些麻烦,早时尚有不快,而今得了灵佑禅师之言教诲,倒也不虚此行了,而且,细细想来,这天下之事越发诡谲,此时避开也是好的,恩,确是要避一避呢”。

    “法师,今次你去武宁,或可同陈权好生交际一番,人啊,也算不准会有什么样的造化,万一~,那时也是个善缘呢”。

    裴休的逃避之言令法海有些不敢置信,这不是他认识中的父亲该说之话,在他记忆中父亲一直是个忠于国事不避艰险的良臣。大唐现今的情形不管是居家时,还是在沩山,甚至于这一路的逃难都是有所见闻的,此时作为臣子如何能生避逃之念?

    “阿爷,您不是说臣子该忠于国事吗”?法海脱口问到,竟不自知其又使了俗家之称。

    “呵呵,迂腐,大唐的世家,如我裴氏能延续千载可是忠诚所致”?

    ——

    彭城的节府早时是西楚霸王项羽的宫殿,在徐州原为刺史府,而后随着藩镇四起,各镇节度使多是自领州治刺史,所以这里便成了节度使府。

    节府大殿甚大,据言起初是不可入正殿的,由此还有个流传甚广的故事,说是早年徐州刺史崔敏悫不理俗言,上任后自于正殿理事,数日后便遇项羽魂魄斥其夺居,结果被这伶牙俐齿的崔刺史义正言辞的喝退④,此后这正殿方能为用。对此陈权是嗤之以鼻的,想来是这崔刺史求名甚切编了个故事罢了。

    反正他住了这么久,今年节府还因故烧过几次,也未见西楚霸王来寻麻烦。

    不过陈权确是不喜正殿,平日也只在偏殿或是后宅寻个小院理事。那里太大了,大到他都不知能用来做什么,但是今日派上了用场。

    李德裕死了,归陵之事暂时做不了,一来亲子不在,二来陈权虽有想过代劳,但是他不敢。

    赵郡可是处于成德镇治下,河北三镇的人如无必要,陈权是不想打什么交道的,现今的节度使王元逵据闻对朝廷颇为恭顺,但亦有人言其人奸诈。不管哪种为真,一个能维持成德镇自立局面的人一定不是好相与的,特别那王元逵又娶了寿安公主⑤,万一受了枕边风生下恶念就麻烦了。

    如今李德裕夫妻二人的灵堂便设于大殿,接受百姓和各地士子的吊唁。

    这两月来李德裕未拿架子,对各方士子几乎是有求必见,言谈时亦是和善,于是其本就好孤寒的美名更盛。陈权知道这是为自己解忧,也就耐着性子常来交际,几番下来原本不堪的名声渐得扭转,早时一些不知礼的习性竟也成了不拘小节的名士风度。

    而后又娶了李家娘子,曾经设想的接收政治遗产的美梦也算是初步得逞,至少投效者甚多,曾经一度让人挠头的官吏问题亦是初解。

    ——

    黄巢等到下午方得入殿吊唁,他深悔自己为何要在路上忸怩耽搁了些时日,现在自己渴望能与之言谈的名相却已躺在了棺椁之中。只差了一日啊。

    那就是陈权?初入眼时一身孝服还是得体。黄巢不由点了点头。再观其相貌,倒算不上英武,看似威严下却总觉有些顽劣,仅此而已,平常至极的一个人。何以他能掌一镇权柄?李相又怎会选了这叛逆为婿,莫不是全然不顾生后之名了吗?

    也不知是否被妒火冲昏了头,黄巢并未灵前叩拜,而是径直走到了跪在一旁忙着回礼的陈权面前,居高临下的问到:“大使何以僭越称王”?

    <divid="c2"><aonclick="getDecode();"style="color:#ff6600;">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div>

    “我~,林言⑥,大唐士子,还请大使先答前时之问”。黄巢只一出口便心晓坏了事,且不说陈权势大恐降罪于己,便是不罪,可灵前失礼也定会让自己坏了名声,如此行径传出去必受人耻笑,以后还如何能入仕途,有心告罪退让又不愿在众人前失了颜面,灵机一动只好取了外甥之名假瞒,并强忍着恐惧继续追问到。

    “我一时不察为叛逆所趁,不忍大兴刀兵惊扰丈人,丈母⑦亡魂,更不愿彭城再起兵灾祸及百姓,无奈方至一时僭越,如今贼乱已平,我亦去了王号,本该自囚等候处置,然奉孝为重,只好先行便宜,只待朝廷降罪,必无推脱亲受之,如此,林郎君以为何”?陈权回应的客气,然话中的冷意似在这本就阴森的灵堂中化成了刀剑直刺四方,一同入内的士子心中叫苦面面相觑向后挪着步,宿卫的军士也早就按上了刀枪蠢蠢欲动,只等令下便斩了这妄人。

    “恩,大使所虑甚是妥切,是小生⑧无状冒犯了,还请大使恕罪”。黄巢保了颜面后忙躬身请罪。

    ”呼,无妨,你且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